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谁知人才刚走,何冬昀手上的一万元马上被抽走。

  何母数着白花花的新钞,不忘瞪了下女儿。“刚刚我不是一直给你使眼色,就是叫你要她多来几次,你没看到吗?”

  “妈,那些钱是要拿来付房租的,再不付,房东真的会赶我们出去……”她想把钱抢回去,谁知何母马上塞进自己的口袋。“妈!”

  “只要你一天多接几件案子不就有钱了?最好再提高收费,一次一万五……两万更好,这样我们很快就能买房子,不用再看房东的脸色了。”何母想到房东的嘴脸就火大。

  对母亲来说,她这个女儿不过是棵摇钱树,她却只能无奈接受,因为母亲未婚生女,独自将女儿养大吃了不少苦,有了这个借口,也就更加理所当然地压榨她。

  “我当灵媒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希望能够帮助别人。”

  打从懂事开始,何冬昀就因为和别的孩子不一样而苦恼,就算只是走在路上,也会接收到某个陌生人传来的讯息,“看到”对方的前世今生,可却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有人说她中邪卡到阴,也有人建议母亲带她去看精神科医生,也因为她的与众不同,让她经常挨母亲的打。

  虽然有过一段痛苦又难忘的童年,可是天生的本能告诉她,既然拥有这份特殊能力,就该用在对的地方,因为没有老师教导,她不清楚自己的能力究竟属于哪一类,不过从大众普遍的认知和印象,都自动把她归类为“灵媒”,她也就以此自居,在二十岁那年正式开始接案,靠着口耳相传,直到今日。

  听到这番言论,何母不禁用食指戳了戳女儿的太阳穴,恼恨地数落——

  “我们自己都过不下去了,怎么去帮助别人?你就是这么笨、这么想不开,人家要介绍有钱的对象给你,你偏偏不要,要不然也不用这么辛苦……”

  何冬昀已经不知说过几百遍了,可惜母亲就是无法接受,总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翻一次旧帐。

  她忍无可忍地挥开母亲的手。“妈,不要老提这件事行不行?那个男人的姻缘不在我身上。”

  “管他在谁身上,总之先嫁过去再说,等到离婚时再要一笔赡养费,我们母女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何母的眼里只看得到钱。

  “妈,对你来说,我的幸福就不重要了吗?你就这么希望我将来跟丈夫离婚?你真的是我的亲生母亲吗?”何冬昀握紧拳头。

  她真的厌倦老是为了同样的话题而争吵不休,偏偏这种戏码一再上演,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何母恶狠狠地瞪着女儿。“因为这是你欠我的!”

  母亲把男人跑掉、不得不一个人独自生下孩子,无法追求幸福的不幸全都怪在她的头上,不管她做得再多再好都没用。

  她真的好累,不想再争吵下去。

  “算了!我也不跟你吵了,反正接下来没有案子,我去做一下指压按摩,顺便把头发烫一烫,再重新染个颜色,不然看起来好老。”何母回房换了件新买的洋装就要出门。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