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恋爱1+1=1(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他爱我。”她坚定地说。

  “他如果没说刚才那句话,我出门就遭天打雷劈!”沙陈美伦声音颤抖地说。

  “那又如何?我们都已经结婚了。”安西雅说。

  “事实就是什么都可以改变。”沙陈美伦从皮包里拿出一本支票。“你离开。我帮助你脱离父女关系,再给你一百万让你出国念书,让你从此远离那种社会阶层。”

  “我不会抛下沙桀。”

  “你只会毁了沙桀,他这辈子没工作过一天。爱可以填饱肚子吗?他拿什么来养你和他自己?”沙陈美伦尖声说。

  “他已经去找工作了。他有无穷的潜力,可以靠双手撑起一片天。”

  “他不靠我们,能撑起谁的天!你来告诉我,这些事怎么解决——沙桀好兄弟的爸爸得了肝病、另一个好朋友要开刀。前者沙桀每个月给五万,后者他准备了二十万要给他。”沙夫人双臂交握在胸前,昂起下巴说:“你如果不跟他离婚,这些人就是陪葬品。”

  安西雅的指尖刺入掌心里,全身因为用力而颤抖着。

  “我不会离开沙桀。”这是她唯一的坚持。

  “好,那我就死给沙桀看。看他要选谁!”沙陈美伦从柏金包里拿出一把刀,狠狠割向手腕——

  不!

  安西雅蓦然惊醒,全身冷汗涔涔。

  当年,沙桀妈妈以死相逼,而她同意拿钱离开——就是最后的结局。

  她侧身把脸埋进枕头里,终于知道自己有多担心和沙夫人的会面了。

  她已经好几年没再作过这个梦了。

  嘟嘟嘟……嘟嘟嘟……

  “喂。”安西雅抓起电话,声音仍有些喘。

  “怎么了?”沙桀问道。

  安西雅红了眼眶,用力咬住了唇。

  这就是沙桀。

  总是从她的一句语调,便知道她的所有情绪。当年,她不知道费尽了多少力气才演足了那场和他分手的戏。

  “没事,只是在睡午觉,结果被你的电话吵醒。”她轻声说。

  “如果有事,你都会说没事。”

  “有事吗?”

  “我妈下周五回国,我跟她约好晚上七点半。”

  “好。那你把住址、电话传给我。”她现在连询问他妈妈听到这件事有何反应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我妈家。”

  安西雅狠狠咬住唇,头皮整个发麻。难道刚才的梦境是在警告她,旧事会重演?

  “西雅?”

  “好,我到那里时再跟你联络。”

  “我过去接你。”

  “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安西雅不给他说话机会,挂断电话。

  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再次疯狂地响着,但她倒在床上,连举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

  当初和沙桀分开,她像是活生生被剥了一层皮,痛不欲生。但她宁愿是自己痛,也不愿害他失去母亲,内疚终生。

  她不认为事隔多年,沙桀妈妈会有所改变。她和沙桀注定是今生无缘的。

  哔哔。

  手机传来一封简讯——

  ‘西雅,愿意出来吃饭吗?我不会再逼你一定要结婚的。钟南。’

  安西雅看着简讯,长叹了口气。事实就是,钟南逼不了她——因为她对他的感情没那么深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