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绿光 > 食医千金(下) >
    
第15页
作者:绿光    
   


  曹嬷嬷见状,随即领着婆子跟在她身后。

  许嬷嬷见这状况,沉声道:「春喜,你赶紧回侯爷府禀报侯爷夫人;枣儿,你去熬煮夫人交代的解毒汤,待会我找人去通知二爷,顺便要二爷将薛家人也找来。」

  许嬷嬷说完,再看向赵嬷嬷,道:「你留在夫人身边,绝不能让他们动夫人一根汗毛。」

  「那当然,咱们分头进行吧,动作得快。」赵嬷嬷脸上浮现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惊人气势。

  长公主和侯爷夫人在十三姑娘出阁时,再三嘱托她们,她们岂能让这些不入流的妇人恣意伤害十三姑娘!

  柳芫淋着雨踏进薛氏的小院,没再受到以往的热烈欢迎,反倒是一双双噙满敌意的目光不断地审视着她。走进房里,守在床边的紫蕊一脸的戒备,教柳芫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走到床边,看了眼薛氏的脸色,已是青中带黑,几乎是命在旦夕,她气愤不已。

  「二夫人,已经探看过三夫人了,也该走一趟梨花苑了,老夫人正等着呢。」曹嬷嬷跟着进房催促着。

  柳芫冷冷回头。「谁跟你说我要去梨花苑了?老夫人要问话,就请老关人亲自走一趟,我人就在这儿等着。」

  「二夫人这是不把老夫人当一回事了?」

  「不是,是老夫人没将我当一回事。」柳芫铿锵有力地道。

  「既然二夫人敬酒不喝喝罚酒,那就别怪我无礼了。」曹嬷嬷话落,上前要抓她,岂料都还没沾上她的衣,就被一把力道给推到一旁。回头望去,见是赵嬷嬷,曹嬷嬷不禁恼声斥道:「你是什么玩意儿,敢推我!」

  「老身出自宫中,曾是正五品尚宫,随长公主进威镇侯府,是长公主的陪嫁宫女,守的是宫中的规矩,踩的是王朝的律例,你这老东西是什么货色,胆敢抓皇上御赐的食医,找死吗?」赵嬷嬷说着,毫不客气地抬腿踹去。

  柳芫吓了一跳,不知道赵嬷嬷不只是很会赏巴掌,就连脚下功夫都很独到呀。

  「你竟敢踹我?」曹嬷嬷颤巍巍指着赵嬷嬷。

  「这是教你规矩,身为奴才,胆敢对主子不敬,该罚!要是在宫中,可是要杖责至死的。」赵嬷嬷嗓音凌厉,目光锐如刃,站在柳芫面前,不允许任何人越过自己欺负柳芫。

  曹嬷嬷见状,气急败坏地离开这房。

  「赵嬷嬷,你去看看枣儿解毒汤熬好了没,这动作得快,再迟的话,怕是神仙也救不回三夫人了。」柳芫细声催促着。「横坚曹嬷嬷去搬救兵,一时半刻不会过来,你、就替我走一趟吧。」

  「是。」

  柳芫回过头探看薛氏,就见紫蕊不住地看着自己。「怎么了?」

  「不是二夫人下的毒吗?」

  「我如果要对二夫人下毒,平日为何要替她养身子?」

  「可是曹嬷嬷说是二夫人下的毒。」

  柳芫撇了撇唇,幽幽地道:「唉,我进府的时日不长,自然比不过曹嬷嬷,你要听信曹嬷嬷的话,我也没法子。」

  紫蕊闻言,思来想去,便道:「二夫人离开之后,三夫人就喊着不舒服,后来又喊说肚子疼,当三夫人疼得在床上打滚时,曹嬷嬷就闯了进来,稍作查看,说三夫人中毒了,问着先前谁来过,我答是二夫人,她便说是二夫人下的毒。」

