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22页
作者:香弥    
   


  当年赵鸿亮事败被杀后他便闻风而逃,躲了几年,见风波过去,去年投靠了赵奕钧,并供出了宝藏之事。

  就在今年初,他到都城办事,无意间瞅见一名面容极似王相兰之人,当时王相兰坐在一辆马车上,他来不及拦下人相认,待回到钦州,遂将此事禀告赵奕钧。

  赵奕钧派他领着两名手下前去都城欲暗中抓回王相兰,他在那日遇见王相兰的附近守了半个多月才终于又再见到他。

  不料那两名手下在抓捕王相兰时误伤了他,之后又被其负伤逃脱,最后他打探到王相兰的住处追过去时已人去楼空,且据附近的邻居所言,那王相兰已死,他的妻儿在匆匆埋葬了王相兰后便连夜离开,不知去了何处。

  瞅见赵奕钧和杜如弦都在等着他回答,韩尚文思忖须臾后谨慎答道:「那是一幅山水画。」

  当年赵鸿亮事败后,皇上派来的人翻遍了钦州也没找到那批宝藏,且当年赵鸿亮所铸造的那批兵器数量庞大,要藏住那么大批的兵器和宝藏,想必要非常大的地方,他推测只有荒郊野外才有此可能。

  杜如弦再追问,「那画上绘的是何处的山水?」他心中暗忖,先前他曾在王曦夷房里所见过的那幅画,八成就是他们在寻找的藏宝图。倘若那画上所绘真是当年赵鸿亮藏宝之处,也就是说,那批宝藏便是埋藏在钦州与路阳县交会的马头山。

  韩尚文没见过那画,此刻自然答不出来了。

  第8章(2)

  赵奕钧见状,先声夺人的喝斥,「杜如弦,本王是要找回丢失的画,你反倒把本王当成偷画贼在审问了,且你擅闯桂阳王府,本王还没治你的罪呢,是否因本王平日多方礼遇你,倒教你以为本王好欺,所以才胆大妄为在本王面前如此放肆吗?」

  「在下岂敢造次。」杜如弦不卑不亢的躬身一揖,「实不相瞒,王爷您说的那幅画在下倒是瞧过,但据曦夷所言,那是她父亲亲笔所绘,如今听闻王爷说是府里丢失的画,因此倒教在下好生奇怪。」

  听见他这般说,赵奕钧不由心中生疑,拿捏不定这杜如弦是否知晓那画上绘了藏宝处之事,因此试探的道:「那画确实是王相兰所绘,但早已卖给本王,可王相兰又将它给盗走,因此本王才要追回那画。」

