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大智若愚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如今赵若瑾七岁了,她还是反应比妹妹慢一步的大小姐,除了爱看书、喜爱习字外,她的日子过得枯燥乏味,宛若一泓静止的水,默默的隐于妹妹的光彩之后,不与其争辉。

  没人晓得她的上一世是金融系大学讲师,靠着对数字的敏锐赚足上亿身家,开名车、住豪宅、品尝昂贵的红酒,三十七岁的她高挑貌美,拥有模特儿身材,还有小她十岁的助教男友,不婚不生子,过着半同居的美好日子。

  不过一提起她的死因,还真叫人很想撞头,那时她正备课,上网查一篇报告,好当隔日给学生上课的教材,谁知查着查着却不知怎么连上了色情网站,是儿童版,她一时气结想报警,谁知手机刚一拿起,眼前突然一黑,她耳边还停留小孩惊恐的尖叫声,两眼再睁开,居然在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水里”。

  之后她才知晓原来她是在娘胎里,包围着她的是羊水,因为有两个人,所以空间有点窄,她没法翻身或做其他事,每日就被脾气不好的另一个人挤来挤去,有时还对她拳打脚踢。

  好在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大概过了两个月她就出生了,一滑出产道,她高兴的手舞足蹈,终于能伸展手脚了,她大概是唯一没有哭,笑着出世的孩子,把接生的稳婆吓了一跳。

  因此她的小名叫乐姊儿。

  而晚她两刻钟生出来的妹妹却哭声震天,她哭是因为自己不是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在娘胎里时,她们已能听见外界的声音,知晓这个世界讲究嫡庶之分,嫡长和嫡次虽只差一个字,将来议亲是有很大的差别,尽管容貌相似,但高门娶媳通常以嫡长为主。

  也就是说长媳要娶嫡长,而次子或幼子才娶嫡次,一个“长”字占全了所有好处,长子长媳掌家,是为家主。

  “不能,小姐,你有个叫笑姊儿的妹妹。”她不是独生女,上有一兄,下有一弟一妹。

  笑姊儿,很讽刺的小名,当初因为赵若瑜哭个不停才取个“笑”字逗她开怀大笑,没想到她压根不喜欢,谁叫她笑姊儿她就瞪人,逼人家只能喊她二小姐或瑜儿。

  赵若瑾很悲摧的拉下锦被,一张面白如玉的小脸露了出来。“温香,你坏,就不能骗骗我吗?”

  她努力装个小孩子,到目前为止还算成功。

  温香笑了笑,将拧干的巾子往主子娇贵的脸皮上轻擦。“是,奴婢坏,奴婢给小姐换下寝衣。”

  “我还没刷牙。”嘴臭。

  取了青盐来的温香为她净牙,她手指头细长,动作很熟练,等她牙口干净了,又端来薄荷水让她漱口。

  “小姐,你还没好吗?我看到二小姐到夫人屋里请安了。”匆匆来到的软玉换了一套衣服,是掐花蓝布衣裙。

  正在梳发的赵若瑾一听,两道细细的月牙眉微微一颦。“软玉,你好吵,没看见我正在梳头发吗?”

  她早晚各梳一次头,每回由上而下的梳一百五十下,当她的双胞胎妹妹上跳下蹿的求发光发亮的机会时,她很低调、很隐密的调理自己的身子,从头到脚,由里而外,人有健康的身体才是保固,日后“逃命”也方便,没有强健的腿骨哪跑得过敌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