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半个月亮吃到饱 >
    
第8页
作者:蔡小雀    
   


  这怎么可能?

  「抱歉,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两位请自便。」杜醇拥着王有乐,对他们尔雅一笑,随即转身离去。

  王有乐临去前投去最后的一瞥,见到了她毕生永难忘怀的两张表情——

  妈呀,真是太爽了!

  她索性炫耀地将杜醇的腰环得更紧,脑袋瓜撒娇地捱进了他怀里。

  哇哈哈哈哈哈……

  「小胖妹,做人不要得寸进尺啊。」杜醇面上笑意温柔迷人,话却一个字一个字自齿缝中进出。

  「杜医师,送佛送到西嘛。」她难得尝到这种「报复」的甜美果实,还难得能「调戏」这么性感伟岸结实的青春rou体,怎能不趁机会多享受片刻?

  也何况杜医师浑身肌肉紧绷,咬牙切齿,笑容僵硬的样子,真的是太有趣了。

  「话说回来,杜医师,你心机真的很重耶!」她唇角越扬越高,笑容荡漾开来,怎么也止不住。

  「我心机很重,你第一天才知道的?」他低头睨了她一眼。

  「杜医师果然聪明盖世,宇宙第一。」她笑得好开心好开心。

  「别拍马屁了,你欠我一次。」他似笑非笑的提醒她。

  「知道了。」

  「还有——」

  「嗯?」她笑着抬头询问。

  「……你的手还要放在我胸口多久?」

  「啊,拍谢!」她吐了吐舌,赶紧缩回手。

  杜醇掏出放在西服内袋的蓝色方帕,煞有介事地擦了擦西装领边,然后塞进她手里,「喏!」

  「干嘛?」她一怔。

  「洗干净,熨好了再还给我。」

  「我为什么要帮你洗——」剩下的话全噎在喉头,她眨了眨眼,「呃,好啦!」

  「这还差不多。」他满意地道。

  王有乐嘴里嘀咕了句,猛然想起,「杜医师,你今天不是要参加大学同学会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杜醇眼底闪过一丝光芒,随即不怀好意地道:「想想没意思,不去了,还是监督你减肥有意思一点。」

  她那张小圆脸瞬间垮了下来。「杜、医、师……说了几百次,我没有要减肥啦!」

  「快过年了,你要是再不减肥,年假窝在家里成天啃瓜子、吃年菜,到时候体重爆表,信不信我炒你鱿鱼?」他浓眉一挑,威胁道。

  她闻言缩了缩脖子。

  突地,他随手把那包咸酥鸡给了一路闻香尾随而来的流浪狗。

  「嘿!那是我的——」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王有乐。」

  「干嘛?」她眼巴巴看着狗狗欢天喜地的大快朵颐起来。

  「刚才……你还好吗?」

  王有乐一震,迅速抬起眸光,望入他真挚的眼底,心,不知怎的甜甜地、暖暖了起来。

  「没事的。我……不会有事的。」

  杜醇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他们俩就这样沉默地走在巷子里,冬季的寒冷气温降临,晚风却吹得很轻,像是有种什么正悄悄地在空气中滋长。

  前方,万家灯火暖暖地点亮了。

  第3章(1)

  杜醇手里翻着一本医学杂志,对着其中一页报导失了神。

  她回来了。

  「嘿,老杜!」

  他抬起头,「你来了。」

  一名穿着格子绒布衬衫和卡其色飞行夹克,洗磨得褪白绽线牛仔裤的男人,笑咪咪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满下巴乱长的胡碴,唯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笑眼看得出是个年轻人。

