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无药可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你嘛帮帮忙,都判准离婚了,你要我去劝谁啊?”

  “离婚了?!”惊吼声从另一端传来。“你说你签字了?!”

  “当然签了啊,我能不签吗?”甚至这间他名下的豪宅也准备卖出了,因为有一半的价值已经不属于他。

  “你--你这个妖寿囝仔!我千交代万交代要你不要签,你还真的给我签下去!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啊!”

  母亲的叫骂声宛如千军万马,毫无预警地辗过他。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而电话彼端的人却像是不需要换气似的,尚未骂到一个段落。

  “好啦好啦,我要去上班了,晚点再说。”他打断母亲的话。

  “你少唬我,我查过你的班表了,你今天早上根本没有班。”

  呃,被发现了。

  “是真的。我代班啊。”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唬。

  “哦?代谁的班?”

  他已经可以想像此时母亲叉着腰、一脸兴师问罪貌。

  “就那个、那个郭什么……啊不对,是那个陈什么……陈什么来着……”就在他已经山穷水尽、不知道要掰什么的时候,插播音响起。

  谢天谢地。

  “哦,插播来了,应该是医院打来的电话。先这样,下次再说。”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挂了母亲的电话,然后瞥一眼来电号码。

  唉唷!还真的是医院打来的。

  “喂?你好。”他接起。

  “傅崇恩医师吗?”是个清甜的嗓子。

  “是。请问你哪位?”

  “我是今天负责十五诊间的护士,郭医生早上出了小车祸,没办法来看诊,他托我问您可以代班吗?”

  “啊?”哪有这么巧的事。“怎么会?郭医师还好吧?”

  “呃……我也不太清楚。”

  “那……好吧,我待会就过去。”

  南无阿弥陀佛。这故事告诉了世人,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他突然觉得自己诅咒了郭医师。

  傅崇恩挂了电话,心里有一点点点点点的罪恶感,但也不过就是一点点点点点,打个喷嚏就飞走了,是吧。

  进了诊间之后,他真的连那一点点点的罪恶感都没有了。

  为什么?

  因为约诊人数六十个,再加上现场挂号的还没算--六十人?缺钱也不是这样子。

  如此算下来,平均一个人只问诊三分钟,这和他坚持问诊质量的风格大相迳庭。以他的门诊为例,一班绝对不超过五十个,多一个都不行。

  不过……仔细想想,他好像也没什么立场批评其它的医生。如果今天不是他的身份特殊,他大概也没那种资格去做人数的限制吧?

  谁叫他爸是院长。

  而又是谁叫他是如此任性。

  “叫楼下的挂号柜台顶多收五个就好……我消化不了那么多人。”拿着预约名单,傅崇恩突然有点呼吸困难的感觉。

  “五个吗?好。”护士小姐利落地拿起电话,直拨一楼分机做了交代,然后回过头来:“交代好了。可以开始看诊了吗?”

  “开始吧。”他清清嗓,挪了挪椅子。“哦,对了,有没有人可以帮我买杯咖啡?”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