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贼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7 页

 

  宇文丹花好笑的摇了摇头,却不在乎被其他人听到他们的爱语,反正只要他也是爱她的,这就好了、就够了!

  泪中带笑,这回宇文丹花不再多说什么,蓦地投入他的怀抱,紧紧地、紧紧地揽着他,再也不肯放手……

  久久之后,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望着樊衣甫问道:“对了,那段姑娘呢?”

  从他和闵奇善的对话中,她知道段仰卿已经跌下山崖死了,可被分派去勾引樊衣甫的段剑筝呢?

  自然是……去了她该去的地方。

  一等他想通了一切,再加上虎子回来报告所见所闻,樊衣甫哪里还容得下那对兄妹作乱。

  想要设计他,她道行还浅的呢!他正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将计就计让她误食想下在他身上的毒物。

  可是拥有解药的人死了,中毒的人这辈子自然也得深陷于毒发的痛苦中,而他,更不可能会好心到替她炼制解药。

  不过樊衣甫却没告诉她实话,反正日子长得很,他不想在这个时后杀风景,于是低头,衔住了她的唇,不再让她多说一字一句。

  他们现在有更要重要的事情要做,至于其他的……就等等吧!

  ***

  红红的嫁衣,穿在宇文汝花那婀娜有致的身上,显得亮眼万分,煞是迷人。

  宇文丹花含泪望着正要上花轿的妹子,心头顿时百感交集。

  虽然汝花曾经做错过,可是还好没有造成什么遗憾,可也因为这样,樊衣甫再也容不得汝花继续待在她身边,可偏偏在她的坚持下,樊衣甫也不能动她分毫,只能火速替她找了一个富贵人家,让她嫁了进去。

  “哭什么?”一见她落泪,樊衣甫的语气就不善,用略显粗鲁的力道揩去了宇文丹花眼角的泪珠儿。

  仰首,看着樊衣甫的俊颜,她爱怜万分的轻抚着他的颊,然后诚心说道:“谢谢你!”

  她知道他是为了她才不计前嫌,愿意帮汝花一把。

  “哼,谢啥!”

  人人都以为他以德报怨,只有他自个心里知道,他为宇文汝花找的亲事算不得好,那余家虽然是个大户人家,吃穿用度都不用发愁,可余家的太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心中打的如意算盘就是要让她去治治宇文汝花的骄蛮。

  “谢谢你的不计前嫌啊!”宇文丹花笑意灿灿的说道,知道他是为了她才肯这么做的。

  “哼,你确定我是不计前嫌吗?”

  “呃!”被他这么一问,宇文丹花也愣了,她蓦地想起了段剑筝的下场。

  当日,段剑筝前去魅惑他,结果他竟然给她下了药,化去她一身的功力,虽然没有取了她的性命,可是却将人往花窑子一送,卖给了与他素有交情的老鸨,让她盯着段剑筝过着送往迎来的生活。

  宇文丹花事后知道,心有不忍,曾几次开口求情,谁知樊衣甫却死活不肯放过段剑筝,非得让她尝尝那种身不由己的滋味儿。

  “你该不会做了什么手段吧?”宇文丹花有些不确定的凝着樊衣甫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