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绿光 > 食医千金(下) >
    
第9页
作者:绿光    
   


  那抹黑影彷似受到惊吓般地回头,一见着他,随即趴伏在地不敢动,嘴里吐出破碎断续的粗哑嗓音,「武判……大人……恕罪……」

  尹安羲微眛起眼。「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而我也不是你叫的那个人,现在马上给我滚。」

  「是……」瞬间,黑影彷佛碎散一地,消失不见。

  几乎同时,被提拉出躯壳的陈老板又回到躯壳,尚存一息。

  尹安羲托着腮在桌边坐下,看着陈老板又喝了口茶水……「难喝。」唉,真是难喝得紧,是因为有毒吗?

  毒……为什么他一点事都没有?

  而刚刚,他瞧见的又到底是什么?

  在洪临找来大夫时,鸨娘已为陈老板灌下了一大碗的解毒汤,大夫依茶里的毒开了方子,服过一帖后,已有起色。

  尹安羲将陈老板托给车老板,待陈老板清醒后,请他在合同上押印,否则他会特地走一趟官府。

  回到尹府后,走在通往主屋的路上时,洪临忍不住问:「二爷,你真的不要紧吗?应该要让大夫顺便诊治的。」

  尹安羲头也没回地道,「不都跟你说了,二夫人早有防备,出门前就让我先服下了解毒药丸了?」

  「可是……」二夫人是食医,不算大夫呀,解毒药丸到底有没有用?

  「没有可是,这事就别再提,也别让二夫人知晓,省得她担心。」说着,他停在通往三房的腰门前。

  「二爷吩咐的事,我会谨记在心,可是二爷,三爷他……」洪临内心五味杂陈极了,他作梦也没想到三爷竟会企图毒杀二爷。「二爷想要怎么处置三爷呢?」

  尹安羲哼笑了声。「先留着他吧,横竖他不会只有来这一回。」本来是想到尹安道房里吓吓他的,但他现在实在没那心情。

  「不会只有一回?二爷,真是这样的话,咱们得要有所防备,就算不报官,好歹也应该先跟族里耆老提一声才是,二爷要知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要是一个不小心真着了三爷的……」话语在尹安羲冷冷的注视下化为无声。

  「洪临,我心情不好,安静点。」

  「……是。」洪临乖顺地垂着脸。心情不好……心情不好为何还是扬着笑脸?可说是笑脸嘛,又教人看着看着,莫名地背脊发凉。

  尹安羲回到主屋,瞧见柳芫的房里还有烛火,房外还有丫鬟值夜,想了下,脚步转了个万向。

  负责值夜的枣儿一听见细碎脚步声,赶紧起身,见是尹安羲,愣愣地问了安后,就见他进了房,想阻止嘛,又觉得没道理,不阻止嘛,又怕夫人会吓着……二爷的脸有点恐怖呢。

  尹安羲进了房,很遗憾柳芫早已就寝,只是她习惯性地点着烛火入睡。

  站在床畔,看她睡得额上微布细汗,他不禁抽起花架上的手巾替她擦汗,谁知道轻微的碰触似乎惊动了她,她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他等着她清醒,然而她抓住他的手后,竟拉着他贴在她粉娕的颊上。

  他微扬起眉,正疑惑她的举措,没一会他就明白了。他的体温异于常人,她肯定是觉得他的手极凉,解了她身上的热。

  两年前他刚回尹府时,罗氏曾找大夫替他诊治,那大夫越是诊脉,神色越是古怪,看他的眼神藏着惊惧,当时他不以为意,可后来慢慢的他就察觉有那么点不同,他……实在不像个寻常人。

  而她,当她发觉后,她会如何看待他?

