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等待是件小事(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若说周颂在此之前对于结婚这件事,从「干嘛那么早绑死自己」,到「好吧好吧如果对象是小鸣他也勉强能接受」,演化成「只要小鸣回来我马上就跟她结婚好让她高兴」——可现在,周颂却无比清晰深刻地感觉到,原来不是的。

  鹿鸣离了他,一样会好好过曰子,反而是他,已经过不了没有她的日子了。

  等老板把煲汤和两笼汤包、拌山苏等放下离去后,周颂自动自发地替她拿了筷子汤匙,看着她舀起一匙香浓四溢的牛腩汤正吹着,忍不住开口。

  「小鸣……」

  「嗯?」饥肠辘辘的鹿鸣正迫不及待想把汤吹凉了咽下肚去,漫不经心地哼道。

  「请你嫁给我。」

  「哐当」一声,她手上的瓷汤匙掉进大汤碗里,一脸愕然地望着他。

  他体贴细心地抽来面纸,替她擦擦被一两点汤汁喷溅到的小手,温和地重复,「我想请你嫁给我……你愿意吗?」

  鹿鸣一震,猛然回过神并缩回手,眉头打结。「开什么玩笑,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愿意!还问什么问啊?」

  他眸光黯然却依然无比温柔地凝视着她。「我知道,你现在已经不再相信我了,但我还是会继续求婚下去的,我不会放弃。」

  她心跳又开始乱了,烦躁地推开牛腩汤,改吃起热腾腾的小笼汤包,但是里头汤汁鲜烫,让她没办法狠狠地一口一个磨牙用。

  总之,看什么都不顺眼……都是面前这个家伙害的!

  是不是男人体内都有一根名为「贱骨头」的组织?对于乖乖留守在原地的,就能视为家里永远都不会跑的床,等着他四处趴趴走玩累了回来睡?

  可是等到哪天床不见了,被迫只能躺在冷冰冰硬邦邦的地板上,男人要嘛就是赶紧去买张新床,再念旧一点就是会认床认他个十天半个月,但是最后睡久了也就习惯了。

  不过就是张床嘛,软的硬的双的单的,总会挑到自己喜欢的吧?

  而这五年来,她已经渐渐地熄了那份蠢动少女心,灭了有朝一日能和他走入婚姻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梦想,绝了自己是张能和他相亲相爱养儿育女一辈子的千工拔步床的期盼……

  现在,他又想把她捡回去了,她就得感恩戴德乖乖扑上去吗?

  没门!

  她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地把一笼汤包都吃完了,又喝了口热茶润润,这才慢条斯理地抬眼看他。「求婚是你的自由,不答应是我的权利。」

  周颂心里很难受。

  他的小鸣,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已不再有往日的欢喜、忐忑和眷恋了。

  周颂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忍胸口阵阵紧抽绞痛感,更加坚定无论如何都要再把她追回来,让她再度爱上、依恋、信任自己。

  「有没有吃饱?」他吞下痛楚,柔声地问,「要不要再加点什么?你吃得太少了。」

  她一怔,忍不住扫视过他面前完全没动过的汤和小笼包,没来由地心痛了痛,又仓皇地转移目光,硬声硬气道:「我吃好了,要走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