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甜蜜俩相好 >
    
第6页
作者:蔡小雀    
   


  香好坐了起来,傻傻地抓了抓头,看着这简直可以在里头骑脚踏车的宽阔舒爽房间,这才想起她现在是在陌生的好心人的家里。

  天亮了。

  恶梦般的昨夜终于过去,幸亏她没有流落街头去睡公园。

  「幸好有齐先生帮忙我,否则昨天晚上我一定被坏人捉走卖去华西街,要不就是露宿街头,身上只盖一张报纸还被警察伯伯赶……」电视上看过的游民生涯闪进她脑海,香好不禁打了个寒颤,深深庆幸自己的幸运。

  这也让她更加对齐翼感激万分--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不知道他起床了没有?起床了肚子一定会饿,可怜的齐先生,看他昨天对一盘简单的炒饭就感动得不得了,平常一定都没好好的吃东西。」她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煮一桌好菜给他吃不可。

  她下床,眼角余光瞥见整整齐齐放在藤编矢车菊沙发上的一套白色运动眼和毛巾、牙刷,她走了过去,轻轻地抱起衣物和盥洗用具,心里阵阵激动。

  「他真是个大好人。」

  香好原本想要为他煮饭打扫刷马桶的报答指数,立刻直线升高到不惜为他做牛做马的程度。

  恩公,我来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齐翼赤着大脚走出房门,摩挲着下巴初生胡髭的动作蓦然一顿。

  他吃惊地瞪着一团白色的被单在地板上动来动去,第一个闪进脑子里的念头是--他见鬼了。

  这个念头立刻被钢铁般的理智摧毁殆尽,他甩了甩头,好吧!那么是他眼花了。

  「齐先生早。」那小团被单发出声音,甜嫩而朝气蓬勃。

  他吃了一惊,总算看清楚。「妳?妳在做什么?」

  「擦地板啊!」香好用过大的袖子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笑嘻嘻地道:「早餐已经做好了,在餐桌上。」

  看来过大的不止是她的袖子,他的白色运动服穿在她身上简直变成了床单,松松垮垮地套在她娇小的身子上,尽管她已经卷高了袖子和裤管,可是仍旧夸张突兀得可爱又好笑。

  他笑了起来,黑眸明亮熠熠。「看来我们今天得去帮妳买几件合身的衣服,妳这样看起来……」

  「对不起,它实在太大了。」她羞赧地低下头,努力把袖子往上卷,可是再卷都快卷到肩膀缝线处了。

  「妳看起来很可爱,只是我不能让妳穿着这样活动,太辛苦了。」齐翼突然意会到她正在擦他家的地板,还有客厅也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妳为什么要帮我打扫家里?」

  「我要谢谢你收留我呀。」她天真地抬头,苹果般小脸笑意甜甜。

  「我说过了,妳是客人,而且昨天晚上的事根本不算什么,妳不需要用劳力来向我道谢。」他缓缓走过去,抢过她手上的抹布,温和坚定地道:「妳吃过了吗?」

  「我的抹布……」她踮高脚尖想拿回来。

  他故意将抹布拿得高高的,不让她有机会抢回去。「妳吃过了吗?」

  「呃,还没有。我的抹布可不可以还给我……」

  「不行。」他二话不说随手将抹布搁在高高的松木书柜上,命令道:「走,我们一起吃饭。」

  「可是我还没擦完地……我的抹布……」她无助地望着被摆得高高的抹布,就算她搬张椅子来也拿不到呀。

  「走了啦。」齐翼握住她的小手就往餐桌方向拖去。

  香好只好眼巴巴地望着抹布兴叹,被他坚定有力的大掌扶压坐入餐桌椅内。

  「稀饭和小菜?我的冰箱里有这些东西吗?」当他看见桌上摆着的清粥小菜时,不禁眼睛亮了起来。

  「齐先生,你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厨房里有什么东西呢?」她被他惊喜又赞叹的表情逗笑了,突然觉得好有成就感。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手艺有这么好,可是看他的表情,像是她煮了什么五星级料理给他吃一样。

  这种对她能力的证赏与信赖是香好这二十年来从未感受过的,这滋味之美妙强烈得令她为之晕眩,胸口鼓涨着暖暖的、热热的奇异感觉,她忽然有点想哭。

  「我不常在家里吃饭,冰箱里若有食物都是钟点女佣打点的。」他忙不迭地替她添了碗稀饭,然后是自己,在喝了一大口黏稠香滑的稀饭时,不禁叹了一口气。「太好吃了。」

  「齐先生,你平常都吃得很差吗?」她同情地望着他。

  可是看他的住家,他的衣着打扮,甚至是他的气质,都不像是那种吃不起好东西的人呀。

  「不要叫我齐先生,叫齐翼吧。」

  「那怎么行?」她恭恭敬敬地道:「不可以直接称呼恩公的名字,我阿爸会骂我的。」

  「恩……公?」他一口稀饭差点自鼻子喷出来。

  「是呀,如果不是你昨天晚上收留我……」她又重复了一次感谢词。

  「我说过这没什么,更称不上什么恩公不恩公的。」他眨掉了眼角笑出来的泪花,愉快地瞅着她。「妳说妳家住南部哪里?」

  「台南县小志乡乌龙镇田侨里三十五号。」她老老实实地背了出来。

  什么?

  「乌龙镇田侨里……」齐翼强忍住狂笑的冲动,台湾有乌龙镇这个镇吗?他只听过乌龙院。「田侨里?」

  「是啊,翻成台语就是『田侨仔』的意思,我们里只有不到六十户,代代都是务农为生,套句阿春姨的话就是穷种田的,一辈子翻不了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个这么期待变成暴发户的里名。」她不好意思地笑笑。

  「这位阿春姨又是何方人物?」他微蹙眉,昨晚也曾听她提起过,而且记得这位阿春姨似乎是出口没什么好话的。

  「她是我的老板,田侨里唯一一家美发院的老板娘。」

  「妳就是跟这个阿春姨学手艺?她还说妳笨手笨脚……听起来她不是个很和善好相处的人。」

  「你还记得我昨天说过的话?」她一脸讶然。

  他夹了一筷子的玉米蛋放入口中,边咀嚼边挑眉,「就是同一个人吧?」

  「是阿春姨没错,只是她……刀子嘴,豆腐心,其实本性是很好的,也许是因为我真的特别笨,还有……我是我阿爸的女儿,所以她才会反应比较激烈一点吧。」

  「嗯?」他听出了一丝意味。

  香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他越说越多,才不过相识了一个晚上,居然连家事都坦承相告。

  「就是……有一点男女感情的事情。」她吐了吐小舌,「其实内情我也不太清楚,总而言之,是我自己笨,手艺学得慢。不过我以后会很努力的,尤其这次来台北看世贸发艺大展后……啊!」

  她惨叫一声,齐翼迅速望向她,心猛地一跳。「怎么了?」

  「世贸!我是来台北看世贸发艺大展的,我居然忘得一乾二净!」她站了起来,急得团团转。「哎呀,还有我朋友……她一定也急着找我。」

  「男朋友?」不知怎地,齐翼的心往下一沉,口气有些干硬嫉妒。

  「不是啦,是我同学,也是好朋友。」她奇怪地瞥了他一眼,「你怎么好像在生气?」

  「我没有生气。」他语气还是有点怪怪的,「妳同学男的女的?」

  「当然是女的。」她骇然地望着他,「我阿爸怎么可能会放心我跟男同学到台北来?」

  闻言,齐翼堵在胸口那股莫名其妙的酸意和烦闷感瞬间消散一空,英俊脸庞霎时笑开来了。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