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14页
作者:香弥    
   


  他今日穿了件宝蓝色的薄衫,腰间系了玉佩,用玉环束发,整个人看起来显得玉树临风。

  王曦怡看了他一眼,心忖若杜如弦是钦州第一美男子,那么这陶东宝就该排在第二吧。

  陶东宝忽地再说:「对了,这桂阳王好色,且男女不拘,我瞧你模样生得也挺俊俏的,届时可要当心点,莫教他见着了。」

  「陶二爷的模样生得比在下好呢。」她觉得他该担心自个儿才是。

  陶东宝摇着折扇哼道:「他是觊觎我的美色,不过可没那胆子招惹我。」

  她这才想起他叔父在朝任吏部尚书,而亲姑姑又是皇上的宠妃,这桂阳王怕是不愿得罪陶家的人,她接着想起杜如弦,不免有些担忧的问道:「杜大哥今日也去了桂阳王府,桂阳王会不会对他……」

  「看在杜大夫的面子上,桂阳王也不会去动杜如弦。」

  「杜大夫的面子有这么大吗?」王曦怡有些意外。

  「你可别小看杜大夫,他虽已自太医院退隐,可这些年来被他救治的人不计其数,要是他敢染指杜如弦,杜大夫一定第一个同他拚命,届时惊动了皇上,他可讨不了好。」

  「杜大夫不是只是太医,桂阳王怎么还会怕他?」她不解个中原因,纳闷的问。

  「杜大夫可不是寻常太医,整个太医院里,皇上最信任的莫过于杜大夫,但十五年前杜大夫的妻子生病时,杜大夫恰好被皇上征召随他出巡,期间杜夫人病情加重,一直到她死都没能盼到杜大夫回来。杜大夫与妻子鹣鲽情深,回来之后得知爱妻病逝,在她灵柩前痛哭呕血,安葬妻子后,他觉得自个儿空有一身医术,却无法救治最心爱的女人,心痛之下遂向皇上辞官,皇上对他丧妻之事心有愧疚,挽留不得只好答应。」

  「原来杜大夫还有这段伤心事。」她想着以杜大夫的医术,若是他当时能守在妻子身边,也许她就不会病重而亡,想必杜大夫也是这般想着,才会在悲恸之际心灰意冷的辞了官。

  两人说话间来到了桂阳王府附近,因为前来贺喜的客人太多,路上马车排了一整列,他们的马车无法再驶过去,两人遂下车步行前往。

  来到桂阳王府门前,总管领着数名侍者在外头招呼,她和陶东宝排队等着交付贺礼。

  候了半晌,交完贺礼,两人终于进到桂阳王府。

  一般寻常的宾客被领到右侧的招贤楼,只有官职在身、身份较尊贵的客人才能进到左侧的品闲楼,这两栋楼与另一栋专门招待女眷的清霜楼互成犄角之势,中间是一座园子。

  陶东宝的叔父虽是吏部尚书,但他身无官职,因此也只是被领至招贤楼。

  里头已来了不少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块喝茶闲聊,趁这机会,陶东宝进去后就开始朝她介绍起那些人的身份。

  「那个穿得一身绿,彷佛青蛙一样的人是张秀才,那个头发有点秃的是钦州有名的才子仇余,那个穿得一身花花绿绿的是郡丞的儿子巫誉,还有那位……」

  王曦怡一边听,一边暗暗记下他们的容貌。

  差不多为她介绍了遍后,陶东宝便领着她过去同那些人寒暄,陶东宝在钦州也算是个名人,这些人泰半皆认得他。

  众人闲聊着,有人来向陶东宝打听——

  「陶二爷,上回印的那些画册有趣得紧,可还有新鲜货?」

  「自然是有的,再过几日便可以刊印出来,各位敬请好好期待,我保证这次印出来的画比上一次更加精彩,你们看了之后绝对会拍案叫好。」

  他这话引得众人好奇,有人向他探问内容。

  「这回可还是拿张成他们那几人作画?」

  「哎,再拿他们作画就不新鲜了,这回出现的人保管教你们大出意料之外。」

  「是谁呀?」有人问。

  「这可就要先卖个关子,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们,等画印出来你们便知道了。」

  「听起来似乎很精彩。」

  第5章(2)

