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第10页
作者:香弥    
   


  「命能保住就好。不过那里守卫如此森严,倒是让我很意外,没想到桂阳王府里头竟还藏着暗卫。」要不是突然杀出来的那些暗卫,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这次夜探也不致于受伤。

  范平洲说:「可见这赵奕钧定有问题。」

  赵奕钧便是此任桂阳郡王,他是当今皇上的远房堂弟,被册封为桂阳郡王约莫只有五年多的时间。

  杜如弦慵懒的神色也多了分严肃,「只凭这点尚无法断定赵奕钧与当年赵鸿亮叛乱一事有关,不过目前他确实是最可疑之人,你多加派些人手暗中盯着他,如今边关战情吃紧,咱们必须尽快找到当年赵鸿亮藏匿的那批宝藏。」

  赵鸿亮是前任桂阳王,同时也是当今皇上的皇叔,桂阳郡历来就是风晟王朝最富庶之郡,他在担任桂阳王二十年的期间,与前任桂阳郡守方广志勾结,搜刮民脂民膏,积累下惊人的财富,并且瞒着朝廷私自挖掘了一座精良的铁矿,暗中铸造一大批兵器,并秘密训练一批兵马,准备择期谋反。

  不料消息意外走漏,赵鸿亮与方广志还来不及举事便被揭发,皇上火速派兵征讨,方广志被斩杀,赵鸿亮眼见事情败露,遂将那些财物和兵器运至秘密之处藏匿,以期东山再起。

  不想他出逃时被心腹属下出卖,遭刺杀身亡,当年参与运送及藏匿财宝之人早已全被他灭了口,因此如今竟无人知晓这批财宝和兵器的下落。

  明面上是如此,但杜如弦怀疑,当年参与秘运那批财宝之人也许并未全数被灭口,因此想找出此人是谁,进而起出那批宝藏,尤其其中那批兵器,据说精良的程度远胜于目前士兵所使用的兵器,若这批兵器能运往边关,便能令前线士兵如虎添翼,击退来犯的敌军,以解边关的燃眉之急。

  范平洲颔首道:「这段时间我会加派密探日夜盯梢,同时也会派人想办法混进桂阳王府。」

  两人再谈了片刻,范平洲如同来时般没有惊动任何人,悄声离去。

  翌日午后,王曦怡来到杜如弦的房里,默默将刚写好的一封信递过去。

  杜如弦坐在桌前正在看书,瞥她一眼,接过信问:「你这又是代哪位姑娘送信给我?」

  「是杨家小姐,我昨儿个遇见她,她问我那「她祖母六十大寿,你怎么没去祝寿。」说完这事,王曦怡瞥向他受伤的脚问:「你的伤可有好些?」

  他随手将信搁到桌子上,「已没那么疼了。方才药童去买了曹记的酥饼,你尝尝。」他拈了块酥饼递给她。

  她接过,那酥饼比掌心略小些,她几口便吃完,抿了抿唇颔首道:「这酥饼真好吃。」

  杜如弦也拈了块吃,「好吃吧,这曹记的酥饼远近驰名,去晚了可就买不到了,听说爹差药童去买时已卖完,一名买了三十个酥饼的客人听说是我爹爱吃这饼,才特意让出了一半。」

  王曦怡有感而发的表示,「杜大夫医术精湛又宅心仁厚,救治了很多人,这钦州人都很感激杜大夫。」换作是她听闻杜大夫爱吃这饼,兴许会全部让出来。她琢磨着改日也去买些酥饼回来给杜大夫尝尝。

  杜如弦吃完酥饼,慢条斯理的斟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递给她。

  等两人喝完茶,王曦怡见他似是没打算要看那信,忍不住催促,「那信毕竟是杨小姐的一番心意,你不看看吗?」她好不容易才把信写好,急着想知道他看完后会不会去见杨小姐。

  杜如弦瞟她一眼,这才拿起桌上那封信,看完后评论道:「这信倒是写得情深意切,好吧,我就去见她一面。」

  他的话让她出乎意料,王曦怡有些错愕,「你要去见她?」原本她想着他应当会同前次那样,看完之后便置之不理,她已想好,届时要把那锭银子还给杨小姐,没想到他竟会一反常态说要去见她。

