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无药可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7 页

 

  “对不起……你们继续。”她道歉,憋得好辛苦。

  “我说我分不出来。”

  傅知贤叹了一声,连病历也不翻了。“如果是我说的那一种的话,那你没救了,转安宁病房吧。”

  “你……这是身为医生可以说的话吗?”他苦笑。

  “这是身为你哥要说的话。”

  听了,傅崇恩翻了个白眼,干笑两声。

  唉。

  傅知贤直接拿来下一名病患的病历表,继续道:“别闹了,我要继续看诊,中午休息我再去找你吧。”

  “去安宁病房找我吗?”

  啪!暗知贤拿着那本病历往他头上巴去。“快滚。”

  “没人性。”

  傅崇恩先是故作心碎的表情,然后才识相地离去。

  待中午休诊时,傅知贤却找不到弟弟。他不在休息室,也不在办公室,打他手机也没接。

  绕了老半天,最后是在中庭找到他。

  见他呆呆坐在那儿,像尊雕像似的,那模样让傅知贤既同情又好笑。

  他走到傅崇恩身旁,坐下。

  “怎么回事?”他扭开手上的瓶装乌龙茶,灌一口。“我听说你和智媛复合了?”

  傅崇恩听了,觉得这流言未免也太夸张。“你开玩笑吗?她还让我活命就已经阿弥陀佛了,还复合?”

  “我想也是。”他吁了口气,转上瓶盖,然后一同盯着前方。“是她逼你和那个单亲小妈妈分手?”

  这话让傅崇恩顿了一下,他转过头,怔怔地看了傅知贤几秒。

  “你好聪明。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你写在脸上。”

  “……”他无语了。

  “但是我很好奇她怎么逼得动你。”傅知贤皱了皱眉,纳闷着。

  这弟弟从小就不太理会旁人的意见,如果有一种动物可以形容他,那一定是脱缰的野马。

  一个女人要怎么逼得了这匹野马?

  傅崇恩没抢着答,他还在思考着:那到底算是威胁他还是威胁苏淇旻?总之--

  “反正,大概就是我如果再靠近她的话,智媛就会提告。”

  “告?告什么?”

  “妨害家庭。”

  “……你是在离婚前出轨?”

  “当然不是啊。”

  “那她要告什么?”

  傅崇恩又笑了。

  “你傻了吗?她是律师,白的都可以说成黑的。”

  “也是。”傅知贤低下头,苦笑,就说他最讨厌学法律的人了。

  “所以我现在简直像是躺在砧板上的鸡。”随时担心着会有一刀挥下来。

  “那也没办法。”傅知贤笑了一笑,幸灾乐祸。“谁叫你那么急,踢到铁板了吧。”

  “什么铁板?”他皱眉。

  “你呀。从以前就是这样,做事一向不管别人怎么看,就算你和智媛早就跟离了婚没啥两样,可是在别人看来,还是会认为‘你才刚离婚就搭上别的女人’。这点对你很不利。”

  傅崇恩不语,仿佛是伤口被人一脚给踩中。

  “等一阵子吧。”这是最由衷的建议。“等孙智媛没空理你、等那些人忘了这段八卦,你们再开始交往也不--”

  “她已经搬走了。”傅崇恩打断他的话。“连地址都没留。”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