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31页
作者:香弥    
   


  送女儿出阁时,王大娘欢喜又不舍的抹着泪,王光熙见到姊姊与姊夫在经历一番波折后终于能结成眷属,也感动得红了眼眶。

  杜大夫早早就被接来左相府为儿子主持婚事,如今正候在相府里头等候儿子迎接新娘子回来拜堂。

  在喜炮喜乐声中,新娘子的花轿抵达左相府,骑在骏马上的杜如弦下马,从花轿里牵着新娘子下轿。

  他那张俊美的脸上满面春风,携着新娘拜堂行礼,接下来宴请宾客时,陶东宝带头闹腾得最凶,拚命的灌他酒,想灌醉他。

  但他早已事先服下杜大夫亲自调配的解酒药,面不改色的喝着酒,反而将陶东宝他们给先灌醉了。

  婚宴结束后,杜如弦走回喜房,赏了红包,遣走服侍的婢女仆妇后,接下来就是今晚的重头戏了,入洞房。

  他兴致勃勃的一把抱起新婚妻子走到床榻上。

  王曦怡发觉他那眼神亮得惊人,在他朝她扑上来时,急忙往旁边一滚,让他扑了个空。

  「你要干什么?」她脱口问。

  「今晚可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自然是要洞房呀,娘子还不快过来让为夫抱。」

  她总觉得他脸上那抹异常的兴奋透着抹危险,因此往床角再挪了挪。

  杜如弦哄道:「娘子这是在害羞么?别怕,为夫会很温柔的疼惜你。快过来服侍为夫宽衣,春宵苦短,咱们可别虚度了。」

  她缓缓挪过去,却瞄见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本画册,兴致高昂的问她——

  「娘子瞧瞧,看喜欢哪种姿势,为夫定会满足你。」

  她呆了呆,看清那画册正是她所画的艳情画,顿时一惊,「不成,那上头的姿势我们可做不来。」

  「那你挑一个做得来的。」他一把捞过妻子,亲了亲她,两只手也没闲着,剥着她那身繁复的喜服。

  「没、没一个……」

  她想说没一个他们做得来的,但他压根就不给她说话的余地,把她的嘴给狠狠吻住,没过多久,两人身上已一丝不挂。

  他兴匆匆的想与她一块尝试着画上的各种姿势,折腾了半宿后,她累得香汗淋漓,见他还不放弃,竟想再试另一种招式时吓住了。

  「你别硬来,万一断了怎么办?」

  「为夫可是硬汉,没那么容易断。」他仍不死心。

  她嗔恼的抬起脚踹开他,「你不怕我怕,若是断了,这杜家可就断子绝孙了。」

  他趴在床榻上,埋怨的瞪着她,「今晚可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娘子岂可这般对为夫?你瞧,这忙了大半夜还未圆房,成何体统。」

  「你还说,还不是你非要试那些古怪的姿势。」

  「那些可都是你画的。」

  「那是我随便瞎画的,你还当真,咱们又不是妖精,怎么可能把身子扭成那样。」她躺在喜床上,累得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那你以后就画些能做的。」