  「陶二爷,画刊印出来后,可得帮我留几本,我要买来送人。」有人率先说道。

  其它人也纷纷附和,「也帮我留一本。」

  「我也要。」

  有人怕抢不到头一批的画,高声喊道:「给我留二十本。」男人都爱瞧那种画,纵使是那些表面上看起来一派正人君子的男人,表面上批评这种画伤风败俗,可私底下却也会拿来偷瞧。

  这招贤楼顿时热闹起来,陶东宝接下这些人的预订,笑得阖不拢嘴。

  王曦怡心中很佩服这陶东宝的手腕,他不过三言两语,画都还未刊印,就被订了上百本。见人都已认得差不多,这儿没她的事了,她暗暗寻找着杜如弦的身影,来了这么一阵子都没见到他,也不知他这会儿在哪。

  他说要与杨家小姐约在桂阳王府相见,莫不是去见她了?

  她向一名侍者打听了之后,得知女眷都待在对面那一座清霜楼里。

  她心忖他们应当不会在那里见面,怕是去了别的地方。

  回头见陶东宝仍在同众人谈论着那艳情画,她便一人走出招贤楼,待客的三座楼宇之间有一座园子,中间矗立着一座青石堆栈而成的嶙峋假山,沿着四周植满了花树,树上挂着一串串盛开的紫薇花,一眼望过去十分美丽。

  她沿着石子铺成的花径漫步而行,慢慢走着,不知不觉来到品闲楼附近,她没发觉二楼有人留意到她。

  准备掉头往回走时,忽然被一名侍者拦下,「这位公子,王爷有请。」

  她愣了下,「王爷?可我不认识王爷啊,他找我有什么事?」

  「小人也不知,请您随小人过去一趟。」那侍者神态虽然客气,但语气却有些强硬。

  她只好跟着那侍者过去,进了品闲楼,她被领上二楼。

  一楼约莫坐了二、三十名宾客,而二楼则只有十几人,她一眼就看见其中那名身穿吉服的男子,那人大约三十多岁年纪,个头与杜如弦相当,不过他身量偏痩,脸型也较长,那双狭长的眼睛盯在她身上,让她有种宛如被毒蛇盯上的感觉,浑身发毛。

  她忽然想起先前在马车里陶东宝提醒她的话,这桂阳王不仅好女色也好男色,要她小心莫要被瞧上了。

  她突然很后悔,不该随便乱散步,但这会都来到桂阳王面前,也逃不了了,只能小心翼翼的躬身朝他行礼,「草民拜见桂阳王。」

  「抬起头来。」

  她缓缓抬起头来,整个心紧张得在打鼓,此刻恨不得自个儿生得丑些,别教他给看上眼了。

  赵奕钧的目光在她脸上看了眼,出声问道:「本王没见过你,你是何人?」

  她又重新垂下脸,「草民姓王,是名画师,是随陶二爷过来向王爷贺喜的。」

  她说着这番话时,整个手心都浸湿了。

  赵奕钧摩娑着戴在拇指上的玉扳指,恩赐般的开了口,「你是画师,王府里恰好缺了个画师,你就留在王府里替本王作画吧。」

  闻言,她目露惊恐,他这是看上了她,想强留下她吗?

  「多谢王爷抬爱,可草民画技不好,恐画出来的画会污了王爷的眼。」她努力镇定着婉拒。

  「本王能允你留下来作画,就不怕被你污了眼,你尽管安心留下来。」说到这儿,赵奕钧摆摆手,「来人,把他带下去。」他盘算着今晚在宠幸侧妃前,还能先尝点开胃小菜。

  见一名侍者领命要来带她离开,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不,王爷,草民不能留下来……」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