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是情人还是朋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6 页

 

  他恍悟,吻了吻她,然后发动车子,将车子驶离地检署。

  就这样?没有其它反应?林宥箴看着他开车的侧脸,心里不住猜想着,这段未见的日子,他真的不想她?

  傅远新修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转了个弯,才空出一手来握住她的手。

  他道:「我想你,非常想,晚上你就会看见我的诚意」

  晚上?他的诚意?她眨眨眼,明白他的暗示时,脸热了起来,她把目光调转到窗外,不说话了。

  【全书完】

  后记 攸齐

  第一、二件案件属士林地院地检管辖范围,第三个案件属台北地院地检,但为了剧情需要,统统将之归在男女主角服务单位,同样的,因为剧情需要,故事中检警相关内容,不全然与事实的相同。请见谅。

  有天,看了木雕作品,里头有些卡通、电影人物,因未上色,我跟我那对双胞胎对着一个角色硏究很久,他们认为是他们喜欢的那一个角色,我是抱着不确定的想法,因为我对那些并无研究,之后答案揭晓,并非他们认为的那一个,而是我小时候一部卡通的主角。

  故事里的想法是这么来

  酒国名花爱上帅气检座是真实事件,新闻报导过。据说名花为了能时常见到帅检座,每回侦查庭时,交代她得带什么数据,下回开庭她老忘了带,如此来回几次,连检座同股的女书记官都发现了什么。之后名花被起诉了,检座大人就收到情书与照片,吓得马上禀告检座夫人。因觉得这新闻有趣,写了进来。

  至于故事里的情书,我是参考网络上的情书大全,真的有肉麻吧?

  拔智齿是个人经验。医生真的像在挖地瓜一样,好用力地挖,那颗被挖后,此后就再也不拔智齿了,所以毎当我睡眠不足,或压力大,那颗未拔的智齿就会开始发痛,然后就得用优碘漱口水,喝点退火的,若无用,就会乖乖去洗牙。

  每次医生都劝我拔掉,才不用常常跑去洗牙,但我死都不要,只要想到医生用力挖牙的表情,我甘愿洗牙啊。

  最后,感谢出版社、编辑、画家老师,及读者朋友们。祝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