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是情人还是朋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2 页

 

  他身体贴着她,她能威觉他的体热透过他衬衫传至自己背上,心微微颤着,脸颊不禁热了起来。「我寄下去就好了,你工作也多,别跑这一趟。」

  「东西我也不可能载完,部分还是得用寄的,我只昰想去看你那边宿舍的环境和地理位置,我才能放心。」他说话时,—手搭在书柜上,一手贴着她的腰,他气息温热,说话带出的气流拂在耳畔,有些酥麻,身后又有他体魄的贴近,如此亲密,这令她感觉双腿有些发软,下意识地把双手撑在书柜上。

  她这样子显得特别瘦小,特别脆弱,像是认命地等着被人欺负似的,他怎会放过这个机会?傅远新低首,吻上她耳垂,没着下颚线,一路吻到颈项,她这件洋装领口较宽,他轻而易举便吻上她的肩线,她这么性感。

  他的吻一次比一次撩人,一次比一次更充满暗示,林宥箴被吻得湦身燥热,低喘一声,弱弱地喊他,「远新……」

  「这几天,过去我那里,好不好?」他声线沙哑,在这种氛围下,似有一种蛊惑。

  他也在舍不得她即将离开,才想把握这几天吗?这是她深爱的男人,有何不可呢?林宥箴转身,睁着有些湿润的眼睛看他。「你留在我这里,不好吗?」

  傅远新愣了一下,似是没料到她是这种反应,他失笑,亲了她一下,「当然好,问题是……」他看一眼她的床铺,上头堆了她方才从衣柜拿出来的衣服。

  她也想了想,忽红着脸,踮脚在他耳边说了些话,打发他离开

  傅远新回到自己的屋里,解着衬衫衣扣准备洗澡时,倏地笑了岀来。他的情人在他耳边说:「我先去洗澡,你也回去洗澡,等等过去你那里找你。」

  他的情人爱干净,非常好

  隔天清晨在他怀里醒来,外头初起的薄阳透过窗,在他面上洒落一圈金芒,林宥箴数算着他的眼睫毛,忆起昨天早上在大卖场结账时,他又折回去购买的金色羽毛,那到底是什么?

  兀自出神时,傅远新了,他一双黑眸落在她白皙的脸蛋上,忽然伸指掐了她一下。「想什么?想得这么专心?」

  对上他视线,林宥箴不禁回想,她在他身下,他进入她身体时,他也是这么看着她,深邃,专注。她脸热,说:「在想你昨天买的那个金色羽毛。」

  他怔了怔,眼里慢慢浮上笑意。

  「那是什么?能让我看看吗?」

  「在浴室垃圾桶。」他笑了下,吻了下她额头,起身下床。

  为什么在垃圾桶?」她坐起身,一时忘了遮掩,裸露的上半身有着晨阳渗入的润泽光晕,衬得她肤如凝脂。

  他目光在她身上流连一会,道:「因为我用了。」拉开抽屉,把一个纸长盒给她后,拿着干净裤子转进浴室。

  林宥箴拿起那个金色纸盒端详,上头图案是一根雪白羽毛——杜蕾斯超薄装安全套。所以以他口中的余色羽毛其实是保险套……想着他昨天早上就买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