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贼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6 页

 

  第9章(2)

  “你醒了!”

  瞧她终于醒了,原本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他温柔地探询着,但那温柔却教宇文丹花好不习惯。

  她直勾勾地望着他,若不是他那深邃的眼神让人难忘,她还真要以为那么温柔的他是被谁给附了身。

  “你真的是……樊衣甫?”她忍不住问出这样愚蠢的问题。

  可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问,樊衣甫立刻暴跳如雷的吼道:“究竟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我是你的男人,自然有责任为你遮风挡雨,你要保护你的那些家人,难道我就不是你的家人,你就不怕我会伤心难过吗?”

  他那狮子吼的功力倒是愈发炉火纯青了,宇文丹花强忍住伸手捂住耳朵的冲动,正欲没好气的翻翻白眼,可视线却对上了他手上还淌着血的伤口。

  望着他来不及处理又或者不让人处理的伤,宇文丹花的双眼顿时一片蒙胧。

  “该死的,你哭啥啊?”

  原本的暴吼在瞧见她的泪眼之后,顿时气弱,一双手还顺势抚着她的胸口,就怕她哭岔了气儿。

  该哭的人是他吧,在瞧见她坠崖的那一刻,那种几乎肝胆俱裂的心痛,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尝任何一次了。

  “你的伤……”打从捡回这条命,无论生活多艰困,她都不曾落泪,可是一知道他手上那碗口儿大的伤是因为救自己而来的,她的泪就怎么也止不住。

  这个男人几乎是拚了命的在救她呵!

  怎么还能怀疑呢?

  在坠崖的那一刹那,她亲耳听见他唤的是她的小名花花。

  在那一刻起,她就清清楚楚的知道,他并没有错认她与青青姑娘。

  一颗惶然不安的心因为这样而坚定了,她掀眸望着樊衣甫,忽然哽咽地说道:“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

  多么石破天惊的一句话,登时让樊衣甫像中了定身咒似的成了座石像。

  在生死攸关的那一刻,她曾憾恨自己永远也没有机会向他表达自己的爱意,所以一睁眼她就不顾三七二十一地说了。

  “你不爱我没有关系,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咱们可以用我的爱一起生活下去吗?我……宇文丹花在此向天发誓,我要成为樊衣甫的妻,一辈子爱着你,就算你不想娶我也没关系,只要能让我伴着你就成了。”

  多么可怜且又委屈的表白啊!

  乍闻她的心意,樊衣甫震惊得瞠大了眼,可半晌过后,坏脾性的他又忍不住暴吼出声,“究竟是谁不爱谁啊?要是不爱你,我何必拿着白花花的银子去买药材,只为替你养身子?若不爱你,我会急吼吼地替你找长工,就怕你太累?若不爱你,我干么……吻你啊!”

  她以为他是那么随便的男人吗?

  他爱她,这下只怕全天下的人都听到了吧!

  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宇文丹花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然后她便发现自己的窗外多了好多颗头,一颗、两颗、三颗……

  看来,他爱她这件事,不出半天就要传递大街小巷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