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玛奇朵 > 胖花娘入门 >
    
第11页
作者:玛奇朵    
   


  她轻皱着眉头问道:“你想要问什么?是点心还是这汤有什么问题吗?”

  应该不至于啊,若是那点心就算了,但是他才刚把汤喝下去呢,怎么可能马上就知道有问题了?

  忽然间,她灵光一闪,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说的话,她脸蛋一红,猛地摇头挥手。“我我我……我这回炖的汤没放那些专补男人的东西,上回的点心里也没有,你可别误会了。”

  那些东西她也知道平常人不能多吃,更何况是他这样虚弱的身子,补药补药,既能补身却也是一种药,是药就不能多吃,得对着症来,这是以前她娘传给她这些东西的时候,最常耳提面命的一句话,她也一直不敢忘,牢牢的记在心里。

  文致佑还以为她是想到了什么,没想到她一开口说的净是这些,不免感到有些无奈,又有些哭笑不得,怎么他觉得在她面前,好像一提正经事马上就能让她给带歪了去。

  “我知道,要是你真的在这盅补汤里放了那些东西,我一闻就知道了,还能全喝完吗?”

  “也对,那你……”听他这么说,莫纤纤的疑惑就更重了,总不可能他是想问她是怎么做的,然后做了一样的东西去卖?这个荒谬的想法马上就让她在心里给去掉了。

  对上她单纯的眼神,文致佑有股冲动想把隐瞒了几年的秘密给说出来,然而话到了嘴边,他还是忍住了,一旦这个大秘密走漏,不提别的,他手中供进宫里的路子,很有可能就会让花正堂那个老狐狸给抢走。

  “没事,就只是觉得点心和这汤做得不错,所以我才多嘴问了一句。”

  莫纤纤眨眨眼,抿着嘴看着他,心里有一点伤心和小小的不满。

  她看起来难道真像个蠹的,要不他怎么连编个谎话也不想个复杂点的?

  他那明明就是有话要说,绝对不会只是那么简单的理由,两人见过这几次面,难道她还摸不准他的性子吗?真要没事的话,他可不会浪费时间在这上头,再说了,她有个几斤几两,她自己还不明白吗?

  不过她也不是个好事的人,既然他不说,她也没打算追究到底,只是心中莫名有种闷闷的感觉,就不知道是因为还不被他信任而不开心,还是因为自己的脑子被小看了而闷。

  她的表情很明白的说明了她现在的心情,文致佑当然看出来了,但他只能选择沉默无语,他有不能说的理由,即使曾冲动的想要对她倾诉,但是现在的时机不对,他不能冒险。

  第4章(2)

  两个人就这么相对无言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莫纤纤先开口打破僵局,“我换壶茶水吧。”

  “嗯。”

  她先将原本茶壶中的茶水倒掉,从一旁的小柜子里拿出一小包东西,用小镊子轻轻夹起一小撮放进茶壶里,接着再倒入热水,见他明显对那看起来跟茶叶不同的东西有兴趣,顺口解释道:“这是我家里自己采的花茶,喝了会回甘,挺不错的,我娘以前总说天生万物必有其价值,这花看起来不起眼,采摘又麻烦,但是说实在话,泡了茶水喝,这平心静气的效果可好了,来,试试。”

  她端了一小杯给他,眼神却不敢直视他,微微敛下眼眸,盯着杯缘处。

  没办法,如果不这样,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露了馅,说出这花茶在回甘之前,会先尝到别人想都没想过的苦涩。

  小时候她最讨厌这茶水了,一股子苦味,虽说到了喉咙里会有一点点的回甘,但是就那点回甘味,根本压不住口中宛若黄莲的苦涩。

  以前她娘总爱在夏日时候弄上一壶,还要盯着她和爹都给喝完,也让他们一家子不管外头天气再怎么热,一整个夏日下来,没一个人会中暑。

  只是这花茶她来京城里的时候,除了身上藏的这一点,其它的都随着包袱让人给丢了,要想再做,可得再等一年。

  她在这时候拿了这茶出来,虽说也是对他好,但是其实也不免有一点小小的私心,谁让他刚刚对着她说了那么蹩脚的谎。

  文致佑不知道她心里的这些弯弯绕绕,先是浅酌了一口,然后闻着淡淡的花香,就将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

  “不错,只不过这哪里是回甘,这花茶有泡过糖吗?感觉甜滋滋的,像是小姑娘喝的。”

  甜滋滋的?莫纤纤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还是她拿错了?

  她急忙翻开壶盖,看着在水里载浮载沉的花朵,确认她泡的的确是碧绿草的花没错,又小心的看看他的脸色,神情自然,的确不像吃了黄莲的样子,不禁有些怀疑起来。

  难道这花茶放久了,会变成甜的?

  莫纤纤不信邪,也替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也学着他一饮而尽……瞬间,一种难以言喻的苦涩毫不客气的在嘴里扩散开来,她受不了的重重放下杯子,一边吐着舌头,起身快步走到柜子前,从糖盒子里拿出好几颗糖全往嘴里塞,这才勉强觉得那种苦到舌头都发麻的感觉好上一些。

  她坐回桌边,没好气的瞪着他,含糊不清的道:“你骗我!这茶分明就是苦的,苦死人了!跟我以前喝过的没两样,哪里甜滋滋的了?!”

  看着她夸张的反应,文致佑也觉得不对,又倒了一杯,这回一口一口慢慢啜饮,然后对着她摇摇头。“没错,就是甜滋滋的!那味道很难说明白,就像是花蜜一般慢慢的在嘴里化开,越是到了喉咙里,甜味就更加明显。”

  莫纤纤怀疑的看着他,不确定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他点点头。“当然,我没必要骗你。”

  她奇怪的上上下下将他给打量个仔细,就在他正要开口问她到底在看什么的时候,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瞬间让他怔愣住。

  “你其实已经没有味觉好几年了,对吧?”

  文致佑微眯起眼,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也不再遮掩,直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她的表情和眼神在在说明了她已经肯定这个猜测。

  莫纤纤可不在乎他的表情有多冷,抓起他的手,皱着眉,喃喃自语道:“这还真的是……果然是把不出来的脉啊!”

  他抽回手,见她的小嘴开开阖阖,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又冷声道:“难道你不该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刚刚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她抬起眼眸望向他,见他一脸戒备提防,想着他这症状都已经几年了,现在有一些情绪也是可以体谅,倒也不在意他的冷言冷语,温声解释道:“刚刚你喝的花茶,其实是源自一种叫做碧绿草所开的花,一个月就开那么一次花,还只挑着夜半月圆的时候开,也只有那个时候采到的花才是最有效用的,其它时候不过就是像杂草一样的东西,采了也无用,而这花的效用也简单,就是夏日的时候可以平心静气,防暑热,只是……我娘当初留了本小本子,上头提到这花还有另一种效用——”她顿了顿,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

  见状,文致佑的身子也踉着坐挺了些,专注的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西南之地,有一种植物叫做避瘴草,原本是西南地区的人,为了避免入山林采摘药草受瘴气所害,会将这种药草制成香丸含入口中,或是随身携带,可这种药草还有一个少有人知的特性,就是若使用太多次,尤其是搀了普通的豆油,药草就成“一个害人的东西,几次服用之后,味觉就会慢慢丧失,一般的大夫把脉把不出问题来,只会以为是得了怪症。”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