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等待是件小事(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好,我们回家。」他眼神一暖,「回家」这两个字令他无比雀跃,二话不说起身去付钱。

  鹿鸣憋着不去提醒他,他自己还粒米未进……免得他又燃起希望,自作多情地以为她是在担心他。

  可是在回家的路上,鹿鸣心里沉甸甸的,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周颂一进帐篷后,再也撑不住了,他低声喘息着,翻找出药包来,扭开了一瓶矿泉水配着服下,结实的胳臂抵在不知何时又滚烫起来的额头上,浓眉紧紧皱着,却始终咬牙忍着。

  他不要她再担心自己,他是她的男人……好吧,现在已经不是了,但他终究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男人要有肩膀,要懂得疼爱宠溺保护自己心尖上的女人,好男人不能让女人伤心和流泪……

  以前他没做到,以后他一定要腾。

  而在帐篷外头的餐桌椅上,鹿鸣边敲着键盘,边偷偷瞄着帐篷内……没有任何动静。

  她对自己莫名其妙的脱序行为大皱眉头,逼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回笔电前——

  一个花莲的店家朋友托她牵线台北的客户,得以让产品又多了好几处销售点,但是有些合约细节的部分还是想请她帮忙看一下,并且需要再特别注意些什么?

  鹿鸣心思沉静下来,专注地回信。

  帐篷里隐隐有几声压抑的闷咳,她在键盘上方飞舞的指尖倏然一顿,迟疑了几秒才又继续。

  等检査完了信件内容0K,按下发送后,她又瞄了帐篷方向一眼……然后再一眼……最后无声地低咒了一声,起身去橱柜前面翻了翻,翻出一包蒸煮面,烧了一小锅热水面去,打颗蛋,想了想又扔了撮干燥海带芽。

  那一小锅的面有蛋花有膨胀的海带芽飘散在其中,虽然看起来不怎么好吃,但够清淡了,最适合给生病的人吃。

  鹿鸣把那锅面放在餐桌上,然后拿起手机就上了二楼,在转台角落的地方鬼鬼崇崇地躲起来,传了个讯息给他。

  外面桌上有面,爱吃不吃随便你。

  然后她屏息地等了一分钟……两分钟……却始终等不到外面有声响,又有点想发火了——这火是冲着自己发的,她干嘛又要手贱煮什么面啊?

  正忿忿间,忽然传来了帐篷拉下来的窸窣声,而后是沉重缓慢的脚步声,接着是椅子被拉开,筷子轻敲在锅子边缘和吸面时的轻微响动……

  她还来不及松口气,就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猛咳声,心脏瞬间高高地悬了起来!

  鹿鸣小脸僵硬,神色悲喜难言……全然没发觉自己双手绞拧得很紧,忍了又忍,拼命忍住别冲下楼去。

  ——不过就是感个冒罢了,又不会死人。

  真正快要死人的是二楼的这位才对。

  正心里交战拔河的当儿,手里的手机传来了讯息提示音——谢谢你,面很美味。

  她眼眶不自觉地一热,有些潮湿了起来。

  说什么瞎话啊?她的手艺她自己知道,基本把东西煮得能吃就已经是属于正常值了,哪里有美味二字可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