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30页
作者:香弥    
   


  她不疾不徐的答道:「公主的要求恕民女无法办到,民女与杜大哥早已订下盟誓,民女今生非他不嫁,他也非民女不娶,除非他自个儿毁誓,向民女提出解除婚约的要求,否则民女绝不会先背弃他。」

  七公主忍不住怒叱,「你这是敬酒不喝喝罚酒,自寻死路!」

  五公主则温言劝道:「本宫劝你还是再考虑考虑,珍惜自个儿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两人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目的是在威吓她,想迫她答应。

  王曦怡仍是一脸不卑不亢,「民女绝不会背弃与杜大哥的盟誓,请公主原谅。」

  见她竟一再拒绝,还屡屡抬出与杜如弦的盟誓来当说词,八公主满脸妒火,再也按捺不住的抬手命令侍立一旁的宫女,「拿过来。」

  两名宫女分别端起两只铺着锦布的托盘,左边的上头搁了一杯酒,右边的则装满了金银珠宝,两人走到王曦怡面前停下来。

  八公主神色阴鸶的开口,「王曦怡,本宫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拿了珠宝离开杜如弦,第二,你若不肯离开他,就只能喝下这杯鸩酒。」

  王曦怡神色一震,望向摆着鸩酒的托盘。

  「不想死就快拿了那珠宝。」七公主在一旁高声说道。

  五公主则温声劝说,「王曦怡,你要好好想想,一旦毒酒入喉,就再无生机,你若连命都没有,你与杜大人那些誓言也不算数了,更何况人死如灯灭,也许再过几年,他也不会再记得有你这么个人了,值得吗?你不如拿了那些珠宝,让自个儿过上好日子才是。」

  王曦怡看向那些珠宝,徐徐启口,「财帛确实动人心,民女也很想要。」

  七公主不耐烦的催促她,「那你就快拿去啊,还等什么?难道你想喝毒酒吗?」

  五公主徐徐诱之,「你要仔细想清楚,值得为了一个男人豁出性命不要吗?没了命,你什么都没有了,而拿了这些金银珠宝,以后你还能再找一个好男人嫁了。」

  八公主不容她考虑太久,催促,「还不快选?」

  第11章(2)

  王曦怡神色黯了黯,抬眸觑向八公主,「民女有一个请求,望八公主能答应。」

  以为她这是同意了,八公主面露喜色,「你说。」

  「民女希望在饮下这杯鸩酒后,八公主别再勉强杜大哥,日后婚娶之事全由他自个儿作主,莫再强迫于他。」

  「你说什么?!」她的话出乎八公主的意料,她错愕的怔愣住。

  「这是民女唯一的要求,请八公主成全,同时民女也奉劝八公主,强求来的爱情,是绝不会有真心的。」说毕,王曦怡抬手拿起那杯鸩酒,仰头饮下。

  一旁坐着的五公主与七公主都惊讶得站起了身。

  王曦怡闭着眼等了等,却没等到那毒酒入喉的痛苦,她讶异的张开眼,眼前出现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她曾以为自己今生再也无法见杜如弦最后一面了,不想此时他竟然出面在她面前。

  她怀疑这是自个儿的幻觉,怔怔的抬手去抚摸他那张俊美的脸庞。

  他紧握住她的手,嘴角深深的弯起,含笑的眼眶隐隐有些泛红。

  「真的是你吗?」她不敢置信的喃声问道。

  「是我,真的是我。」杜如弦再也压抑不住将她一把拥入怀中。

  脸埋在他温暖的胸膛上,她这才相信真是他,她惊喜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一直都在那儿。」他抬手指向一旁的一扇屏风后头。自她踏进这月华宫后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见了,包括那句——