  「……」她困得阖起眼没有搭理他。

  见她半晌没出声,他凑过来,见她睡着了,不满的轻轻捏了捏她的腮颊,接着在她微启的唇瓣上亲了亲,也累得搂着她一块睡了。

  翌日,王曦怡醒来,察觉两腿之间有异物,睁开迷蒙的双眼,瞅见有人趴伏在她的身上。

  她还未完全清醒过来,茫然的问了句,「你在做什么。」

  「你还说,昨夜没来得及圆房,你便丢下为夫自顾自睡着了,今儿个得把这事给办成。」

  听他一说,她整个人清醒过来,「你可别又想着耍那些花招。」

  「为夫知道,你没瞧这会儿为夫不正正经经的准备从正门而入吗?来,把脚张开些。」说着,他挤入她的双腿之间。

  她又好气又好笑的将修长的双腿环在他的腰间。

  可喜可贺,经过了一夜的折腾,两人终于圆了房。

  尾声

  王曦怡伏在桌案前挥毫作画,她画的不是花鸟画、也不是山水画,而是一男一女交缠在一块的艳情画。

  她瞟一眼书房外头,觉得压力很大,因为这会儿在厅里有个身份尊贵的人正候在那儿,等着要欣赏她画的艳情画。

  最要命的是,她还指定让她将这都城里的一位世家公子给绘进画里,而那位世家公子的父亲是兵部尚书,母亲则是平远侯之女。

  她不敢想象若是让那公子知晓这画是出自她之手,会不会一怒之下,让他爹派兵来扫平了这左相府。

  这一切全是因为先前陶东宝把她所绘的艳情画拿给了这位五公主看,这才导致她如今为了让她守住这秘密,被迫得为五公主作画。

  提笔一勾,画完最后一笔,王曦怡轻吐出一口气,将桌上绘好的那迭画再细看了遍,这才扬声唤来守在外头的婢女,让她去请五公主前来书房看画。

  不久,五公主高贵优雅的身姿翩翩来到书房,王曦怡起身到门前迎接她。

  「臣妾不负公主之命,完成画作了。」她将那迭画恭谨的递过去。

  「画好了,可让我好等。」五公主面带笑容,两眼发亮的接过那迭她期盼了数天的画作,一张张细细欣赏,一边看一边频频颔首。

  「呵呵,这姿势也太滑稽了,亏你想得出来……好好……画得不错。」她赞不绝口的接着说:「我迫不及待的想瞧瞧那何大公子看见自个儿出现在这艳情画上的表情了。」

  「五公主,这画咱们私下看看就好了吧,没必要再把它印出来。」王曦怡急忙想打消她这念头。

  「哎,那怎么成,你这些画画得这般精彩,只有咱们瞧见岂不太可惜了,你放心,这画出自你手的事,本宫绝不会泄露出去,何况我想那陶东宝必也不愿放过刊印这些画的机会。」

  王曦怡担忧的表示,「我怕万一让何尚书瞧见这些画,会勃然大怒。」

  「你相公可是堂堂左相,你怕他区区一个兵部尚书做啥?」五公主拍拍她的肩提醒她,「你别忘了你现下可是左相夫人,这何尚书见了你都要恭恭敬敬的喊你一声杜夫人呢,莫再摆出那副畏首畏尾的穷酸相来。」

  穷酸相?她这是担心招人恨结下大仇好吗?以前在钦州时,画画那些文人倒没什么,可五公主让她画的这人家世这么显赫,就算她丈夫是左相,也不好平白无故为他树敌吧。

  她暗自决定待这五公主一走,就毁了这些画,绝不让它们被刊印成画册。

  王曦怡正这么想着,忽见有人走了进来,不以为然的反驳了五公主。

  「穷酸相?五公主此言差矣,下官娘子的容貌虽不是大富大贵之貌,却也生得慈眉善目,犹若菩萨,否则也不会应了五公主的请求,为五公主绘下这些画。」杜如弦嘴角虽带着笑,但那语气却是微露了几分冷意,他可容不得别人这般批评自家娘子。

  见到丈夫回来,王曦怡登时一喜,走过去挽住他的手臂。「你回来啦。」

  五公主瞅了两人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杜大人倒是护妻护得紧,连句话都不让人说。」

  「做丈夫的护着妻子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杜如弦瞟了眼她手上拿着的那迭画,接着意有所指的道:「下官听说,这何大人要为何公子议亲了,怕以后五公主只能睹画思人了。」

  五公主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嘴上却说:「他要议亲与本宫何干?」

  杜如弦嘴角勾着抹笑,不疾不徐的说了句,「据说那何大人想为他儿子议亲的对象正是七公主。」

  「什么?怎么会是七妹?」五公主面露惊咨。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