  王曦怡忍不住要开口否认此事,却被杜如弦悄悄握住了手,阻止她。

  杜如弦看向她,嗓音不疾不徐的说道:「曦夷,既然王爷这般说,想来以王爷尊贵的身份,必不会为了贪图一幅画而撒谎。」他说完暗暗朝她使了个眼神。

  她很快会意过来,接腔说道:「我爹已过世,我如今也无法得知真相究竟如何,只知爹生前一直珍藏着一幅画,因此在爹死后,我们离开时才会带走那幅画。」

  杜如弦温言劝解,「不如你回去把那画带过来,好教王爷认认是否就是那幅画,若是,也好归还给王爷。」他说着这番话时,两手握着她的手,悄悄在她手心里写了几个字。

  片刻后,她才认出那几个字来,迟疑了一瞬,在他注视下这才点点头,但在外人看来只以为她是不太情愿之故。

  那赵奕钧见状便说:「你回去取画,杜如弦便先留在这儿陪本王叙叙话。」他这是要扣住杜如弦当人质。

  对此,杜如弦并不意外,朝她颔首道:「你回去取画吧,我与王爷乃是朋友,就留在这儿喝杯茶叙叙旧。」

  「那……我回去了。」离开时,王曦怡深睇他一眼,这才旋身离去。

  赵奕钧命手下送她一程。

  她心头发颤,出了大厅后,思及他是为她而被迫留在桂阳王府的,脚步便不禁越走越快,恨不得插翅回去取画来赎回他。

  此时此刻她已不在乎那画里究竟藏了什么宝藏,只想换他平安归来。

  待坐上赵奕钧让人送她回去的马车时,她两手止不住的颤抖着,她只能紧紧将手按在膝头上,逼迫自个儿冷静下来,紧蹙着眉心低喃道:「杜大哥,你等我,我一定会把画带过来。」

  杜如弦被扣押在王府当人质,王曦怡回去取画时不敢声张,悄悄的拿了画后本想再偷偷的离开,却撞上了母亲。

  「曦怡,你上哪去了,怎么送个饭菜到前头去给杜大夫,人就不见了,娘里里外外都找遍了也没见到你。」已找了女儿半天的王大娘拦住她质问。

  「我……我突然有事出去了,对了,娘,有人要找我出去作画,我还赶着要出门。」

  「是谁呀,怎么这么急?」王大娘狐疑的问。

  「是、是杜大哥的一个朋友,来不及了,我出去了。」

  「可现下这么晚了……」王大娘话还没说完,就见女儿神色匆匆的往外跑。

  想到什么,王曦怡再回头说了声,「对了,娘,我可能没这么快回来,你不要担心。」

  她不敢告诉母亲在郡王府发生的事,这事有她一个人扛着就够了,不需要再让母亲跟着担惊害怕。

  坐着郡王府的马车带回画时,韩尚文一瞧见她手上的那幅画便迫不及待的从她手里夺了过去,迅速打开画轴,他恰好是路阳县人,因此没看多久就认出画上所绘的地点。

  「马头山,这是马头山,王爷!」他欣喜的看向赵奕钧,时隔五年多,他一直很好奇当年赵鸿亮究竟将那么大一批宝藏埋藏在何处,这些年来他明察暗访,也均无所获,如今总算解开了多年的疑惑。

  赵奕钧闻言也满脸喜色,「你确定这就是当年王相兰画的那幅画?」

  「应当不会有错,这画确实是出自王相兰之手。」

  得到他肯定的答复,赵奕钧看向杜如弦与王曦怡,面露一抹阴狠。既然已得到画,这两人就留不得,甚至就连杜大夫等人也不能留下。

  不待他开口,杜如弦便气定神闲的率先出声,「王爷可是在寻找当年赵鸿亮叛变时埋藏的那批宝藏?」

  赵奕钧闻言一惊,「你怎么知道?」方才他与韩尚文的交谈并未泄露此事。

  「不只如此,我还知道王爷想杀了我俩灭口,不过我劝王爷最好三思,莫要轻举妄动。」

  赵奕钧不悦的喝道:「你们的小命已捏在本王手上,还敢威胁本王?」

  杜如弦脸上毫无惧意,嘲讽一笑,「这偌大的马头山,王爷可知那批宝藏埋藏在何处?莫非要一寸寸把整座山都给翻过来找吗?」

  赵奕钧看向韩尚文,询问他是否能从画上看出宝藏埋藏的确切之处。

  韩尚文摇头,表示从画上暂时仅能得知埋藏在马头山,还不知是在何处。

  赵奕钧回头询问杜如弦,「你知道那批宝藏藏在何处?」

  杜如弦眸光瞟向韩尚文拿在手里的画,从容答道:「约莫知晓,王爷若想起出这批宝藏,最好与我合作,我敢保证王爷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藏宝之处。」

  赵奕钧目光深沉的看向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幅画便是当年赵鸿亮藏宝之处?」

  听闻他此言,就连王曦怡也睇向他,然而她想到的却是,当初他只是不经意间才从画筒里取出了这幅画,看完后也无异状,她相信他那时定然不知此事。

  杜如弦噙着慵懒的笑,慢条斯理的反问他,「王爷认为呢?」

  赵奕钧拂袖不悦的哼了声,心中已认定他必定早就知晓此画事关那批宝藏,毕竟王相兰的女儿可是他的未婚妻,定是早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