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6页
作者:香弥    
   


  见她似是不懂,那男子朝她猥琐一笑,压低音量说道:「男人可以与女人做那档事,自然也能同男人做。」

  她这才醒悟过来他的意思,顿时有些尴尬。

  「我听说桂阳郡王酷爱收藏那种画,你若是肯画,我帮你拿去卖给牧……啊……」话未说完,他的腰被人撞了下,疼得他惊叫出声。

  撞了他的杜如弦没什么诚意的出声向他道歉,「对不住,方才被狗追,一时没留神,撞到了这位兄台,兄台可有受伤?」

  这男人认出对方是杜如弦,扶着被撞着的腰,脸上堆笑的应了声,「原来是杜公子,不打紧,只是碰着而已,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有他在,他也不好继续与这画师再谈下去,招呼了声,遂先行离去。

  见那男人走远,杜如弦开口道:「这人以后你少理会他。」方才他就过来了,他打小跟随父亲练养气诀,不仅身手比旁人来得利落灵活,也较寻常人耳聪目明,所以即使那男人刻意压低了音量,他仍是听见了他所说的话,为免他再纠缠王曦夷,这才刻意撞了他一下。

  「为什么?」她好奇的问。

  「他叫何景,在花月街那儿开了家小倌馆,他方才让你画的那种画,你可别画给他,那桂阳郡王不是你能招惹的人。」花月街那一带是钦州的烟花之地,除了秦楼楚馆之外,连小倌馆都有几间。

  没想到他会特意提醒她这件事,她向他笑了笑表示谢意,「那种画我也画不来,我不会替他画的。」见时间差不多,她开始收拾桌上的物品准备要回家,这两天陶」一爷催得急,她得回去赶画。

  见她准备收摊,杜如弦也没等她,先到附近一家饼铺去买父亲爱吃的红豆酥饼。

  王曦怡将文房四宝收进竹筐里,再一幅幅卷起摆在桌上的字画,就在这时,有几人来到她摊子前,她抬头,看见是那天在杜如弦背后冷嘲热讽的那几人,心中蓦地一惊,暗忖该不会是他们得知那艳情画是她所绘,这会儿来找她算账了。

  「几位爷有事吗?」她小心翼翼的探问。虽然那日酸了他们一顿,可那不过只是几句话罢了,还不致于招人恨,但那些画可就不一样了,那是赤裸裸的打人家的脸,让人当笑话看,这仇可结得深了。

  其中一人面色不善的拿过一幅画瞧了瞧,阴沉着脸睨瞪她。

  「原来你这小子在这里摆字画摊,我问你,那本艳情画可是你画的?」说话的这男子瘦如竹竿,那天被她嘲讽了几句,一直怀恨在心,今日再见到她,忍不住怀疑那本让他们几人丢尽颜面的淫画是出自她之手。

  「公子说什么在下听不懂,什么艳情画?在下平日里只画这些山水花鸟画,没画过什么艳情画。」王曦怡装傻充愣,佯作不知他所指是何事。

  他那双眼阴狠的瞋瞪着她,「真不是你画的?」这些天来他们多方打听,始终探听不到是哪个浑球竟用他们来画淫画,陶东宝那儿他们也去问过了,可陶东宝有个在都城当大官的叔父和在宫里当妃子的姑姑,不是他们能得罪的起的,他不肯透露,他们也拿他没辙。

  王曦怡摆出一脸茫然无辜的表情,摇首道:「在下真不知这位公子在说什么。」

  另一人随手拿起桌上尚未收起的画,一幅一幅看过去,看到其中一幅仕女画,他突然停下目光盯着看了须臾,再抬起头时,横眉竖目的瞪着她,同时将手里的那幅仕女画甩到她脸上。

  「那淫画上的人物同你所画的笔法一致,你还敢狡辩!」张成这些天受够了旁人冷言冷语的讪笑嘲弄。拿他来画成淫画,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莫大的侮辱,他早已发过誓,要是让他知道是谁画的,绝对要剁了对方的手。

