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是情人还是朋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3 页

 

  那不意味着他……她起身,套上睡裙,拿着盒子跑去敲浴室门。「傅远新!」

  门开了,他探岀脸。他头发还乱着,手里抓着一根牙刷,嘴上都是牙膏沫,这样子的他和平日西装笔挺、一丝不苟的他差异相当大,可她突然就觉得心里暖暖的,正是因为自己与他关系不同。

  见她不说话,傅远新漱了漱口,回到门旁看她。「怎么了?」见她手上还拿着那盒保险套,他疑惑开口:「想要?」

  明白他意思时,林宥箴胀红了脸。「不是!我只是要问你,你昨天逛大卖场买菜时,难道心里想的是这件事?」

  「当然不。」我做不到在挑鱼肉时想着这种事。是要结帐时,不经意看见,想着买了也好,以备不时之需。盯着她可爱的脸蛋,他含笑问:「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有,就是好奇,问而已。」她玩着方盒,嗔道,「保险套就保险套,说什么金色羽毛,害我想了好久。」

  他失笑,捏她鼻子。「怕你尴尬。他想了想,回:「昨晩你舒服吗?」

  她愣了几耖,脸腮渲开薄红。「哪有、哪有人这样问的。」

  「不用害羞,我想知道你的感觉,下一次才能更好。」

  看他表情不像说笑,可要她对他坦承感觉实在有难度。林宥箴踏入浴室,把他推岀门外,热着睑说,「我要洗睑,你出去啦」

  掩门时,似听见他略低的笑声传来。她撩高睡裙,坐上马桶,忍不仼回想昨晩……她不得不承认,她很喜欢。

  穿着排汗衣、登山裤,脚套着短筒健行鞋,傅远新背着登山背包,胸前挂着相机,罕有地以别于西装的穿着出现在地检署,他摘掉遮阳帽和太阳眼镜,疲备地往办公室方向走

  他很忙,忙得有些心浮气躁,忙到周休假日还来加班,半是这案子复杂,半是因为抽不出时间南下会情人。真想她。

  他回到办公室,今日也过来加班,此刻正要下班的黄柏毅见了他,笑道:「干什么去啦?看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

  他搁下登山包、相机,喝了点水,才说:「去找找看有没有新证据。没办法,面积太大,约24公顷,他真的不顾人民的居住安危,目无法纪。」

  是一件滥垦山坡地案,把整座山控棹铲平,变成24公顷平地。他了些时间追査,怀疑一名立委牵涉其中,他与相关侦办人员监控参予滥垦的成员,发现这名立委与其手下的通话中多次命令手下要工人削山,还要加夜班开挖,他认定主使者是这位立委,为了搜证,他乔装登山客,前往附近勘察,找居民查访。

  「政客嘛,最不把法律看眼里、最爱钻法律漏泂的,不都是那些政客吗?」黄柏毅口吻略为鄙夷。「不那样乱搞,他们哪有钱?那你今天有査到会什么?」

  「没有。那些居民很怕将来会发生土石流,但是又惧怕对方的势力,也许怕被报复,所以什么也不也敢说。」爬了一天山,毫无进展,他才感疲倦。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