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23页
作者:香弥    
   


  想起先前这两人竟还在他面前装傻充愣,不禁怒道:「你以为凭本王手下的人会找不到宝藏所在吗?」

  杜如弦嗤笑了声,「那你们不妨找找看,看有没有本事找着。」

  见他自信满满,赵奕钧倒有些顾虑了,不敢贸然杀了这两人,「先将他们给本王押下去。」他打算等手下找出藏宝处之后再杀也不迟。

  两人被关押在地牢里,见王曦夷面色苍白,杜如弦握着她的手轻声哄道:「别怕,一切有我在,不会有事。」

  「是我拖累了你。」她歉疚的道。

  「不,你反倒帮了我一个大忙。」至少此刻已得知宝藏的下落,要起出那批宝藏花不了多久的时间。

  她不解的看着他。

  见她面露困惑,他笑道:「等这事了结,我再告诉你前因后果。」

  略一犹豫,王曦怡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女儿身?」先前他对此一点也不意外,竟还称她是他未过门的媳妇儿。

  他低笑一声,「我不是曾同你说过我没有龙阳之好吗?若你是男子,那岂不是坐实了这事。」

  她一愣之后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讶然又惊喜的望着他,他这是在向她吐露心意?!

  他做了一件早就想对她做的事,俯下身攫住她那张柔润饱满的粉唇,恣意的品尝着那滋味。

  果然如他所想那般甘甜。

  她傻住了,整个人被他拥在怀里,不知如何是好。

  初尝那甜美的味道,他压根舍不得放开她,一吻再吻,她那张樱唇几乎都要被他给吻肿了。

  好一会儿后,她透不过气的推开他,他才眷恋不舍的暂时离开她的唇瓣。

  她的腮颊此刻就如同她红透的唇瓣一样嫣红,那含羞带怯的模样教他又心痒难忍,忍不住再覆上她的唇瓣吸吮一番。

  他在她唇边呢喃的说道:「娘子的唇,真是我此生尝过最甜美之物。」

  她娇羞的轻斥,「我、我才不是你娘子。」

  「我方才已打了印就是。」杜如弦指着她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瓣,霸道的宣告。

  他盘算着待办完这事,回都城交差后,就要迎娶她过门,这软乎乎的身子抱在怀里,真教人心都要化开了。

  她羞恼的瞋他,「你可还没向我提亲呢。」

  「我这不是提了吗?」

  「这也算?」她一脸错愕。

  「算,怎么不算,这叫私定终身。」

  她说不过他,横他一眼,可心下却涨满了一股难言的喜悦,能与他这般两情相悦,是她作梦都不敢奢望的事,而今竟然实现了,她觉得就是在这一刻死去也了无遗憾了。

  当然能活着厮守终生更好。

  杜如弦含笑接着说:「待回去后,我再让我爹去向你娘提亲。」

  「你是……认真的?」她好怕这一切就像先前他逗弄她一样,只是为了捉弄她而骗她的。

  「婚姻大事,岂可儿戏。」瞅见她脸上那犹疑不安的神情,为安她的心,杜如弦郑重启口表示,「我杜如弦今生非王曦夷……」话说到一半,他忽问:「这是你的真名吗?」

  「是,只是夷字并非四夷的夷,而是恰情养性的怡。」

  杜如弦点点头,把话再从头说了一遍,「我杜如弦今生非王曦怡莫娶,请天地为证。」

  她双眼泛泪,正感动得不能自已时,听见他说:「该你了。」

  「什么?」她一愣。

  「我已立下誓言,娘子也该表示一番。」他眼含期待的注视着她。

  她一怔后,抿着唇,又羞又喜的轻启粉唇,「我……王曦怡今生非杜如弦不嫁,请天地为证。」

  闻言,他揽着她,脸上带着抹宠笑,「你说要是这会儿就能拜堂该多好,现下就能直接进洞房了,我迫不及待的想试试你画的那些招式呢。」

  「你在胡说什么?」她羞红脸的捶打了他一拳,但那拳打得很轻,就宛如在挠痒似的。

  他存心逗她,刻意在她耳边说道:「你画了那么多艳情画,难道不想试试?」

  她羞恼的嗔他,「那些姿势哪成,我可不是妖精,要试你自个儿去试。」那些都是她天马行空幻想出来的,除非身子像蛇一样柔若无骨,否则真要试,准折了腰断了骨,欢爱不成反受罪。

