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大智若愚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知道哪一天会发生什么事,未雨绸缪才能有备无患,越是高位越容易遭殃,她爹和二叔父在朝廷上也有三、五个仇人,难保哪一个不会突然抽风了干了蠢事,五代袭爵的勋贵也有一朝湮灭的可能。

  就算没有那些起起伏伏,也要把自个儿的身子养好,在这个缺医少药,医学不发达的年代,一个小小的风寒就能要人命,所以她更要小心保重,强身健体,把底子打好。

  且爱美是人的天性,还不到化妆年龄的她从头发保养做起,每天按摩头皮几百下,长出的发丝油油发亮,彷佛是黑色的丝绸一般,柔亮滑手,黑如鸦羽,光可监人。

  经过几年的条理,她越发让自己和双胞妹妹不像,虽然五官上仍相似得如同一个样子,但气质上已经有了显着的不同,让人一眼就能认出谁是姊姊,谁是妹妹,不再搞混。

  很不容易呀!姊妹面容相同却气质相异。

  一回想起一岁以前的情景,那简直是叫人半夜惊醒的恶趣味,她的爹娘一得到双生女儿太高兴了,鞋子、衣服、饰品等全是双份,两个女儿打扮得一模一样,如出一辙。

  她是认命了,由他们恶搞,因为“小孩子不懂得反抗”,她任人摆布,当作是女儿的孝心。

  可赵若瑜不喜欢和别人一样,她要当唯一,她要与众不同,因此又哭又闹的不做和姊姊相似的装扮,这场恶梦方才结束。

  “小姐,你要是去晚了,夫人又要唠叨上老半天,你到时可别喊耳朵痛,叫奴婢给你揉耳朵。”软玉很无辜的说着实话,小姐最怕人念了,夫人一念她就走神得厉害,昏昏欲睡频点头,夫人恨铁不成钢的气得快冒火。

  是呀!她那个娘实在太闲了,闲得只能动舌头。“好了、好了,用那条下头有铃铛的紫红色丝绳系发就好,

  妹妹都去了,咱们得赶紧走。唉!我明明还是小孩子,请什么安。”不让小孩子睡饱是虐童。

  前一世除了当大学讲师,又要忙着理财,钱是够用了,可是她老嚷着时间不够用,想去短期旅游都抽不出空,十分羡慕那些说走就走的背包客,一只背包走遍天下。

  可是等她穿越来到这个史书上没有的大楚朝,她才真的想哭,上辈子是忙得足不沾地,似乎永远有忙不完的事情,而当了侯府千金以后,她是闲得快发慌,整日无所事事的只能发呆。

  所以,其实高智商的赵若瑾在所有人眼中就是呆呆傻傻的样子,她没法真的装小和她同年纪的孩子一起玩耍,一是孩童的游戏对她而言太无聊,再者层次不同,沟通上困难,索性就大眼瞪小眼,装傻蒙混过去就算了。

  久而久之,人家就真的把她当傻子看待,“交游广阔”的赵若瑜有一群谈得来的好姊妹,不时花蝴蝶似的应邀到各个府上作客,偶遇了姊妹们的兄弟,认识不少将来的青年才俊——现在大家都还小,要有成就须等八年后。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