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无药可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虽然平常和孙智媛在生活上看似没啥交集,想不到她留下来的痕迹其实不算少--例如,她总是会在上班前煮一壶咖啡,摆在咖啡机上。

  又例如,有时候他累挂了,看完诊之后睡死在床上,智媛就会“好心”叫他起床洗澡;再例如,她每个月都会摆一张字条在餐桌上,提醒他要去缴哪些帐单……

  看着空无一物的咖啡机、看着干净了七天的咖啡壶,傅崇恩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签字至今一星期了,很难说完全不受影响,毕竟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了--同居两年,结婚两年,智媛的习惯几乎也成了他的习惯。

  若要仔细说,孙智媛是个标准的工作狂,总是比他早起、比他早出门,总是比他晚回家、比他晚上床。说来也真是好笑,她竟然有办法比一个医生还要来得更工作狂,怪不得她终于看他不顺眼了。

  思及此,傅崇恩苦笑了一笑。没想到她连搬出去都这么有效率,果然是孙智媛的风格。

  他替自己烤了两片吐司,打开冰箱喝了一大口酸奶,接着他发现这瓶酸奶已经过期三天。

  一愣,现在呢?吞下去?还是吐掉?

  不过这并没有困扰他太久,转念一想,反正它本来就是酸奶,顶多就是泻而已,于是便一鼓作气吞了下肚。

  瞧!这又是孙智媛的另一个制约手段了。如果是她的话,绝对不会允许冰箱里出现过期食物。

  他坐了下来,突然又发现桌上没有报纸--因为每天都是智媛拿进来摆。

  霎时他才明白,他的日子是真的过得很松散,几乎全都由智媛来打理得完美无缺。

  可是,就另一方面来看,其实他可以不必喝咖啡、他可以不看报纸、他可以不必每天准时洗澡、他可以去申请自动扣缴帐单,还有,他可以不必是医院的一流人员、他可以不需要得到院长这个位置、他可以不需要是……

  唉,算了。

  这些都只是他认为的,但显然孙智媛并不这么想。

  她是一个如此要求完美的女人,如今想来,自同居到现在,他几乎没看过她素颜在家走来走去--好吧,她其实也很少有时间可以在家里“走来走去”。

  当初他是哪根筋不对,才会觉得自己可以娶这个女人?

  回忆顿时像一盘蚵仔煎,虽然看起来蚵仔是蚵仔、鸡蛋是鸡蛋,可是真要把它们分得一清二楚,已经是不可能。

  ……咦!蚵仔煎?为什么他脑中会出现蚵仔煎?

  手机突然响起,蚵仔煎的画面顿时化散开来,傅崇恩咬着半焦的吐司,在身上胡乱摸了一阵才总算找到了手机。

  “喂?”

  “笨儿子!你去了没?”是母亲的声音。

  傅崇恩呆了三秒,硬是把吐司给嚼吞下。“去了没?去哪里?什么去了没?”

  “去把智媛追回来啊!你跟我装什么傻?我叫你去劝她别离婚,你都听到哪去了?”

  他这个妈是真的很满意这个媳妇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