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绿光 > 食医千金(下) >
    
第6页
作者:绿光    
   


  「那他会不会对你臭脸还是咒骂什么来着?」她俩走得近是尹府上下都知道的事,就怕尹安道会藉此斥责她。

  「他臭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在你生辰宴之前的几天,我瞧他天天臭着脸,眉头紧锁着,像是恼着又像是愁着,还听说偷偷熬了药吃呢。」

  柳芫一听,随即意会,应是她给袁姨娘的药奏效了。她那药放得不重,一天吃一回,身子慢慢损坏,现在就算找大夫医治,恐怕得要一段时间才会有所起色,但如果是找她医治,就不用费太多时间。

  「你在笑什么?」薛氏不解地问。

  「没事,我是在想,回去我给你几帖药,你熬了送到三爷那儿,如果你能把他叫进你房里的话,自是最好「他真是病了?」

  「嗯……也不算病,只是男人偶尔需要滋补就是了。」

  「哼,你也不用待他太好,他呀一肚子坏水,你让二爷小心一点。」

  「怎么说?」不会是他给的帐本有问题吧?

  薛氏想了下,瞧了门外一眼。「昨儿个他把我兄长给找来,虽然我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我知晓每年这个时候,皇商得负责釆买宫中的布料和纸,你也知道我娘家是京城最负盛名的布商,尹家每年采买的必定是我娘家的布匹,我担心的是,他会不会要我兄长扣住布匹不卖给二爷。」

  柳芫垂着长睫思索。「假使真是如此,那该怎么办?」使这种绊子,还真是尹安道的风格呢。

  「要不,我回头写封信跟我兄长探探口风,要真是如此,我会要我兄长看清大局的。」薛氏轻拍着她的手,要她安心。

  「彩衣……」原来天底下真的有这么好的人。

  「不过,入夏后皇商经手宫中釆买的不只是布,还有纸笔砚墨,甚至是石材和各种细顶,入秋后,采买的是五谷和棉蚕,你帮二爷注意一下,最好是明天开始就拜访那些商贾,毕竟合约是一年制,要是今年不想再续约,就得再找下一个买家,千万别迟了该缴货的期限。」

  「我知道了,回头我会跟二爷说一声的,真是谢谢你了,彩衣,要不是你跟我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些。」她只擅厨技,其它事都一窍不通,更槽的是,她家那口子恐怕也不会比她好到哪去。

  「说什么谢,我出身商家,对于这些事自然是比你清楚,况且我嫁进尹府已经年余,我也很清楚婆母和三爷是什么样的人,如今的结果,我不认为有何不妥,至少我觉得心安理得。」

  柳芫笑眯了眼,真觉得自己真没看错人,彩衣是个值得深交的,所以她非得要帮她一把不可。「不管怎样,嫁都已经嫁了,有个孩子傍身总是好。」没相公能扶持,有个孩子陪着,漫长岁月才不孤单。

  「嘎?」薛氏不解地看着她,觉得这话有些风马牛不相及。

  「待会我会把药材送去你那儿,记得要熬给三爷喝喔。」至少先将尹安道的心思搁在彩衣这儿,省得他老是出馊主意扯二爷后腿。

  回主屋后,柳芫逮了空,将薛氏的话对尹安羲说过一遍。

  「看来,我只好请管事去约那些老头出来聊聊了。」尹安羲无奈地道。

  「你争气点,瞧瞧你那什么表情。」

  「我还不够争气吗?我这几天不就忙着学看帐本,我都是这般努力了,照理说给几盘糕点都是应该的,可惜啊……有的人心硬似铁,连点赏都不肯给。」话落,还煞有其事地叹气。

  柳芫嘴角抽了两下。说穿了,不就是为了糕点,叹什么气装什么可怜!

