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9页
作者:香弥    
   


  她眼前时而晃过杨小姐那张胖乎乎的脸,时而滑过杜如弦那张俊美无俦的面容,不是她想贬抑杨小姐,而是任谁来看,也会觉得这杨小姐与杜如弦委实不太般配。

  她瞪着那张待写的信笺,实在想不出要怎么写才能打动杜如弦,让他去见她。

  她想着杨小姐对杜如弦的痴恋,以及这些日子来代笔所写的几封情书,那些姑娘也个个仰慕爱恋着杜如弦。

  即使心知杜如弦可能不会钟情于她们,但她们却仍是勇于向他传达自个儿的思慕之意。

  只是也不知那些书信,杜如弦是否每封都看过了,他心中又是否有中意之人?

  一整个晚上她就这般胡思乱想着,一个字也没能写下来。

  她察觉自个儿心里彷佛不太想替杨小姐写这封信,那不知由何而来的排拒令她感到不解。

  为了能留下那锭银子,她努力让自个儿静下心来,试着揣想着杨小姐仰慕杜如弦的心情,半晌后,一首诗浮上心间,她提笔写下——

  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不是长。

  刚写完这首诗,夜深人静的外头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那脚步声沉重得彷佛是两脚拖在地上行走,这令她陡然思及父亲被杀那日,他拖着重伤的身子逃回来的那次,她皱起眉,面露警惕的起身,推门出去察看。

  在月色下看见一人佝偻着身子,一跛一跛的往前走。

  她从那身形认出是杜如弦,吃了一惊,快步走过去。

  「杜大哥,你怎么了?」她一靠近便嗅到他身上传来的一缕血腥味,惊道:「你受伤了?」

  杜如弦抬手示意她噤声,「嘘,别吵醒其它人。」

  「我去叫杜大夫过来。」

  杜如弦阻止她,「我爹这会儿已睡下,别去吵醒他,这伤我可以自个儿处理。」

  「那我扶你回房。」她抬手绕过他的胳臂,撑扶着他。

  他伤在脚上,因此走得很慢,想起一事嘱咐她,「对了,我受伤的事,你别告诉别人,就连你娘和弟弟也别说。」

  「好。」她答应了声,接着犹豫的道:「我可以不告诉我娘和光熙,可是杜大夫不可能看不出来。」见他拖着脚走,显见是伤了脚,而且只怕伤得还不轻,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不对劲之处。

  「我爹那儿我自会同他说,你别泄露出去就是了。」他叮嘱。

  扶他回到房里,王曦怡替他点亮了烛火,这才看清他左边衣袍的下襬都被血给染红了,诧问:「怎么会伤成这样?」

  「只是小伤不碍事,你去打盆干净的水过来。」他在椅子上坐下吩咐道。

  她急忙出去打水。

  打了盆水回来,见他撩起了长袍,里头的裤子不知是被他扯破的还是被人划破的,露出了一道长长的伤疤,从小腿一直沿伸到脚踝后。

  看见那血淋淋的伤口,她倒吸了一口气,脱口问道:「是谁把你伤成这样?」

  他没回答,接过干净的布巾,擦拭脚上的血,先前在外面他已先行敷过止血药,如今血已没再流出。

  她回过神,急忙也拿了条巾子蹲在他脚边,帮着把血擦干净,血拭净后,看着那狰狞的伤口,她两道眉整个拧成一团。「很痛吧?」

  杜如弦低笑了声,「你这是在心疼我吗?」

  「你在说什么,谁心疼你了?」她有些气恼他,都伤成这样了他还有心情说这些浑话。

  「瞧你整张脸都皱起来了。」杜如弦似乎心情不错,抬手轻推了下她拧蹙的眉心。

  被他指尖碰触的地方莫名的热烫了起来,心尖也宛如被羽毛扫过似的轻轻一颤,为了掩饰这奇异的感觉,她挥开他的手,没好气的诘问他,「你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出去做什么了,怎么会伤成这样?」

