满庭芳小说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这人到底是谁?

  冬昀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于是她豁出去决定要看看对方,没想到才掀开眼皮,就发现站在床前的并不是婢女,尽管看不清楚长相,不过可以确定是个男人。

  冬昀吓了一大跳,马上弹坐起身,往床的内侧缩去。

  “你……”是谁?

  才吐出一个字,她就把后面两个字硬生生地吞下去。在这座府第里头,只有一个男人敢踏进国公夫人的寝房,那便是锦娘的丈夫。

  她庆幸自己反应得快,不然就穿帮了。

  只不过他为何要挑在三更半夜过来?

  “为何投水自尽?”男人的嗓音没有起伏,幽幽冷冷的响起。

  对方质问的口气让冬昀愣住了,不关心她目前的身体状况就算了,居然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真是令人无言。

  “……你就这么想死?”雷天羿背对着烛光,五官隐匿在昏暗的光线中,冰冷的嗓音让人不安。

  冬昀正色回道:“我当然不想死。”

  “那么为何要投水自尽?”他又问了一次。

  这个问题的答案,冬昀无法给他。

  “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妻子闹自杀,当丈夫的要负最大的责任,要问就问自己。

  见眼前的男人只是盯着自己,并未因此狂怒,冬昀还是忍不住担心对方会不会动手打人。因为从小被当作怪胎,前世的生母觉得丢脸,经常打她出气,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上的暴力,她都已经受够了。

  雷天羿淡淡启唇。“不准再有下一次。”

  那是当然,她也不想再死一次。

  两人之间彷佛隔了一道无形的墙……不,应该说是座冰山比较正确,一旦想要伸手碰触,就会被冻伤。

  她下意识想要“看到”有关这个男人的事,想多知道些关于他的事,却什么也看不见,既看不到前世,也看不到未来,甚至无法和对方的灵魂沟通,这对冬昀来说可是头一遭,她顿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为何在这个男人身上会失灵?

  “别丢了我的脸。”他突来的指责毫不留情。

  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当丈夫的没有半句安慰就算了,居然还指责妻子丢了自己的脸?连冬昀这个“外人”听来都觉得刺耳,甚至感到不平,那位死去的国公夫人想必更加难以承受。

  冬昀不禁回呛:“你这么说太过分了!”

  “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分,当好你的国公夫人,这是你唯一该做的事。”雷天羿不在乎自己吐出的话有多伤人。

  “你……”冬昀得咬紧牙关才不会破口大骂,见对方转身要走,她硬是挤出话来。“能不能……坐下来谈谈?”

  “没这个必要。”雷天羿连头都没回,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这算是什么丈夫?嫁给这种只想到自己,不懂得温柔和体恤的男人,上头还有一个恶婆婆,难怪锦娘会想投水自尽,她一定是感到彻底绝望才会想不开……”

  要不是担心被那个男人识破自己不是他原本的妻子,也担心自己激怒对方,到时会挨一顿拳头,冬昀早就当面呛回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