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7页
作者:香弥    
   


  杜如弦回头看向那四人,慢声道:「张兄、李兄、陈兄、黄兄,你们听见了,看来这事是你们误会了,那些画不是出自他之手。」

  张成不满的道:「我看过他的笔法,分明同那些画极为相似。」

  杜如弦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人有相似,更何况只是笔法,他只不过是在这摆摊卖字画维生,没那个胆子做这种事,你们若真想知道那些画是何人所绘,不如直接去找陶东宝问个清楚,可别无辜冤枉了人。」

  「我们去问过陶东宝了,他不肯说。」身量高大的李葵元出声道。

  身形矮小的陈吉也接腔说:「就是,张兄素来擅长鉴别画作,他既然说两人的笔法相仿,一定不会有错。」

  「没错,再说你能保证那画真不是他所画吗?」痩如竹竿的黄守平也质问。

  杜如弦的眼神徐徐扫过几人,嘴角微扬,似笑非笑的说了句,「我能保证,倘若真是他所画,你们只管冲着我来。」

  听见他当着几人的面说出这句话,王曦怡忍不住望向杜如弦,她没想到这人竟真的替她把事情给兜了下来,不是在诞她。

  紧接着,杜如弦再启口道:「若你们不查明真相就要当街行凶,我只能去找郡守大人问问,看看咱们风晟王朝是不是没有王法了?只因为莫须有的怀疑,就要砍了别人的手,这是何理?咱们风晟律例上第十九条可是清清楚楚的载明,无故伤人者,依情节轻重,判三年至三十年的刑罚,这砍了别人的手,起码也得吃上十年的牢饭。」他的嗓音不重,但语调却充满了一股凌厉的威严。

  几人闻言心头暗自一凛,顿时想起这杜如弦先前在朝为官时,曾官至刑部侍郎,对刑罚一事再熟稔不过。

  此事要是没让他遇到,也许还能仗着有张成的父亲庇护着不了了之,但既然被他给当场撞见了,可就没那么容易善了。

  四人面面相觑,交换了几个眼神后,最后张成出面道:「今日就当是我弄错了,这事我会再查个清楚,但若真让我查到确是他所为……」

  杜如弦打断他的话,表示,「你只管来找我。」

  几人这才面色不豫的转身离去。

  王曦怡在他们离去后,默默收拾摊子上的物品,方才受了那一场惊吓,让她的脸色还有些发白,她拿起竹筐要背上,杜如弦伸手接过,径自背在自个儿背后。

  她看了眼也没说什么,与他一块走回医馆。

  一路上见她安静的没出声,杜如弦觑她一眼问:「你不怨我吗?」

  她没看他,老实的轻吐两个字,「怨呀。」方才那张平是真的想剁了她的手,她到现下还惊魂未定、余悸未平呢。

  他低笑一声,「那你怎么没骂我?」

  「我骂不过你。」她停顿了下,接着再说:「何况这事也不能全怪你,要是当初我坚持不画,你总不至于拿着刀架在我脖子上逼着我画吧,今日这事说起来我也要负一部分责任。」

  当初她将张成那几人画入艳情画里,除了受他所迫之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私心里也不太喜欢那几人。

  可方才看见张成他们几人拿着愤恨的眼神瞪着她,她忽然很后悔,不管有什么过节,都不该拿他们来入画,因为易地而处,这种事若是发生在她身上,她定也会觉得是一种莫大的羞辱。可画都画了,后悔也来不及。

  听王曦夷没将事情全怪到他头上,杜如弦倒是有些讶异,正要开口,便听她接着再说:「我觉得这种缺德的事还是不要干了,晚点我想去回了陶二爷,不想再拿他们来入画。」

  杜如弦听了她的话,勾起嘴角笑道:「你倒是个有良心的。」

  她不服的道:「难道在你眼中我是个没天良的人吗?」

  「那倒不是。」他对王曦夷的评价其实并不差,王曦夷孝顺母亲、照顾弟弟,一肩扛起养家活口的责任,性情虽圆滑,有些小聪明,却不会心生恶念,并不惹人厌,说起来他对王曦夷倒是看得挺顺眼的。

  略一沉吟,杜如弦接着说:「你若是觉得这事缺德,因此才不想画,我倒是有个两全齐美的法子,能让被你画的人觉得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王曦怡挑起眉,一脸怀疑,「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她觉得杜如弦根本不是想帮她,而是想把她逼上绝路,让她被那些人追杀。

  偏偏陶东宝在听了杜如弦的办法后,竟是抚掌叫好。

  「妙啊,杜兄这主意真是妙极了,曝夷,你就大胆放手去画吧,我保证等那些画刊出来之后,张成他们就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因此为了尽快把画交出来,她不眠不休,每「都画到半夜才就寝。

  这晚深夜时分,她同样伏在案前努力作画。

  七月盛暑,天气燥热,她开着窗子,如水的月光洒在寂静的天地间,桌旁放了一盏烛火,她提笔,仔细描绘着桌上这幅画的脸部表情。

  一阵脚步声走来,来到王曦夷房前,透过敞开的窗子见到他埋头在桌前作画,来人站在窗边瞧了片刻。

  在澄红色的烛火映照下,王曦夷脸上那双浓眉大眼柔和了几分,那张嫣红欲滴的唇瓣微启,竟散发出一股诱人的清媚之态。

  杜如弦忽然想起昔日曾读过的一阕词——

  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

  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褢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

  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葺,笑向檀郎唾。

  这阕词正是在形容女子樱桃小嘴的娇媚可爱,他眸色沉了沉,出了声。

  「这么晚还没睡呀?」

  王曦怡闻声抬眸瞥他一眼,点点头。

  「在赶画。」他当初只不过出了个主意,结果这几日却让她画得要死要活,都快直不起腰来了。

  杜如弦扬了扬手里拿着的一把壶,邀请她,「我泡了壶茶,今晚月色极好,出来喝杯茶,歇会儿吧。」

  她正觉得有些口渴,将手上这幅画的面容画完,便搁下笔,推门而出。

  见他出来,杜如弦说道:「顺便拿两只杯子来。」

  她进屋去再取了两只杯子出来,与他一块坐在天井旁的一株梅树下的石椅上。

  饮下一杯他倒的茶,她问:「杜大哥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一时兴起想赏月,便起身了。你这几天半夜时分都没休息,在作画吗?」

  「还不是你出的那主意,陶二爷催促我快些交画,好尽快刊印出来。」等这画刊出来后,也许就能转移众人对先前那本画册的注意,因此她才这么努力作画。

  只是她心中仍是有些存疑,这事真会像杜如弦与陶东宝所说那样,这画刊印出来之后,张成他们便不会再恨她入骨了吗?

  杜如弦慢条斯理的饮着茶,勾着唇斜睐着她,「日后当你赚了大把的银子,定会感激我出的这个主意。」

  她两手托着腮,讪讪道:「我只求这些人别来砍死我就好,哪里还敢奢望赚进大把的银子。」

  他低低一笑,「这事日后就见分晓,」他接着好奇的问:「不过,你画上那些古里古怪的姿势是怎么想出来的?」

  提起这件事,王曦怡来了兴致,「这事要从几年前我在书肆里意外发现了本艳情画说起,那时我一时好奇偷偷买了回去观看,结果不慎被我爹发现,我以为我爹定会痛斥我一顿,不想他竟然没骂我,还说……」说到这儿,她猛然打住了话,因为爹当时说的是——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