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32页
作者:香弥    
   


  「听说那何公子颇为欣赏七公主直率的性子。」

  五公主再也按捺不住,急着想回宫里查清楚是否真有此事,随手将画还给了王曦怡,说了句:「本宫微服出来不能久待。」便匆匆离去。

  送走她后,王曦怡好奇的问:「这五公主莫非倾心那何公子?可她为何还让我拿何公子来画艳情画?」

  杜如弦猜测,「这就像有些孩童,心里分明想亲近一个人,却偏要捉弄对方,藉以引起对方的注意一样,且只是拿来作画,并非是真的,又有何妨,不过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说罢,他从妻子手里接过那迭画,一张张翻看,然后眼里燃起一抹热切,兴匆匆指着其中一幅画。「这姿势不错,今晚咱们试试。」

  王曦怡俏脸一红,抢过那些画,想将之撕毁。

  「哎,别撕。」他赶紧抢救下那些画。

  王曦怡解释,「这些画可不能让它流出去,万一是让别人见了,会替你惹来麻烦的。」

  知她是担心会因此让他与何尚书一家结仇,杜如弦揽着妻子的腰,吻着她那张诱人的甜唇,宠笑道:「我不怕麻烦,且你所绘的艳情画早已传遍整个风晟王朝,不少人都为能成为你画下之人而感到荣幸呢,这何公子是个性情豁达的人,就是知道此事也只会一笑置之,不会记恨于心。」

  听他这么说王曦怡才放下心来,「你方才说这何公子欣赏的是七公主,那五公主怎么办?」

  虽然被五公主胁迫着画下这些艳情画,但是她并不讨厌这位五公主,想起她方才离去时那抹掩不住的急切之情,有些为她不舍。

  「七公主另有心仪之人。」

  「这么说五公主不就有机会了?」她为五公主感到高兴。

  「那倒也不一定。」

  「这是为何?」王曦怡不解的问。

  「虽然七公主心有所属,可何公子未必便会移情于五公主。这世上能像咱们一样,遇到一个情投意合、两情相悦,进而相知相守的人可不多。」杜如弦满眼含情的凝视着她。

  能在芸芸众生里与她相遇相爱,是老天爷给他的厚赐,然而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有他这般幸运,与相爱之人结成眷侣。

  王曦怡闻言动容的偎靠在他怀里,「嗯,能嫁给你,是我此生最大的福分。」

  虽然历经了一番波折两人才能相守在一块,可她觉得那些磨难全都是值得的,因为那些事情将两人的心牵系得更加紧密。

  她不知五公主最后是否能得偿所愿,但她祝福她,愿天下有情人皆能成眷属。

  番外篇——初心动的那一夜

  天气燥热,夜里难眠,杜如弦索性爬上屋顶乘凉。年少时,他便常在月圆之夜躺在这屋顶上赏月。

  此时银月如水,星子缀满天幕,虽无凉风,但躺卧在冰凉的瓦片上,盛夏的暑气似乎也消散了些。

  忽地,底下有一处动静引起他的注意,他曲起一脚坐起身朝那处望过去,那里是净房,沐浴之处。

  有一名青年正在替一名妇人洗发。

  他望见青年那双白皙的双手很仔细的穿梭在妇人的长发间,细心搓洗着。

  杜如弦不由得探手摸了摸自个儿的头发,他感觉得出来,被青年双手那般搓揉着,似乎颇为舒服,思量着有没有可能也让那少年这般服侍他洗发。

  耳边接着传来青年那略带低哑的嗓音,安抚着那妇人。

  「娘别担心银子的事,我现下每天都能挣得好几文钱,除了付给杜大夫外,还有剩呢。」

  「可咱们也不能一直寄住在这里叨扰杜大夫他们。」

  「娘放心,我会努力赚钱,等存够银子,就能搬出去了。」替母亲洗完头,青年拿起巾子,替她细细擦干,「娘要是夜里热得睡不着,我待会洗好后再过去给您搧凉。」

  「不用了,你也累了一天,早点去睡吧,别再伺候娘了,娘这身子已经好很多,不打紧了。」

  须臾后,杜如弦瞟见那妇人擦干头发离开净房,那青年掩上门,准备净身沐浴。

  门虽掩上了,但因天气闷热,是故门上有一扇用来透气的窗子是敞开的,杜如弦的视线居高临下,毫无遮掩的便直接看进里头,将里面的情景一览无遗。

  那青年解开束发的发带,一头黑缎般的长发顿时柔顺的滑落下来,接着脱下身上那袭青色的长袍,褪去里衣和裤子,再松开缠缚在胸前的布巾,露出胸前的那对浑圆。

  杜如弦盯着出现在眼前的那副赤裸的女子身躯,眸瞳微缩。

  当初早在父亲收留这王家母子三人时,他便从父亲那里得知这王曦夷是女儿身,并非男子,可知道是一回事,此时亲眼目睹又是一回事。

  明知非礼勿视,不该继续看下去,可她那饱满的胸脯和纤痩的腰肢以及那双修长的双腿牢牢的吸引着他的目光,他无法克制的将她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

  若他是个君子,他就不该再继续留在这里窥伺,而该立即回避。

  可他从不自认自个儿是个君子,发现自己移不开目光,索性就光明正大的看着底下那幅美人入浴图。

  他察觉自个儿的呼吸隐隐有些急促,脉搏的搏动似是比平素还快了些,下腹的某处也在蠢蠢欲动。

  他有点惊讶,他的自制力素来极好,爱慕他的女子不少,以前在都城为官时,也不乏有人买通了他的家仆,偷溜进他府邸,脱得精光的爬上他的床,意图色诱他,那样的美色当前他都不为所动,可这一次竟有些失控了。

  看见底下的佳人已沐浴完,穿起衣物,走出净房,他的眸光一直追随着她,直到她的身影没入房门里。

  他仰起头遥望着悬在夜空中的银月,一抹悸动的情愫随着那溶溶月华和灿亮的星光一起映进他眼中,漫入他的心坎,在这无人所知的夜晚,一株情苗就这么种入了他的心中。

  【全书完】

  后记

  新年愿望 香弥

  这本《艳色画师》的女主角是个画师,刚好我前一本现代的书《狐老板》的男主角也是个画家,不过这两本书是一古一今,各有不同的风格。

  在写这本稿子时,写得还算满愉快的,希望大家也能看得很开心。

  分享一则朋友转寄的小研究——

  床乱比床整齐的人,创造力要高出50%。

  常迟到比从不迟到的人,幽默感高出70%。

  饭量大的比饭量小的人,情商高出90%。

  常丢三落四的人,比严谨的人更淡泊名利。

  爱睡懒觉的人,比正常作息的人更具有同情心。

  哈哈,一不小心发现自己竟然这么优秀。你们是不是也有同感呢?

  说起丢三落四,以前我很少这样,但最近忽然发现常常忘东忘西,可能是渐渐老了的关系吧。

  还有最近这两年来,不知为何我做事变得很喜欢拖拖拉拉,一件事在做之前常会想了又想,例如有时候要出门办个事或是买个东西,也要犹豫再三,考虑一些有的没的。

  像是会不会突然下雨啦、会不会塞车啦,一定要现在去办,不能改天再去吗……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三思而行的后果就是,很多事最后都拖着没去办。

  其实也不能说是三思而行,而是想了想,然后先放着不管,等过一阵子再记起来时又想了想,接着又再放着不理,如此三思过后,不是而行,而是「不行」。

  以前我是个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去做,现在这种拖拉的态度,连我自己都很受不了,最近在想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转变,可惜努力搜寻记忆后,茫然无果,不记得是从何时开始的。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