  如此一来,她那锭银子就不需归还给杨小姐了,按理说她该高兴才是,可心头却没有半丝欣喜。

  瞅见她脸上流露出来的诧讶表情,杜如弦似笑非笑的问:「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说不出心里那股失落是怎么回事,她讪讪的摇头。

  杜如弦将信放到桌上,长指轻扣着桌面说道:「下月初八桂阳郡王要纳侧妃,我记得那侧妃似乎是杨家的亲戚,你若是见了她便转告她,届时就在郡王府相见。」

  「好。」应了声,她转身准备要离开,走到门前,忽听见身后那慵懒的嗓音传来。

  「你这封信写得不错,比先前那些进步不少。」

  她脚步一顿,惊愕的回头,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那信都是我写的?」她会几种不同的笔迹,因此代人写书信时都用不一样的字迹,不想竟会被他看出来。

  杜如弦勾起嘴角,指了指自个儿幽深的双眼,「在我眼皮子底下,没什么事能瞒过我这双眼睛。」

  闻言,她一愣,猛然想起那日她拿杨小姐的画给他时,他定是也料到那是她所画,所以才会对她说那些话,她忽然觉得这人的城府比她所想得还要深,怪不得就连陶东宝也对他如此推崇。

  她突然有些好奇,他当初究竟是为什么原因被罢了官?她一时没忍住问了出来。

  「你这般聪明,为何会被皇上罢官?」张成他们那日敢那般说他,想来定是真有其事。

  听她这么问,杜如弦摩娑着杯子,沉默好半晌才懒洋洋启口,「约莫是我太能干了,朝中战友心生嫉妒,于是在皇上跟前编排我的不是,所以皇上才让我返乡休息一阵。」

  「皇上只是让你休息?那日后还会再起用你吗?」

  他嗤笑一声,「这就要看皇上心情如何了,他若心情好,哪天想起我,说不得就会再召我回去。」

  王曦怡觉得他话里隐隐似有埋怨失落之意,想了想安慰他道:「当官也不一定就好,人家说伴君如伴虎,在朝中时,万一不慎惹怒皇上,随时都会被砍头,我瞧你还是不要再回去,不如闲云野鹤,自由自在的好。」

  杜如弦垂下眸,彷佛在隐忍着心中的失意,嗓音轻轻淡淡的,「你无须安慰我,如今我不过就是个一事无成、在家中依靠着父亲养活的无用之人,也许等一辈子也等不到皇上的圣恩。」

  「我相信以你的才华,纵使不为官,定也能在别处闯出一番事业。」她是真心这般认为。

  「是吗?那么你认为我能做些什么?」他抬眸问。

  她被他问得一时微怔,「像是……跟陶二爷那样经营一家店铺。」

  他摇头,「我这人好逸恶劳,过不了忙碌的苦日子,若是开间店铺,料想不久就得亏损倒闭。」

  她接着再提议,「要不你可以去书院当夫子,你曾高中探花,传授学问再好不过。」

  他落寞的叹了口气,「唉,我那是侥幸,这都要多亏爹娘把我的模样生得好,才会让皇上钦点为探花,我有几两重我自个儿清楚得很,让我教学生,不啻是误人子弟。」

  听他一再自贬,王曦怡抓耳挠腮,都快要想不出宽慰他的话了。

  「那……你不如就留在医馆里跟着杜大夫学医。」

  他幽幽再道:「我若是能学得来,当初就同我爹学了,也不会去考科考。」

  「那、那……」她瞪着他哑口说不出话了,他开不了店铺、吃不了苦,教不了学生、学不成医术,究竟还能做什么,她委实想不出来了。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