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五毒乖乖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3 页

 

  她按完右手,又接着走到另一边牵起他的左手按压着。

  “他说,他对我们之间坚定的爱情很感动,说他终于想开了。明白强摘的果子不甜,他本来以为只要我嫁给他后,他一直对我好,我就会慢慢爱上他,但看到我在手术室前等待你的模样,他就知道自己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心,所以他松手成全了我们。

  “当然,有段时间我妈很不能谅解我,不过你知道的,我骨了里就是个叛逆的女儿,我妈也只有妥协了。”

  她放开了他的手,走到床尾,开始按摩着他的脚。

  “辽宇,我现在很好、很幸福,我们之间再也没有阻碍了,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生生世世。”按完脚,她走到他身边,俯身在他耳边道:“不过你曾经答应过我,要给我一个浪漫的婚礼,你不能食言喔。”

  他浓密的长睫在脸上落下一道阴影,脸颊因为长期卧床而微微显得瘦削。

  她心疼的摸着他的脸,喃喃道:“你已经睡很久了,也该休息够了吧,不要再淘气,快点醒来好吗?”

  床上的他维持着沉默。

  “修辽宇,你不要惹我喔,我现在命令你醒过来!”软的没用,袁丹丹换硬着来,仿佛化身当年的大姐头威吓他。

  但他还是毫无反应。

  “还是没用吗……”

  颓然的坐在床缘,沮丧的泪水缓缓滑落脸颊。

  “我骗你了。”她突然开口,“我不好,其实我过得一点都不好。我想念你的笑容、你的拥抱、你的亲吻,我好寂寞好寂寞,我快寂寞死了。

  不要哭、不要哭,我会心痛。

  “没有你的世界一点意思都没有,干脆我去陪你好吗?我不要一个人孤伶伶的活着,我好累,我需要你、我需要你啊……”她将脸埋入他的胸膛,贪恋的倾听着他的心跳声,只有如此,她才安心。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

  修辽宇着急地在心中呐喊,但却无法自主的活动身躯。

  不知从哪天开始,他可以听到丹丹的声音,感觉她每天为他勤快的按摩翻身,生怕他因为久病卧床而肌肉萎缩或长褥疮。

  他每天听着她在耳边细诉她对他的爱情,还有坚强伪装下软弱的哭泣,他很心疼,他没有一天不想回应,却始终无法开口。

  “辽宇,你回答我啊,你快回答我,你为什么还不醒?为什么?”袁丹丹抬起泪眼殷殷询问。

  修辽宇不断尝试使尽力气,想张嘴让那蓄集在体内的声音冲出喉头。

  又是一次失望,袁丹丹擦拭着泪水,正准备起身时,却突然感到一阵昏眩,这阵子她身心俱疲,吃不好、唾不着,竟走没几步就晕倒在地。

  砰的一声传入紧闭着眼脸的修辽宇耳中。

  怎么回事?丹丹发生什么事了?

  室内一片寂静,完全没有丹丹走动的声音,也没有开门声。

  丹丹——丹丹——你怎么了?

  修辽宇心急如焚的想要移动身体看个究竟,却该死的无法动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