  愤怒的说完,他一把揪住她的衣襟,朝同来的同伴说道:「去找把斧头来,我要砍了他这双贱手。」

  其它几人虽也对胆敢拿他们画淫画的人恨之入骨,却也知道轻重,一人劝道:「张兄,当街剁人手这不太好吧。」有些事只能背地里干,不能当着众人面前干,想剁这小子的手,找机会拖到暗处再剁就是。

  张成暴怒道:「他都胆敢拿咱们来画那种画,咱们为何剁不得他的手,你快去找斧头过来,有事我顶着。」

  王曦怡吓坏了,一边想挣脱他,一边急着否认,「你放开我,那画真与我无关!」

  「你的笔法同那画册里相似,不是你还有谁?」他不满的催促同伴,「你们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快去找把斧头过来。」

  见他似是非要剁了她的手不可,王曦怡吓白了一张脸,「只凭着这点哪能证明那些画就是我画的?」情急之下,她接着再道:「要不,咱们去见陶二爷,你亲自问问他去。」

  「哼,陶二爷那人嘴巴很紧,是问不出什么的,我说是你就是你,绝对错不了。我张成今儿个非剁了你作画的那只手不可。」他父亲在郡守大人手下做事,纵使当街砍人,只要没闹出人命都不要紧,顶多届时赔点银子就能了事。

  旁边的人见了这边的动静,纷纷望过来。

  王曦怡挣脱不了他的手,惊叫道:「你不能这样,这是犯法的。」

  「你现在知道害怕了?那当初为何有胆子敢拿咱们来画那些淫画,让咱们成了众人的笑柄!」张成怒咆。

  她死咬着不承认,「我没有……」看见他的同伴真的找来一把斧头,她惊骇得瞪大眼,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扳开他的手,可他抓得她太紧,她根本扳不开。

  张成接过斧头,凶狠的眯起眼,拽住她的一条胳膊,将她的手强行压按在摊子上,挥手就要砍下。

  「啊,杜如弦救命——」她骇然的脱口惊呼。

  第3章(1)

  那斧头落下时,陡然间横伸出一只手,冷不防的从张成的手上夺走斧头。

  「谁敢坏本少爷的好事?」张成气急败坏的朝抢了斧头之人看去,发现竟是杜如弦,他冷下脸道:「我劝杜兄别多管闲事。」

  杜如弦那张俊美的脸上,懒洋洋的勾起一抹笑,「别人的闲事我倒是懒得管,但这人的可不成。」他方才去买红豆酥饼出来时,瞧见她的摊子似是出了事,遂过来看看,没想到竟是张成这几人在找她麻烦。

  听出他的意思是非管不可,张成脸色沉了下来,「杜兄同这小子是什么关系?」先前看在他曾在朝中为官的分上,多少给他点面子,但要是他真敢插手管这件事,他也不怕与他撕破脸,毕竟如今他可没有官职在身,没什么好怕的。

  杜如弦慢条斯理的将抢过来的斧头拿在手里上下耍着,那慵懒的嗓音不疾不徐的说道:「说关系倒也谈不上,只不过这人暂时寄住在我家,算是我家的客人,你要砍他的手,我若不管,回去定会被我爹责备。」

  「你可知道这小子对我们做「什么事?」站在张成身边那名痩如竹竿的男子恨声道:「就是他把我们画成淫画,成了众人的笑柄,我们怎么能轻易放过他?」

  「有这种事?」杜如弦懒懒的瞥了一眼王曦夷,「他说的是真的吗?那些画是你画的?」

  见到杜如弦竟真的出现解救她,王曦怡惊慌的心略略镇定了下来,摇头否认,「他们说我的笔法与那些画相仿,就一口咬定是我画的,杜大哥,你也知道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这都是你唆使我做的。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