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拈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8 页

 

  他不想提起这件事,她倒是自己先问了,他俊脸微沉,冷然的瞳眸,犀利地怒视着她,即便没有任何言语漫骂,她也能感受到他眼神里的斥责。

  “如果不是有个笨蛋以为自己的牺牲可以换来别人的感激,或许此时此刻,咱们都不会在这里。”

  他说她笨?!

  她的牺牲奉献,在他眼中居然只落得“笨蛋”二个字?早知如此,那她何必成全他而害得自己差点没命?现在想来还真是愚蠢,他和她的裴哥哥简直差太多了,根本不值得她用自己的性命来保全他。

  “别离,你别太过分了,我好心想救你,却被你说得这般不堪,早知如此,我应该放任你在溪里溺死,也好过你在这里奚落我!”她恼火的转身离去,顾不得自己身上还湿淋淋的,就是不想和他共处在同一个屋檐下。

  “你要去哪里?”外头漆黑如墨,他不认为此时离开是个好主意。

  “去哪里都好,只要不用再见到你!”她重哼了声,一打开门,一道冷风吹来,冻得她牙齿咯吱作响。

  被他气得忘了浑身还湿漉漉的,偏偏话都说出口了,岂有反悔的道理,即使她在外头冻死,她也不想再看他的脸色。

  一道黑影如鬼魅般的欺近她,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原本被她打开的大门,此时早已关上。她惊讶的睁大眼,却感觉到颈窝处有股温热的气息轻轻吹拂着,教她身子一阵酥麻,一颗心有如擂鼓般的跳动着。

  “嫣然,不要给自己找麻烦,眼下你最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弄干。”他低哑的嗓音,听来有几分危险。

  “用不着你多事。”她不要他的猫哭耗子假慈悲。

  “聪明的女人就不该跟自己呕气,我先去弄些干柴来升火,你先把湿衣服换下来,如果在我回来时你还没把自己弄好,就别怪我亲自替你服务了。”他恫吓的口吻,让她俏脸飘上两朵红云,一双美目忿忿不平的瞪着他。

  “我没有干净的衣服,你要我怎么脱?”孤男寡女的,她才不想让他占尽便宜。

  闻言,他从一旁的角落里拿了根竹竿架在屋里,将屋里分成两边,脱下自己身上的藏青色外袍,随手披挂在竹竿上,成了现成的遮蔽物。

  “你就待在这里,等等把湿衣服全挂在竹竿上,听到了吗?”话落,他迈开步伐,推开大门往屋外走去。

  听见他的命令,嫣然忍不住跺着脚,平时的端庄贤淑、温柔婉约的形象,怎么在他面前全破了功?她看着竹竿上的外袍,双颊上的红晕渐深,小手颤巍巍的褪去身上的湿衣裳,她纯粹是不想害自己着凉,才不是因为他的恫吓才乖乖配合的。

  将身上的湿衣裳全数挂在竹竿上后,她身上只剩下一件粉色肚兜和亵裤,一阵疲惫感瞬间袭来,她打了个呵欠,蜷曲着身子,窝在木床的角落里打盹,不知不觉间陷入深沉的梦境之中。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