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无药可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停好车,熄了引擎,傅崇恩没有急着下车去,只是静静地坐在车子里,回忆着,思考着。

  他想--真的该签吗?如果就这么签了,会不会太无情?

  那么是该挽留?

  可是他拿什么理由去挽留?

  忆起这段婚姻的始末,其实,没什么有力的记忆点,也没什么风花雪月的过程,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她来自律师世家,他来自医生世家;她生得美丽动人,他长得英俊清秀;当年她是学生会会长,他嘛……是个爱跷课的医学系学生--好吧,除了这点不太搭之外,他们的确是非常登对。

  回想起大二那年,孙智媛已经升上大四;最初他们开始搞暧昧的时候,没吓倒多少人,大家都说他们是什么金童玉女的。

  当他升上了大三,孙智媛虽然已经毕业,却还是天天开着那辆红色BMW来学校接他,这也没让太多人意外;最后时光匆匆,转眼他二十七岁,她则迈入三十,于是他们结了婚,连求婚都省了。

  那时候,孙智媛在晚餐约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问:“我妈那天提了一下,暗示我们什么时候要结婚。”

  轻描淡写,彷佛她刚才只是说了“今天天气不错”。

  傅崇恩当下只花了三秒钟思考,得到的结论是:好像也没什么‘不结婚’的理由。

  于是他说:“好啊,你挑个日子吧。”

  所以他们结婚了。

  就如同众人所预期的一般,他俩门当户对、天造地设,岂有不结婚的道理?

  可是就在结婚的两年后--也就是现在,孙智媛,对,就是她,放了一张离婚协议书在他的床头柜上……

  回到最初的问题--

  他,该签吗?

  就像结婚时一样,似乎也没什么﹁不签字﹂的理由。

  想来想去,突然觉得这问题好烦。算了,签就签吧,管它去死。他自暴自弃地拔出车钥匙,准备下车,手机却突然响起。

  一看来电显示,是他妈。

  傅崇恩翻了白眼,无奈地接起电话,拧起鼻子,挤了个鼻音:“您拨的电话目前没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笨儿子,你少给我装疯卖傻!”母亲的吼骂从彼端传来。

  “是。”傅崇恩立刻假装正经。

  “事情你到底去解决了没有?”

  “好消息,我正要去签字。”

  “签你个头!我叫你好好哄她,你签什么字!智媛那么好一个女孩子,你到底有什么不满的?”

  他不满?这真是冤枉啊。

  “妈,是你儿子被休掉,你怎么讲得一副好像我是负心汉。”

  “你少在那里装可怜,当你是从谁的肚子里生出来的?老娘还不了解你吗?你那副德行哪个女人受得了?”

  “可是结婚前我就这副德行了啊。”

  “男人结婚后,怎么能不做点改变?”

  傅崇恩眉一蹙,不能吗?

  “啊--好啦好啦,警察来开单了,我先挂电话。”语毕,他断了讯号。

  哪有什么警察!

  他只是懒得再解释那些五四三。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