  第十章  生辰宴上出风头(2)

  「夫人。」

  门外传来春喜的唤声,几乎同时,尹安羲已经从椅上跳起,开口道:「我闻到糖包子的味道了,还有……应该是绿豆千层和腕豆黄吧,我喜欢吃的腕豆黄,你做的是粗的还是细的?」

  柳芫闭了闭眼,不禁想,他上辈子是狗,肯定的。

  开了门,尹安羲一把就将春喜手中的食盒给接过手,回桌前大快朵颐着。

  柳芫摆了摆手,示意春喜将门带上,随即坐在他面前,「吃慢点,别活像是饿了你几顿似的。」

  「你说,你饿了我几顿。」尹安羲分了点心神呛她。

  「没人顿顿都吃糕点的。」嫁给他之后,她发现他几乎都只吃糕饼,虽说她做的药膳锅他也会捧场,但是餐后还是要给他糕点。

  「我呀。」他骄傲地道。

  柳芫叹了口气,不禁又嘱咐着。「记得要将近来要釆买的各种品项都记清楚,还有每个老板你都必须亲自上门拜访,让人家知晓尹家已经换人当家作主,最重要的是……」

  柳芫突地噤声,只因她的嘴里被塞了块糖包子。

  「用膳是件多开心的事,你在这头吱吱喳喳的会坏了我的兴致,倒不如陪我一道吃,咱们吃完再聊。」

  柳芫用力地嚼着糖包子,像是嚼着他的肉,瞪着他吃得津津有味的神情,气又一下消了。

  对一个厨子来说,他这吃相是最能满足厨子的心。

  而且,她发现,她还挺喜欢看着他的吃相。

  「不吃?」

  「你吃吧,我要是分食了,就怕你去偷整笼的,我可亏大了。」

  「是拿,怎说是偷呢?」他咂着嘴,尝着糕点,又道:「就算你不吃,我还是会去拿的。」之于他对她的了解,她是不可能一次只做这么一点的,这就代表小厨房里还搁着不少,他得趁那些丫鬟们还没分食前赶紧再去拿一些。

  「既然如此……」她还跟他客气什么。

  她伸手去拿,可谁知道他动作更快,右手抓了盘绿豆千层,左手先塞了块糖包子进口,陆即又端起那盘豌豆黄跑了。

  「喂……我做的糕点,你竟然不给我吃,这还有天理吗?」

  当人相公的可以这般欺负人吗,还说要保护她,别欺负她就好了!

  尹安羲哈哈笑着,回头将盘子搁在桌面,咬了口豌豆黄,一个箭步来到她面前,在她不及防备,吻上了她的唇,分食了点豌豆黄给她。

  「喏,别说我对你不好,好吃吧。」

  柳芫满脸通红地瞪着他,见他又靠近,状似要舔去她唇角的糕渣,赶忙用手抹去。「不要再靠过来了!」老是这样欺负她,真以为她都不会反击吗?

  「怎么这么浪费?」尹安羲拉起她的手,细细舔去她手背上的糕边。「我娘子做的,不能浪费的。」

  他的唇舌在她的手背上舔吮着,教她僵在当场,脑袋一片空白。

  「太嫩了,娘子。」最终,他还是在她唇上偷了香。

  柳芫心跳如擂鼓,整张脸又烫又臊的,可他却像没事人般地吃着糕点,用那双噙笑的勾魂眼不住地瞅着她。

  这男人……她到底要怎么治他?她必须回去问姊姊们才行了。

  翌日,柳芫决定不再去罗氏寝屋外罚站,倒是进了宫,替德妃准备了想念的珍珠杏仁酪和几样糕点,聊了些体己话后,再去找黄公公问起近来宫中采买的各种细项,确定尹安道有无造假。

  回府后,她将问出的与尹安道拿来的历年釆买杂项一一对照,发觉根本就少了两样,气得她牙痒痒的。

  「是吗?」尹安羲知情后,打了个哈欠,不痛不痒地应了声,彷佛他早已猜着。

  「你就这反应?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连商行的管事都瞒着你,就等着你出事,这当家又换人,你知道吗?」可恶的尹安道,等到他日彩衣有喜,她绝对要他再也不能有子嗣!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