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28页
作者:香弥    
   


  听她这么说,王曦怡讶异的瞠大眼,她一直不知他们两人那天见面究竟说了什么,直到此时才从她嘴里得知这事,惊讶之后,心头忍不住泌出丝丝甜意。

  「我不知是哪家姑娘有如此好福气,好生嫉妒她,不过这阵子也总算看开了,这男女情爱本该你情我愿才好,故而我想让你写封信,代为祝贺他与他心仪的姑娘能早日结成连理。」

  没料到她竟会这般说,王曦怡心中有些感动,诚心诚意的颔首道:「在下定会将杨小姐这番心意转达给杜大哥。」

  杨小姐点点头,准备让丫鬟拿银子给她。

  她急忙婉拒,「先前得了杨小姐不少赏银,今次就不用了。」

  那杨小姐也没再坚持,转身上了轿子走了。

  王曦怡轻轻叹了口气,喃喃的朝着离去的轿子说了声抱歉。

  「对不住,我不是有意想隐瞒你。」因杜如弦尚未归来,她还不想让人知晓她的身份。

  数日后,杜家医馆忽然来了几名传旨的公公,这时陶东宝刚好来找王曦怡,恰好遇上。

  在听完传旨太监宣读完的圣喻后,他隐隐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遂塞了些银子过去,向那太监打探情况。

  「公公这一路远道而来辛苦了,不过这皇上怎么会突然传召王曦怡进宫?」

  「哎,这事咱家可不好说。」那太监面露为难之色。

  见状,陶东宝再从袖中摸出一袋银子悄悄塞到他手上。他在都城住过不少年,知道这些太监的心大得很,想撬开他们的嘴,几枚碎银可打发不了,因此只好将整个钱袋都掏了出来。

  这王曦怡如今可是他的摇钱树,怎么也得多关照一些。

  那太监接了钱袋,不动声色的塞进衣袖里,脸色当即一缓,说道:「这事听说是与八公主有关。」

  一旁的杜大夫听闻诧问:「怎么会扯上八公主?」

  「你们还不知道吧,这八公主瞧上了杜大人,因此让皇上给赐婚,不想杜大人竟以在家乡已有未婚妻为由给推拒了。」

  听到这里,医馆里头的众人全都一脸吃惊,王曦怡更是惊愕得心口发紧。

  「那后来呢?」她情急的追问。

  「后来杜大人被皇上罚跪在昭明殿,说让他想清楚再起来。」

  「那他可想清楚了?」这话是陶东宝问的,他想知道杜如弦可会在皇威之下被迫屈服。

  「这咱家就不知道了,那日在八公主过去瞧过他之后,不久杜大人就昏倒在昭明殿了,皇上也就没再罚他。」

  「然后呢?」听见他昏倒,王曦怡神色紧张的问道。

  那太监抬了抬眉,「然后皇上就派咱家前来宣召王姑娘了。」他细细打量了下此刻女扮男装的王曦怡,暗忖她的容貌也算不得国色天香,怎么那杜大人却为了她执意不肯迎娶身份高贵的公主。

  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杜大夫面色凝重的先让王光熙将传旨太监送去后院休息。

  陶东宝在得知此事的原由后,却一脸兴味的说道:「我敢说这杜如弦在昭明殿上昏倒之事,八成是装出来的,不过这小子还真行,竟有种向皇上拒婚。」末了,他大为激赏的赞了一句,「干得不错。」

  杜大夫此刻可无心称赞儿子的行径,他面露忧色的看向王曦怡,「我看曦怡这趟都城之行,恐有危险。」他不担心儿子,担心的是她。

  「可皇上传召,纵有危险也不能不去,待会我去向娘辞行后,晚点就得同传旨公公前去都城。」说完,她朝杜大夫跪下,请求道:「杜伯伯,我离开后,我娘和光熙就烦劳您代为照看了。」与杜如弦定下亲事后,她便改口称杜大夫为杜伯伯。