  此刻两人在地牢里打情骂悄,大厅里赵奕钧与一干手下正围着那幅画,研究那批宝藏究竟藏在何处。

  这一研究便研究了数日,根据韩尚文推敲出的几个地方,赵奕钧派人去探查,皆一无所获,几日过后,赵奕钧不耐烦了,遂前来找杜如弦。

  结果一来,发觉他的手下竟将杜如弦与王曦怡关在一块,两人亲昵的依偎在一起,那小日子过得蜜里调油、乐不思蜀,一点也没有被关押在地牢里的狼狈模样。

  他觊觎杜如弦许久,迟迟无法得手,见到他此刻竟拥着未婚妻欢言蜜语,又嫉又恨。

  他震怒的叱骂,「是哪个蠢货将他们两人关在一块?」

  一名手下战战兢兢的回答,「这……王爷您没交代不能将他们两人关在一块。」

  赵奕钧大怒的踹他一脚,「你猪脑袋呀,这种事还要本王交代?还不将她给本王拉下去。」他抬手指向王曦怡。

  杜如弦将王曦怡护在身后,「王爷来找在下,不是为了此事吧?」

  被他这般护着,王曦怡很感动,但她不想躲在他身后,勇敢的站出来与他并肩而立,一起面对赵奕钧。

  这情景令赵奕钧更是怒火中烧,「杜如弦,本王命你说出那宝藏埋藏之处,否则你们两人都要没命。」

  杜如弦一脸悠哉的启口,「王爷,在我闯进郡王府时,已留下一封书信给我爹,告知他我前来郡王府营救未婚妻之事,并请他将信送至桂阳郡都尉范平洲将军的手中,倘若我于七日后仍未离开王府,他便会发兵前来救我,如今算来已是第六日,王爷若不担心届时要怎么对我爹与范将军交代,大可将我俩杀了。」

  赵奕钧原是想威胁他,没想到却反倒被他给威胁了,不由得勃然大怒,「原来你早准备了后手!」怪不得敢这么有恃无恐。

  杜如弦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所以那日在下才说,王爷若想找到那批宝藏,最好与我合作。」

  赵奕钧虽然蓄养了一批暗卫,但比起范平洲掌握整个桂阳郡的兵马,自是不能相提并论,此时见这人杀又杀不得,放也放不得,只能压抑着恚怒问道:「你想怎么合作?」

  杜如弦提出条件,「届时起出宝藏,我要得三分之一。」

  「只能给你四分之一。」赵奕钧恼恨的与他讨价还价。

  「好。」杜如弦爽快的颔首同意。

  赵奕钧用那双阴毒的眼神恶狠狠瞪着他,「咱们既然合作了,你该说出那批宝藏的埋藏之处了吧。」

  他懒洋洋出声,「我得亲自过去看看。」

  「这么说来你压根就不确定那批宝藏是在何处?」赵奕钧怒问。

  「非也,」杜如弦轻摇食指,「地点我是知道的,但详细的位置在何处,还须过去再查探一番,省得多费人手来挖掘。」

  王曦怡默默看着他耍弄赵奕钧,心忖就连赵奕钧这样高高在上的王爷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以前她被他捉弄的那些事情委实不算什么。望着这样的他,她眉目之间掩不住的流露出丝丝情意。

  这几日来虽然被困在这里,但他说先前已让人带话给他父亲,她娘那边自有杜大夫会安抚她,因此她很安心的与他一块留下来,度过了几日美好得不可思议的日子。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