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21页
作者:香弥    
   


  杜如弦低声说道:「被他抓走的人是王曦夷。」

  范平洲见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他此时罕见地目露急切,有些惊讶,他知道这王曦夷目前暂时寄住在杜家医馆里,看杜如弦如此焦急,只道两人交情不浅。

  「可我方才听赵奕钧之意,这人似乎是那画师的女儿?」他疑惑的道。

  这话透露了两个疑点,若赵奕钧所言无误,那么这王曦夷竟是女儿身。

  其二,若果真如此,那么那幅记载了藏宝地点的藏宝图,此刻莫不是就在杜家医馆里?

  对这事,杜如弦的惊讶不比他少,「此事我也不知,眼下须先将她救出再查问此事。」

  范平洲瞧他似是真不知,低声劝道:「我知杜兄此时心中定然忧急,但眼下不宜轻举妄动,先静观其变,再图解救之事。」

  杜如弦明白他说的没错,若此时惊动了赵奕钧,不仅救不了人,还会曝露他们藏身之处,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急切,继续不动声色的隐在树上,同时心头也飞快寻思着稍后要如何救人。

  就在他们低声交谈间,被掳来的王曦怡已被放到地上,被人强行按压人中给唤醒了。

  她茫然的张开眼,首先映入眸中的便是金碧辉煌的厅堂,这是哪里?她惊惶的想站起身,忽见有一双锦靴走到她面前,那人手持一条皮鞭,用握柄处粗暴的抬起她的下颚。

  「醒了,本王问你,你可是王相兰的女儿?」

  看清这人竟是桂阳王,她心头一凛,不明白自个儿怎么会来到这儿,接着听他一开口就提起过世的父亲,她在一瞬间的震惊过后随即否认道:「不是。」

  接着她神色茫然的问:「王爷为何要将草民抓来此处?可是草民犯了什么罪?」

  她脸上方才掠过的那抹震惊之色没逃过赵奕钧的双眼,他神色阴冷的沉着脸说:「你还敢欺骗本王,要本王当众扒了你的衣物,验明正身吗?」

  他那冷如毒蛇的嗓音让她整个背脊发颤,下意识的抓紧了衣襟。

  这时韩尚文走了过来,仔细端详着她。

  瞧见他,王曦怡认出这人是父亲的朋友韩叔叔,她心中一惊,顿时移开目光,不敢与他相认。

  然而他却一语道破她的身份,「你是相兰兄的女儿曦怡侄女吧。」

  她摇头否认,「不,你认错了,我……」

  不等她说完,韩尚文便劝道:「你就承认了吧,否则一旦王爷命人当众扒了你的衣裳验明正身,那你便要受辱了。」

  她一窒,抬头又惊又惧的瞪着赵奕钧。

  赵奕钧抬起手抚摸她那张俊俏的脸庞,脸上露出了个阴森的笑。「瞧你这张脸,先前就连本王也给瞒过去,竟没瞧出你是个姑娘。不过你甭怕,本王并非要追究你的欺瞒之罪,只要你老实招来,本王可以饶你死罪。」