  瞅着她微微噙笑的睡脸,他干脆躺上床畔,而她在睡梦中似乎察觉他身上的凉意,身子贴到了他身上来。

  肌肤的暖意隔着衣料传递过来,他突然觉得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彷佛在很久很久之前曾经也有个姑娘如此地依偎在他怀里,他觉得怀念,有种说不清的情愫在心底躁动着,偏偏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可是,他喜欢她的依偎,喜欢她依赖着自己。

  忖着,长臂环抱过她,将她再拉近一点,偏偏她却在这当头清醒,初醒的惺忪睡脸说有多惹人怜爱就有多惹人怜爱,但下一刻——

  「你……你为什么在这里?」柳芫吓得往后退,抓起被子卷起自己。「你想要做什么?」

  尹安羲瞅着被她松开的手,凉凉地道:「娘子,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是。」

  「什么意思?」她戒备地看着他。

  「刚才明明是你抓住我的手不让我走的,我既然走不了,当然得要躺着睡,总不好要我在床边站一晚吧。」

  「你胡说,我哪有?」柳芫压根不信。

  「你不觉得刚才睡起来挺舒服的,像是有块冰贴在颊上?」

  柳芫眨了眨眼,想起她好像作了梦,梦到自己躺在一块大冰块上头睡觉……「你身上很凉吗?」梦中的冰块就是他吗?

  「凉,不信你摸摸。」他很大方朝她伸出手。

  柳芫迟疑了下才轻触他的手,惊觉他的手确实冰凉,教她想起试做二皮酥酪那天,他烫了手,可偏偏他的手是凉的。「你的手怎么老是这般冰凉?」

  「天晓得呢。」

  「我听我九姊说,确实有人的体质入夏为凉,入冬为暖,说不准你就是这种体质。」以往听九姊说时,总觉得羡慕,那种体质不管在什么天候都很好入睡,尤其这几天天候突然热得教人难受。

  「也许。」

  「……你心情不好吗?」她突然问。

  尹安羲微诧地瞅着她。「你为何如此猜想?」

  「你笑得很不真诚很虚应,好像在掩饰什么,而且要没什么事,你也不会无端端地跑进我房里,是不是今晚谈得不愉快?」她轻声问。

  尹安羲瞅着她半晌后,微使劲地将她拉进怀里,听见她尖叫了声,出声安抚着她。「大半夜的,尖叫声会扰人清梦的,娘子。」

  「你你你……」难道说他想要趁今晚补了洞房花烛夜?

  「今晚我不想独自一个人睡,你陪我一道睡吧。」

  「睡?」她倒抽了口气。

  「嗯,我累了,睡吧。」

  柳芫浑身僵硬着,感觉他的手臂横过她的腰,她的脸就贴在他的胸膛上,好亲近,太亲近了……可是,好凉,真的好凉啊……凉到她昏昏欲睡。

  「娘子。」

  「嗯?」

  「你会不会觉得我不像导常人?」

  「嗯……」眼皮重得快要张不开,咕哝着。「你本来就不寻常啊……」

  「怎么说?」他诧疑地问。

  柳芫像是恼着睡意一再被打断,口气不善地道:「寻常人要是瞧见我突然提着一篮药材凭空出现,谁都会把我当成妖怪,可你只在意我能不能带回一篮子的糕点……二爷,没人像你这样的。」

  尹安羲听完,低低笑着。「娘子,能遇见你,真好。」

  「别以为嘴里掺蜜,明儿个我就会做糕点给你。」她低声咕哝着。

  瞧她真是倦极了,他也不再打扰她,从搂着她,变成她自动地趴到他身上,他失笑连连,单手环抱住她,免得她翻过头摔下床。

  「娘子,如果你发现我真的不寻常,你……会不会不要我?」他哑声问。

  他想,他这一辈子都不想从柳芫的脸上瞧见任何一丝的嫌恶和恐惧,他希望她可以永远对着他笑着,发出那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这夜过后,尹安羲开始过着昼出夜归的生活,正正经经地扛起了皇商这身分,也将几份釆买的合同都签妥。

  「二爷。」徐管事在商行的帐房门外喊着。

  「进来。」尹安羲懒趴在榻上。

  徐管事进了门,放轻了音量道:「二爷,小的听到一个小道消息,想赶紧知会二爷一声。」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