  杜大夫扶起她,「这里有老夫在,你莫要担心。」他接着看向陶东宝,商量的说道:「东宝,老夫不放心让曦怡一个人前去都城,那儿你熟,你能否看在老夫和如弦的面子上,陪她走这一趟,有什么事也好帮着打点打点。」

  「杜大夫客气了,小侄这就回去收拾收拾,晚点便同他们一块上路。」

  陶东宝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但更多的只是想去凑热闹,看杜如弦要如何化解这场危难。

  王曦怡一路怀着惴惴不安的心,在数日后抵达都城。

  坐在马车里,她掀起车帘一角望向都城平坦宽阔的街道和那熙来攘往的人群,不禁思及五年前父亲为了避难,从奉平县带着他们一家四口风尘仆仆的来到了繁华的都城。

  那五年的日子不太好过,他们租下一处破旧的小屋子,一家四口挤在狭小的房子里生活,但当时由于一家人能守在一块,虽然日子过得清苦了些却很踏实。

  为了帮爹分担家计,她在五年多前便开始扮起男装,跟着爹一块去市集摆字画摊维生,虽然风晟王朝不太拘束女子,但她觉得摆摊还是以男子的身份要方便些,且她生得浓眉大眼、相貌俊俏,嗓音天生又沙哑,扮起男装倒也唯妙唯肖,鲜少被人识破身份。

  那段时日虽贫困,日子倒也过得挺快活,哪里想到有朝一日会天降横祸,父亲遭人杀害,迫使他们一家三口只得仓皇出逃。

  而今在她历经一番波折,以为终于找到了自个儿今生的归宿时又灾祸临头。

  而这次她不知道自个儿是不是还有命能再活着回去见母亲和弟弟。

  思及那天她向母亲和弟弟告别时,母亲甚至惊惶的抱着她大哭——

  「我的女儿怎么这么命苦,好不容易觅得一个好郎君,竟然连皇上和公主都要来抢,咱们只不过是平民百姓,哪里斗得过他们,你别去了,这丈夫咱们要不起,就让给他们吧。」

  「娘,皇上传召,不管我愿不愿意都得进宫一趟,您放心,我会看着办的。」她好言哄劝母亲,接着拉着弟弟的手嘱咐他,「光熙,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要好好照顾娘,遇上什么事就同杜伯伯商量,知道吗?」

  他双眼含泪的点头答应,「我会照顾娘,姊姊不要担心,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平安回来。你不要逞强,倘若皇上真要杜大哥这个女婿,咱们就……让给他。」他知道这话定会让姊姊很难过,可在他眼中,姊姊能好好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王曦怡接着再想起从传旨太监那里听说的事,杜如弦为了抗婚,被罚跪在昭明殿上,每每想到他那样心高气傲的人被这样罚跪在殿上,心口就发疼。

  为了她,他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向皇上拒婚。

  娘和弟弟都要她放弃他,别同公主争了,可她怎么忍心辜负他这样的一片心意!

  她做不到,也不甘心。

  不久,来到驿馆,陶东宝在进了都城时便先行离去,说是先去打探消息,而她得在驿馆等候皇上的召见。

  这会儿已近日落时分,皇上要召见她,最快也要等到明日了。

  传旨太监将她送至驿馆,准备回去复命。

  她先前曾要求那位公公将她送至杜如弦的府邸,可他却拒绝了她。

  「这于礼不合,你与杜大人尚未成亲,不是夫妇,咱家不能擅自做主,将你送去杜大人那儿,一切都得待皇上召见后再说。」他出宫传旨前便得了公主的旨意,不让她见到杜如弦,因此自不会答允带她去见他。

  临走前,那太监又再叮咛她,「在等候皇上召见的这段时日,你可莫要离开驿馆,以免皇上怪罪。」

  被安排住进一间屋子,领她过来的一名仆妇留下一盏油灯,交代了几句话便离去了。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