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总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作家排行 | 高级搜索 | 繁體中文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甜蜜俩相好 >
    
第21页
作者:蔡小雀    
   


  是她太喋喋不休了吗?还是她今天妆化得不够好?

  「妳的改变,还有妳的人生目标。」他深深地望入她眼底,忧伤而不忍,「完全不一样了。妳现在所追求的,是奢华优闲的人生。」

  「我……」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只是想要当个他会喜欢的名媛,配得上他的名媛。

  但是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因为她看见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

  在他眼里,她已经变成他不喜欢的那种女人了。

  现在无论她怎么说怎么做,他都不会相信她的种种改变都是为了他--

  「这样也很好,毕竟妳以前太辛苦了。」齐翼语气苦涩地道,「我完全有能力让妳过富足幸福的生活,但是我更希望能够让妳完成妳自己的梦想……我曾经以为我可以好好地宠爱妳,让妳无后顾之忧地追求妳的理想,但是妳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了,妳的梦想也已经改变……」

  不要再提「改变」两个字!再听见这两个字她就要尖叫了。

  一切都是从「改变」闯出来的祸,早知道她就不要改变了,维持原来的自己,他就不会不喜欢她了。

  可是、可是她还是会怕,怕一个洗头小妹怎配得上他堂堂大法医?

  无论怎么做都不对,难道他们的相遇相恋早就注定是个错?

  「齐大哥。」她突然打断他的话,颤抖地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我都明白了,你不用再解释给我听。」

  「我很抱歉。」他痛恨自己只能重复这句话。

  心底深处隐隐约约有个声音告诉他,他这样做错了,可是他的理智跟他的感觉不会错的!

  香好已经蜕变成她所想要的千金小姐样子,他可以祝福她,却不能欺骗自己,她还是原来他爱着的那个女孩。

  人生从来就不简单,他只是没预料到一切会变得这么快。

  他的心痛与遗憾不断扩大蔓延开来,喉头紧窒,呼吸不顺,他明明做了一个最正确的决策,却像是刚刚亲口宣判了自己死刑。

  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要去店里看一下。」她无法呼吸,苍白着小脸踉跄地走向大门方向。

  「香好!」他毫不考虑地紧抓住她的小手。

  可恶!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他就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伤心的她就这样离去。

  「放开我吧。」香好痴痴地望着他,眼神伤痛哀绝,语气却平静至极。「否则我又会误以为你爱上我了。」

  「我……」想要坦承爱上她的冲动和拒绝错误更加扩大的理智强烈地拉拔着,齐翼因震惊而松开了手。

  也扯断了香好最后的一丝丝希望。

  她无法将足够的空气吸进肺部里,胃又狠狠地翻腾绞弄着,但她还是离开了餐厅,离开了饭店。

  离开了她曾经以为拥有过的幸福。

  第十章

  笑声塞进梦里面  回忆搬到最旁边

  收拾好爱情呼啸而过的昨天  心恢复空洞整洁

  一切干净到极点  你来你变你不见

  现在只剩顽强的思念  还没有被解决

  若命运只想拿个梦敷衍我太长的等侯

  那大可不必美丽到让我  以为这次心动会有什么?

  也许  还走重返寂寞  毕竟也只有寂寞肯永远爱我

  也许  还是拥抱孤独  从来也只有孤独肯陪我痛哭

  而今后  就选择沉默  选择服从岁月如梭

  选择服从孤独寂寞……

  香好静静坐在斑驳的窗边,下巴紧紧靠在缩起的膝头上。

  她坐在窗边一整天了,从阳光逐渐灼热到烈焰渐渐变成了淡淡的余晖,但是那温暖始终未能抵达她的心底。

  对她来说,寒冷的黑夜已然来临。

  她从来不知道,她会这么迅速地爱上一个人,又这么迅速地失恋--

  更不知道,原来心脏痛到寸寸断折的时候,人居然还有办法活下来?

  尽管……活下来也只是行尸走肉,她却宁可自己还是死了的好。

  两天了。

  距离他宣布分手的那一天,已经过了两天……只是两天吗?为什么她觉得像是过了一世纪之久?

  她的手机里有着无数通的未接来电和简讯,她不想接电话,不会也不愿看简讯。

  她好像应该要去做件什么事?

  但是她想不起来,也不想动。她只想静静蜷缩在角落,紧紧地抱着自己,避免自己会破碎成千千万万片。

  到时候她怕怎么拾也拾不全原来的自己了。

  「香好,妳爸说妳这两天都不吃饭也不出门……」宝贝冲了进来,在见到憔悴失神的她时,不禁呆住了。「香好,妳怎么了?」

  「我要去做一件事。」她缓缓地抬起头,小脸疲倦而迷惘。「可是我忘记是什么事了。」

  「妳怎么了?齐法医呢?」宝贝小心翼翼地坐到她身边,伸手碰触她。

  香好苍白脆弱得像一碰就会碎掉的水晶娃娃一样,宝贝忍不住鼻酸了。

  他们吵架了吗?

  「我不知道。」她迷惑地看着宝贝。「妳今天怎么来了?不是说含笑要跟妳去布置店里吗?」

  「那已经是两天前的事了。」宝贝担心地道:「妳到底怎么了?哎呀,我打电话叫含笑来--」

  「我已经来了。」妩媚秀气又甜美的陆含笑忧心地走了进来,一坐下来就立刻握住香好的手。「要不要打针营养剂还是葡萄糖?妳看起来很没元气……不对,是很凄惨的样子。」

  「我没事。」香好努力地挤出一朵笑,「怎么妳们俩今天没别的计画吗?」

  「小P打电话给我,说店已经装潢好了,要请妳过去看一下。」含笑关心地凝视着她,「他说打了好几通电话给妳,但妳都没有回电。香好……妳失恋了吗?」

  「失恋?」她像是听到一个极新鲜的名词,哈哈大笑起来,笑到眼睛都红了。「哈哈哈……失恋?」

  「香好,振作一点。」宝贝忧心忡忡地看着她,突然气恼地站了起来。「我去找齐翼算帐。」

  「宝贝,不是他的关系,是我自己。」她的笑声戛然而止,苦涩地摇摇头。「是我自己。」

  「妳在讲什么呀?我完全听不懂。」

  「没关系,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想明白。」她又想笑了,人生居然可以滑稽诡异到这种地步,她实在也很佩服自己。

  但是她从来没有这么深刻而清醒地了解自己过。

  她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是她以为讨好就能获得永恒的爱情,是她以为买间发廊就可以敷衍代替多年梦想的完成……是她背弃了自己的信念,自己的双手,自己的人生。

  一个连自己都讨厌的人,又怎么能够赢得别人由衷的欣赏和喜爱?

  也难怪齐大哥难以接受。

  原来,她打从开始就错了--

  香好突然站了起来,抓过手机冲了出去。

  「香好……」宝贝和含笑惊愕地望着她迅速消失的背影。

  到底是怎么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齐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有离开台南,直接回去台北。

  他颓然地呼出一口长气,将头抵靠在车窗上。

  一连两天,他都在田侨里村外的大榕树下,坐在悍马车里,痴痴地望着村子。

  他为什么会守在这里?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答案在心底深处早已很明显--他想要再见到香好。

  他以为他就像锐利的手术刀解剖过肉体一样,将事情的本质划破得一清二楚,找出问题,并得到最好的答案。

  但是这样并不够,他隐隐感觉到自己铸成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但是他却无法清晰明白地发现到底是什么。

 
 
满庭芳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满庭芳言情小说 提供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