  「民女希望在饮下这杯鸩酒后,八公主别再勉强杜大哥,日后婚娶之事全由他自个儿作主,莫再强迫于他。」

  「你一直在那里?」她迷惑的看着他。

  「八公主与我做了个约定,倘若你选择了珠宝,那么我就必须娶她为妻,相反的,若是你选择了那杯假的鸩酒,那么她就成全我们。」

  她不可思议的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会选择鸩酒?」

  杜如弦深深凝视着她,笑吟吟道:「咱们早就订下盟誓了不是吗?我非你莫娶,你非我莫嫁。」

  能得他如此倾心信任,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脸在他胸口动容的轻蹭着,两手牢牢的环住了他,这一生都不想再放开。

  在一旁看着的七公主难得的竟没有再出声,而五公主也默默看着,八公主压抑不住满脸的妒恨,忍不住上前拽开王曦怡。

  「你给本宫滚开,不许你碰杜如弦!」

  杜如弦沉下脸,将王曦怡护在身后,「八公主,咱们先前的约定,下官赢了,望八公主不要食言。」

  见心上人只一味的护着对方,八公主伤心委屈的痛哭失声,「我要告诉父皇你欺负我。」

  一旁的五公主上前搂着她,温声哄劝,「八妹,咱们身为天家的公主,说话便要算话,再说这杜如弦除了那张脸之外,也没什么好的,日后五姊替你找个比他更好百倍的男子给你,咱们不要他了,嗯。」

  先前她一直没真心对待过这位八妹,接近她全是为了博取父皇的关注,但此刻她是真的有些心疼她了。

  「就是呀,这两人看了就讨厌,我替你把他们打出去。」七公主一脸凶残的上前,拽着杜如弦与王曦怡将两人往外拖去,来到殿门前,朝两人使了个眼色,让两人快走。

  七公主告诉自个儿,她绝不是被方才王曦怡毫不犹豫的饮下鸩酒、一心赴死的那一幕给感动了,而是不想让八妹看了这两人就来气。

  两人携手,很快的离开了皇宫。

  出了那让人窒息的禁宫,即使外头正下着滂沱大雨,冷冰冰的雨丝落在脸上,王曦怡却感到无比的欢愉,两人的手舍不得放开彼此,牵握得牢牢的。

  她笑道:「我好像死了一回,然后又活了过来。」

  「让你受惊了。」杜如弦不舍的抬起衣袖拭去她脸上的雨水。

  她摇头,「这一切都值得。」她接着面露忧色,「这件事算结束了吗?皇上还会不会逼着你迎娶那位八公主?」

  「不会了,皇上先前同意八公主的要求,传召你进宫时便已承诺,一旦我赢了,就收回圣命,当这事儿没发生过。」他相信皇帝不会违背自个儿的诺言。

  她抱着他欢喜的在雨中跳了起来,「那太好了,适才真是把我给吓死了,我还以为自个儿这次死定了呢。」

  「那你还敢喝下那杯酒?」他的心热热涨涨的,溢满了对她说不出的情愫。

  她眯眼而笑,「我是怕死,可是我更不愿让你受制于人,你这般心高气傲的人,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

  大雨中,行人泰半都去避雨了,鲜少有人,她握着他的手,脚步无比轻盈的走在雨中。

  知他者莫若她,杜如弦不管不顾的拥住她,俯下身,狂烈的吮住她那张丰润的柔唇。

  两人在雨中拥吻,冰冷的雨丝浇不熄两人萦绕在胸口的炽热情感,他们恨不得向天下人宣扬,他们已找到了此生想厮守终身的伴侣。

  两个月后。

  成亲这日,杜府贺客盈门。

  这亲事是在皇上赐给杜如弦的左相府举办,除此之外,两人成亲,皇上还命人送来一幅亲笔所书的墨宝,为两人祝贺,上头写着——

  琼花并蒂,祥开百世。

  此刻这幅御赐墨宝就挂在喜堂上。

  就连虽然不甘心但已经死心了的八公主也命人捎来贺礼。

  陶东宝则将他位于都城的一座宅邸暂借给王曦怡,好让她在此出嫁。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