  真是拙劣的计谋,不过……「紫蕊,在我来之前,可有谁来过?」

  「湛蓝说袁姨娘让她送茶水来。」

  「湛蓝?」

  「已经十来日有了,袁姨娘都会让湛蓝将茶水送来,三夫人一开始是不领情的,可瞧她天天送来,所以这几天都有喝下茶水,也没什么异状。」

  「可是袁姨娘不是有个叫湖蓝的丫鬟,怎么会让湛蓝代劳?」况且就她所知的湛蓝,好像跟袁姨娘也不是那么合拍。「前阵子湖蓝病了,送到庄子里养病去了。」

  柳芫微皱起眉,姑且不管袁姨娘和湛蓝之间如何,但这事很明显的是与湛蓝有关,知晓她今日会探望彩衣,所以才下了毒……

  「夫人,解毒汤来了。」还没瞧见人,就先听见了枣儿的声响。

  柳芫才抬头,就见枣儿已经端着解毒汤进房。

  「紫蕊、枣儿,你们两个将三夫人抱起,我先喂她喝解毒汤。」

  就在三人欲将解毒汤灌下时,笑然听见曹嬷嬷喝了声,「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要合力毒死三夫人不成!」

  「赵嬷嬷,掌嘴。」柳芫头也不回地道。

  赵嬷嬷上前要赏曹嬷嬷巴掌时,便听随后而至的罗氏怒斥道:「这是在造反了吗?」

  柳芫将手中的解毒汤喂完后,慢条斯理地起身,朝罗氏福了福身。「见过婆母。」

  「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婆母吗?放眼王朝各大宅院里,有谁家的媳妇胆敢违抗婆母的意思,甚至还要婆母亲自走一趟的?拿皇上赐的腰牌招摇欺压,你这摆的是什么谱?」

  罗氏说着,狠狠地瞪向一旁的赵嬷嬷。「谁家的奴才如此不明是非,不懂规矩?」

  赵嬷嬷欲开口,柳芫随即抬手一挡。

  「婆母息怒,芫儿只是想先救彩衣罢了。」柳芫低眉垂眼地道。

  罗氏哼笑了声,「是想救还是想杀她呢?人在你走后就倒地不起,这还需要多说吗?我尹家怎会出你这种媳妇,如此心狠手辣,在府里恣意行凶?」

  柳芫蓦地抬眼,直视她,「谁才心狠手辣?」

  「你说什么?」

  「婆母,彩衣中毒,姑且不论凶手是谁,都该先请大夫过府医治,然而婆母却一心想定我的罪,不睬彩衣死活,这心狠手辣的到底是谁?」柳芫怒声质问。

  「放肆,你这行凶者竟敢含沙射影,来人啊,还不将她押下!」罗氏一喊,见赵嬷嬷似有动作,斥道:「在尹府里,我就是规矩,犯不着拿皇上还是威镇侯来压我,哪怕要告到皇上面前我也不怕,就让皇上来论论理,身为儿娘能对婆母以下犯上吗?」

  「敢问婆母,我是犯了何罪?口口声声说是我下了毒,证据呢?千万别说在小厨房里搜出批霜这种可笑的说词,就怕连县令审案都不釆信,况且我和彩衣向来亲近,府里的下人都能作证,而我又有什么理由伤害彩衣?我掌了家,彩衣对我有何威胁?

  「再者,既是砒霜之毒,既是在小厨房搜出砒霜,那么,就该探问京城里所有的药材行,看看到底是谁上了药材行买了砒霜,毕竟谁都知道砒霜买卖是得记名的。」

  罗氏被她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颤着手指着她。「强词夺理,看来你是要逼我家丑外扬,硬是将你给告上官府!」

  「也好,咱们就在官府里说个清楚,顺便说说三爷私底下做了什么,才会让我和二爷在巡视庄子时,险些遇劫!」要算是吧,来!她正苦无机会呢,要闹,就闹到最大,就不信从中审查会查不出蛛丝马迹。

  「你!」

  「老夫人,威镇侯爷和侯爷夫人来访。」外头突然有丫鬟来报。

  登时,柳芫瞪大眼,看了赵嬷嬷一眼,不禁哭丧着脸。槽了,她会被九姊骂死的……罗氏还来不及反应,柳九已经提着药箱走进房内,摆着笑脸望向罗氏微点了头,再看向柳芫,斥道,「十三,谁允你如此放肆地与婆母说话?」

  「九姊……」柳芫可怜兮兮地垂着脸。

  「你方才说了什么?三爷私底下做了什么,才会让你和二爷在巡视庄子时险些遇劫?说清楚点,你姊夫就在外头,我可以让他马上去查。」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