  他轻描淡写的解释,「肚子饿出去找吃的,倒霉碰到匪徒想抢劫,就这么被砍伤了。」

  「这大半夜的哪里有卖吃食?」他这话分明是在敷衍她。钦州虽然不像都城会在酉时过后实施宵禁,但大半夜的也不会还有铺子饭馆开着。

  「花月街那一带有不少摊子,而且味道都不差。」那是钦州深夜时分最热闹的地方。

  她知道花月街聚集了不少青楼,想起一个可能,怀疑的瞅睨他,「你该不会是去青楼与别人争风吃醋而受伤的吧?」

  他抬手惩罚似的戳了下她的额心,「你竟然怀疑我的话,本公子需要去那种地方与别人争风吃醋吗?」

  「你真是去那里买吃食?」她仍是有些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在擦净腿上的血后,他取来一瓶药粉洒在伤口处,那药粉是他爹亲手所制的金创药,对外伤极为有效,但药粉敷上伤口之后,半个时辰内伤处会十分疼痛。

  听见他嘴里逸出一声闷哼,王曦怡紧张的看着他,整个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敷好药,见她满脸担忧,杜如弦眸色柔了几分,「药敷好没事了,回去睡吧。」

  离开前,王曦怡问:「你不是肚子饿,吃了吗,要不要我去下碗面给你?」

  「不用了。」他接着轻笑一声说:「你要是舍不得走,不如就留下来与我同榻而眠,咱们可以秉烛夜谈。」

  他这近乎轻佻的话令她有些羞恼,旋即想起他又不知自个儿是个姑娘家,他这么说似是也并无不妥,因此只是横了他一眼道:「我才没那个兴致与你秉烛夜谈。」

  也不知他今晚是怎么回事,一再拿她来取笑,她不再搭理他,径自走了出去,片刻之后,却又忍不住再替他打了盆水进来,好让他洗漱。

  杜如弦坐在椅子上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勾着嘴角。

  她沉着脸没看他,将水摆在面盆架上,便朝门口走去,来到门前,却还是没能忍住,回头问了句,「明早要帮你把早饭送进房里吗?」

  见她分明放心不下他的伤,却还刻意摆出一张冷脸,他眼里噙着笑意,「不用了,就摆在饭厅里,我再出去吃。」

  她点点头,出去时替他掩上房门。

  回到自个儿屋里,她也无心再写信,收拾了下便上床睡了。

  他说他是出去买吃食时被匪徒砍伤,她并不相信,不过两人之间非亲非故,也不好再深究下去。

  再思及他那时说要她留下来与他同榻而眠的话,明知他八成是存心逗弄她罢了,可却不由自主的有些心跳加快,想起这些日子来的种种。

  想着那日被他发现她画艳情画的事,以及被他逼迫着把张成他们绘入艳情画中,还有那日张成想剁她手被他给拦下来,然后是前几天两人在月光下喝茶赏月……这段时间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犹如细泉一般,缓缓流淌过她心间。

  刚开始她并不太喜欢杜如弦,总觉得这人太深沉了,难以捉摸,因此并不想同他亲近,可就在方才,瞧见他受伤,她很心疼,甚至想留下来照顾他。

  那种担忧的心情,并不亚于对家人的关心。

  她惊讶的想着,是从何时开始,他竟在她心中不知不觉占有了一席之地?

  第4章(1)

  在王曦怡离开杜如弦的房间不久,有人悄悄潜进了杜家,杜如弦彷佛也料知对方要来,在对方来到门前时,拖着受伤的脚打开房门,迎他入内。

  「你的伤可要紧?」

  「已上过药,无妨,你那边的人可都顺利逃脱了?」杜如弦坐回桌前,看向范平洲问。

  「是都平安逃脱了,不过有两人受了重伤,恐须休养很长一段时间。」范平洲神色有些凝重。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