  他抚着她脸的那只手,就如同他的嗓音一样冰冷,她僵着身子往后挪了一步,跪在地上,出声道:「草民不知王爷究竟要草民招什么?」

  赵奕钧冷睨着她,不容置疑的命令,「本王要那幅王相兰留下来的画。」

  她心中暗惊,脸上努力维持镇定的表情,「草民不知王爷所指的是什么画。」

  「你还敢同本王装蒜!」他狠踹了她一脚,将她跪在地上的身子给踹倒在地,「就是你们当初在王相兰死后带走的那幅画,你乖乖把画交出来,否则休怪本王不留情。」

  一旁的韩尚文再出声劝她,「曦怡侄女,你把你爹画的那幅画交出来,王爷便不会再为难你。」

  王曦怡忍着疼爬起身,暗恨的望向韩尚文,这人是父亲生前的好友,可他丝毫不顾昔日的情分,竟帮着赵奕钧来指认她,还逼迫她交出那幅画。

  看桂阳王那誓在必得的模样,她若不献上画,定然无法脱身,但那画是父亲留下的遗物,关系着他被杀的线索,她不甘心就这样献出去。

  另一方面更令她害怕的是,若是她献出了画,他会不会为了灭口而命人杀了他们一家三口。因为倘若把那画交出去便能没事,当初父亲临死前也不会要他们带着这画一块逃走了。

  在这进退不得之际,她不由得想起了杜如弦,每逢她有难时,他都会适时出现,但她心知这次定是不可能了。

  赵奕钧等得不耐烦,扬起手里的鞭子,狠狠朝她挥去,喝道:「还不老实给本王招来,那幅画藏在哪里?」

  眼见那鞭子朝她挥来,她本能的闭起眼,却没有感觉到落到身上的疼痛,只听见耳畔传来惊呼声,她张开眼,这才发现屋里多了个黑衣人,那人扯住了桂阳王手里的鞭子。

  「你是何人,胆敢擅闯郡王府?」赵奕钧怒问。

  有人则开口惊喊,「有刺客,快来保护王爷。」

  门外的侍卫匆忙进来护驾。

  「别紧张,在下不是来行刺王爷的。」来人出声道,扯下脸上的蒙面布。

  王曦怡看清这人的面容,不由得整个人惊呆了,她甚至怀疑是自个儿眼花了,瞠大眼目不转睛的瞧着那人。

  她才刚想着这人,这人竟真的出现了!她不敢置信的捂着嘴,激动的情绪彷佛一锅沸腾的水,在她胸口激烈的滚动着。

  也看清来人面目的赵奕钧,一脸惊诧的质问他,「杜如弦,你为何擅闯本王王府?」

  杜如弦横眉冷目,一开口便指责他,「王爷抓走在下未过门的媳妇,还问在下为何闯进来?」

  他在现身之前已让范平洲先行离开,方才他想到一计,因此让范平洲去安排他所交代的事情。

  「你未过门的媳妇是谁?」赵奕钧闻言一愣,他未曾听闻杜如弦订亲之事,下一刻见他扶起王曦怡,这才恍然大悟,「你未过门的媳妇儿是她?她不是你义弟吗?怎么这会儿成了你未过门的媳妇儿了?」他质疑。

  闻言,王曦怡的惊讶不亚于赵奕钧,但在见到杜如弦朝她投来一抹安抚的眼神,旋即明白,这约莫是同桂阳王纳侧妃那天一样,是为了替她解围而随口胡诌出来的。

  然而媳妇儿那几个字,却抑制不住的在她心头荡呀荡的,把她的心荡得泌出一阵阵甜意。

  不管如何,这人在她危难当口,宛如天神般从天而降,已教她惊喜又感激。

  「当初是在下一时情急,为了替未婚妻解围,因此才瞒骗了王爷,可王爷无故差人强行掳走她这是何意?」杜如弦不慌不忙,端出昔日在朝为官时的气势,质问赵奕钧。

  赵奕钧被他问得一时哑口,他暗骂那些去抓人的手下竟曝露了行踪,教杜如弦给瞧见,还一路追了过来,此时的他浑然没有想到,若是如此,杜如弦又怎会身着夜行衣。

  侍立在王爷身旁的韩尚文见他答不出话来,遂接腔替他反驳,「她爹生前偷了王爷的一幅画,王爷命人将她抓来,是为了要追回那幅画。」

  赵奕钧立即附和,「没错,本王抓她来是为了追讨回那幅画。」

  「依王爷所言,她爹生前偷了您的画,那么敢问王爷,那幅画上绘了何物?」杜如弦反问他。

  「这……」赵奕钧再次被他问得语塞,望向韩尚文,这人当初与王相兰相交,又曾参与当年赵鸿亮叛变之事,此事只有他才知道。

  韩尚文皱起眉,当年虽是他将王相兰推荐给前任桂阳王赵鸿亮,但那时他并未见过那幅画,更不知当时赵鸿亮将那批宝藏运至何处埋藏。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