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无药可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孙智媛提了离婚,所有人都归咎于他的吊儿郎当。他不懂,他只是以轻松的态度过生活而已,并不代表他很随便,为什么每个人都说他的生活过得太随便?难道一定要天天摆着一副大便脸才行?

  神经病。

  他唉了一声,还是下了车。

  ***

  踏进孙智媛的事务所。

  那儿有柜台小姐一位,菜鸟律师一只,扫地的一名,还有一个不知打哪儿来的年轻美眉,总共四人,没见到他老婆。

  “啊,傅医师,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柜台小姐一见是他,立刻扬起灿烂无比的笑容。

  “我来找我老婆。”虽然就快变成前妻了。他苦笑。

  “她正在和客户开会。要留言给她吗?还是我请她拨电话给您?”

  “没关系,我等她。”语毕,他随手从架上拿了一本杂志,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杂志才刚翻开。

  “为什么会没办法?那我岂不是要自认倒楣?”

  来路不明的美眉提高了声量,几乎是对着那名菜鸟律师吼了出来。

  “小姐,你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啊!不然我早就揍你了!”

  “小姐,”菜鸟律师深呼吸,拨了拨头发。“请你说话客气一点,否则我是可以告你的。”

  “哦?跟自己有关的事情倒是告得很快嘛?”

  噗!

  傅崇恩忍不住嗤笑了出来。这引来两个女人的目光。

  “对不起,我呛到。”他赶紧低下头,佯装认真翻阅杂志。

  两个女人静了一会儿。

  “算了。”

  丢下两个字,来路不明的美眉叹了气,背起她那须须很多的背包,头也不回的走出事务所。

  视线越过杂志,傅崇恩多看了她的背影一眼。

  女孩的长发几乎及腰,发尾泛着浅浅的褐黄色,看那样子应该是两、三年前染的;她不高,顶多一百六,身材瘦瘦干干的,或许只有四十三、四十五公斤。

  看上去就和一般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

  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大学生来到法律事务所呛声?

  “那女生是来干嘛的?”他放下杂志,回头问了菜鸟律师一句。

  “没干嘛,闲着没事想来告老板。”女菜鸟耸耸肩。

  “哦?”

  所以她不是大学生。

  呃……不过这也很难说,搞不好她半工半读。

  “现在年轻人都嘛这样,上班不努力,稍微被骂一下就急着告老板,也不想想是谁出钱养他们。”

  话才一说完,女菜鸟立刻换上甜美的笑容,一反三秒前的晚娘脸孔。“对了,傅医师今天怎么有空来找老婆大人?”

  傅崇恩扬起微笑。

  “我来办离婚的。”

  女菜鸟一怔,随即傻傻地笑了出来。“你是说替别人送案件来吗?吓我一跳,傅医师真幽默。”

  啊哈哈哈哈。她笑得不亦乐乎。

  “不是,是我要办离婚。”他重申一次。

  这回女菜鸟真的愣住了。

  傅崇恩指了指她身后的会议室。

  “跟她离婚,跟你的老板。”

  ***

  站在骑楼外侧,苏淇旻打开烟盒,里面只剩下一根烟。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