  「半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玉树临风、贵气优雅呀!」张谅啧啧有声道。

  「你还是一副刚从亚马逊丛林钻出来的样子。」杜醇不着痕迹地合上杂志。「你们无国界医生组织这次去了哪里?寮国?中东?」

  「柬埔塞。」张谅转头跟服务生要了杯啤酒,一回过头来,便倾身向前,热切地问:「老杜,有没有兴趣,下次跟我们一起去协助处理最棘手的案子吧?」

  「我很想,真的。」他回以微笑,「但是且不论病人满满排到了明年底的行事表,我也不能丢着王有乐不管。」

  「咦?」张谅一怔,随即抬起眉毛,暧昧地道:「哟,老杜,看不出她原来是你的菜,你是不是……」

  「暗示,是一种潜意识的心理机制。」杜醇闲闲地接口,「通常与个人经验相连结,藉由某些特定词汇,所做出的自我内心反照。」

  「行为心理学指出,会刻意连名带姓称呼,蓄意保持距离的……」张谅狡狯地笑了,「通常都是自己真正最在乎的人。」

  「取外号昵称也是。」杜醇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的接口。「就像某人总口口声声管自己的上司叫『女魔头』。」

  张谅喉头发出了一记疑似噎住的闷哼声。「才、才不是……拜托,我怎么可能会对那个女魔头有兴趣?她简直比『穿着Prada的恶魔』里的梅莉史翠普还恐怖!」

  「就因为她很恐怖,所以你才抛下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前程似锦的副教授职位,跟着人家上山下海出生入死?」杜醇佯作一脸恍然。

  脸皮向来比犀牛皮还枪打不穿的张谅竟然脸红了,结结巴巴,吞吞吐吐了起来。

  「我、我……我那是有爱心。」他加强语气,努力澄清,「懂不懂?」

  「懂。」他啜了一口热柠檬姜荼。「所以你没瞧见我一脸敬佩吗?」

  「你那张脸看得出来才有鬼咧!老孤狸、腹黑男,也就只有在你家那颗可乐果面前才会破功……」张谅不禁咕哝。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杜醇微微眯起眼,随即轻描淡写道:「今天找我除了叙旧外,还有什么事?」

  「咦?你怎么知道——算了,你每次都嘛知道。」张谅挠了挠头,突然正色道:「『她』回来了,你听说了吗?」

  他深沉的眼神毫无任何一丝情绪涟动,耸了耸肩,「听说了。」

  「那……」张谅想问,却又不知该如何问出口。

  杜醇缓缓放下杯子,眸光平静地注视着好友,「那?」

  「没什么。」张谅「那」了老半天,最后发现自己好像白操心了,不禁咧嘴笑了起来,「只要你好,那就好。」

  「中午一起吃个饭?」他提议。

  「好呀。」张谅笑嘻嘻地一口应允。「你杜大医师要请吃饭,我可得想想该怎么敲这一顿才行。」

  「你慢慢想,」杜醇伸手入怀拿出手机,「我打给有乐。」

  「好贴心呀!」张谅满脸羞幕,「怕你家有乐妹妹周末饿肚子吗?」

  「她会饿肚子?」他嗤地一声,好笑地睨了张谅一眼。「我是怕这个周末没盯着,那丫头又开始把所有不该吃的东西全放进嘴巴里,只除了没把口水糊得满脸都是,不然她简直跟个刚长牙的小宝宝没两样。」

  「这半年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张谅怀疑地问。

  「……错过也罢的五公斤肥肉。」

  「老天——」张谅吸了好大一口气。

  *****

  本来在周末被老板一通电话强行叫出来,王有乐是很不爽的,但是一看到睽违半年不见的张谅,她的火气就消了一大半。

  「张医师!」她开心到还在对街就猛挥手。

  张谅的笑脸一对上她,登时化作深深的同情和怜悯。「可怜的有乐妹妹,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她气喘如牛地跑过来,闻言一愣,「什么?」

  「没事。」张谅下意识瞥了身旁面色不豫的杜醇一眼。

  「你没走斑马线。」他锐利目光从刚刚到现在,全落在面前这个横冲直撞的小女人身上。

  「斑马线太远了,而且我看了左右没车才跑的。」她还在喘,转头望向张谅。「嗨,张医师,好久不见。」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