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无药可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0 页

 

  她怕被诊所的护士认出来,还特地戴了墨镜和口罩。

  “咳、咳咳,请问,”她紧张兮兮地靠上柜台。“傅医师今天有看诊吗?”

  姿秀一点改变也没有。

  她懒懒地抬头,打量了眼前这个怪女人几秒,冷冷地道:“这里没有姓傅的医师哦。”

  说完,又低头忙自己的事。

  苏淇旻却僵在柜台外,忘了要反应,直到姿秀的声音又传来。

  “如果你说的是之前那位傅崇恩医师的话,那他两年前就没做了。”

  “……好,谢谢,我知道了。”苏淇旻点了个头,转身走出诊所。

  回到车上,她摘下墨镜、扯下口罩,内心就像是突然被挖空了一大块。她发愣,怔怔盯着前方的车水马龙。

  人就是这么奇怪。

  总是觉得可以缓着,总是觉得可以再多准备一下。如今,等到她准备好了,等到她有了见他的勇气,却发现,他早已经不在她所认为的地方。

  他就这么从她的指缝中消失了,而她竟不知不觉。

  她暗自苦笑,同时发动了引擎。

  是啊,她在傻什么?他从来就没保证过他会一直待在这里,不是吗?

  战战兢兢打开的时空胶囊,里面却是空无一物。这是教人该松口气,还是教人该大哭一场?

  下午,她驱车回台南,一路上她的心境仿佛回到了两年前,感觉自己似乎与傅崇恩又离别了一次。

  这是老天在捉弄她吗?还是惩罚她没事去看什么门诊表?那张被钉在公告栏上的门诊表,竟成了她的潘多拉宝箱。

  当天晚上,她管不住自己,于是趁沛忻睡着了之后,上网google了傅崇恩的名字。她心想,网路发达,加上他的女人缘那么旺,搞不好会有人写些关于他的文章……或是他所待的诊所医院。

  果然,也是幸好。

  他还在台湾,不过是换了家诊所。

  只是当她看着诊所的地址时,她震惊、激动、五味杂陈--因为就在距离她几条街之外而已。

  他在台南?

  他竟然在这里?

  手握着鼠标,苏淇旻在荧幕前久久回不了神。

  咫尺--

  将沛忻送去幼稚园之后,苏淇旻开车来到那间诊所的地点。她停在对街,远远地看着那间诊所。

  诊所外头有个小庭院,种满花花草草,还摆了个秋千,搞得像咖啡厅似,也没斗大的招牌,只是在门口挂个小木板。怪不得她从来不知这里有间小儿科诊所,就当它是一般的简餐店而已。

  然后她看到两个女人并肩有说有笑走向诊所,开了门。

  是护士吧,她想。

  不知道诊所里有几个医生?

  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看诊?

  他知道她也住在台南吗?

  愈来愈多的问号在苏淇旻脑海里逐渐延展,可问号愈多,她的心情就愈是焦躁难安。

  然后她的呼吸卡住了。

  --因为她看到了那辆Lexus休旅车。

  它驶近,停在诊所旁边的转角,接着她看见傅崇恩下车,一派优闲地走向诊所、走进了诊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