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无药可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9 页

 

  显然没有。

  不过就是降低残火落在死灰上的机率而已。

  “抽烟对健康不好哦。”

  那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忆起傅崇恩那天的模样,她忍不住看了指间那根燃了一半的烟,脑海里不自觉地浮出与记忆全然不同的画面。

  --她打开烟盒,里面是空的。她咕哝抱怨一句,然后离开。

  她想,如果没有最后的那根烟,她和傅崇恩就没有起点;或是她当时没有留下来多抽那根烟的话,今天的结局又会是什么?

  可能,她就不会多一段如此幸福的记忆,当然也就不会在路上哭得那么凄惨了。

  那夜在路上狠狠痛哭的情绪已经沉淀了,然而,那就像罐子底的铁锈,即使用力刮去了,也还是有痕迹。

  她突然觉得呼吸好难。

  她闭上眼。

  如果距离可以相隔千百里,那人的思念呢?

  “妈咪再见!”

  草率挥了挥手,沛忻转身快步往园内奔跑,却被苏淇旻给唤住。

  “沛忻。”她故意铁着一张脸。“过来,你忘记什么了?”

  “哦!”小沛忻又奔回了幼稚园大门口。“亲亲。”

  苏淇旻微笑,然后弯腰将脸颊凑上前,接了一个小小的亲吻。“嗯,这才乖。你上课要听话喔。”

  “嗯,妈咪再见!”小沛忻又挥了一次手。

  看着女儿确实进入教室了,苏淇旻这才掉头往自己的停车处走去。

  转眼间,沛忻已经五岁,现在白天都待在住家附近的一所幼稚园。或许是从小就缺人陪伴,小沛忻很喜欢上学。

  而苏淇旻成了医疗器材的业务。

  收入不错,时间也弹性,她们母女俩现在也不再住套房了。她租了一间有厨房的地方,只不过厨艺还是很糟,连女儿都嫌。

  一回到车上,苏淇旻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盯着副驾驶座上的牛皮纸袋。

  是的,她要出发了。

  今日的业务是要上台北一趟,到“那家”医院去推广新型机器--到那家傅崇恩所待的医院。

  她的心脏怦怦跳,紧张得活像是心脏病发似的。她暗笑自己,又不一定遇得到他,是在穷紧张什么?

  事实也证明了她是穷紧张。

  谈完了业务,苏淇旻特地去看了小儿科的门诊表,却发现“傅崇恩”这个名字已经不在医师团队的名单里。

  她纳闷,又看了看心脏外科的门诊--只有傅知贤,没有傅崇恩。

  怪了,他去了哪里?

  “请问……”她忍不住去问了坐在大厅的志工。“请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一位医生叫作傅崇恩?”

  志工对这名字似乎不陌生。

  “傅医师很久以前就离开了哦。”

  愣住。

  “离开?那……请问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嗯……”志工歪着头,皱着眉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好吧,谢谢。”她叹了气,失心似地回到了车上。

  这是他爸的医院,他不在这里,还能去哪里?

  莫非是去了国外?想了想,苏淇旻决定开车绕过去那间诊所看看,或许他现在的心力都专注在自己的诊所上也说不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