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我不是王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0 页

 

  “昭颖开刀的事情比较重要,先别谈这个,等等再说。”何母沉静使眼色,怕何父当场发作,场面难收拾。

  何父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后来,好几名护理师过来安排病房,推病床去搭乘电梯,何父和两个哥哥一起跟着去,只留下何母和冷旭民。

  “旭民,今晚谢谢你了,看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这里有我们就够了。”

  “我等她醒过来,告诉她一声。”怕她醒来见不到他会伤心,冷旭民不想走。

  何母神情凝重,望着他邋遢不整的模样,忽语重心长:“你跟昭颖都不小了,不能再这样贪玩下去。我话先明说,昭颖和陈医生已经论及婚嫁,明天陈医生和他家人也会在场,我不希望他们以为我们是个不体面的家庭,请你体谅我们做父母的苦心,别让昭颖和她父亲起冲突。为了昭颖的幸福,不要再来了。”

  冷旭民内心难受,面色紧绷,虽不愿意,但不想违抗何母的意思,他不想害昭颖因为他和家人决裂,他最后选择不发一语转身离开。

  脑部手术结束,过了五天,所有人都来探望何昭颖,包括地检署同事,就是不见冷旭民人影。心知家人有心阻止,何昭颖还是会忍不住想他,只好找时间半夜偷偷打电话给他。

  何昭颖住的是单人病房,开完刀后,白天她母亲会来探病,哥哥则轮流陪她过夜,前几天照了核磁共振,医生宣布她术后状况良好,肿瘤一一夹除,伤口清理得很干净;这种显微手术切割外伤很小,对日常生活影响不大,休息一周,明天就可以出院。

  她哥哥这两天不再陪她过夜,她才能趁半夜偷打电话给冷旭民。他们有聊不完的话题,昨天两人还开视讯,聊到她都睡着了还不自知。

  护理师每隔几小时会来巡房,刚发了药给何昭颖,离开之后,她频频看表,焦躁兴奋,仿佛期待着什么。

  隔了大约半小时,冷旭民和三名警局女同事身穿制服,搭电梯出现在这层楼,柜台区护理师告诉他们探病时间已结束,冷旭民拿出证件,说:

  “有通缉犯明天申请临时住院,我们上来察看病房这区安全措施有没有漏洞,例行性公事。”

  护理师看了证件,轻瞄他们两眼,颔首之后,让他们自由通行。

  冷旭民悄然进入何昭颖的病房,其他三名女警官则分头四处察看,没多久他和穿警察制服的何昭颖从病房走出来,没有多逗留,立刻搭电梯离开。

  剩下两名女警和值班的护理师聊了一下,忽然又有一名女警独自去搭电梯,护理师一阵疑惑,叫住她:

  “咦!你是?刚刚不是已经离开了吗?”奇怪,刚全部四个,走了两个,怎么还有三个员警?

  “没有呀,刚一直在各病房间察看。”女警官脱下帽子,让护理师看清楚她的长相。

  “喔,可能是我记错了。”难道她忙着记录整理病人资料,没留意?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