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贼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5 页

 

  “怎么,我在等你啊,快些过来!”宇文丹花吐气如兰,悠悠说道,美丽的脸庞还扬起了笑催促着。

  她终于想通了,对付疯子,就要比他更疯。

  青青,从来不曾对他笑得那么温柔,她的温柔都给了樊衣甫那个该死的男人,这是头一回,她对他这样笑。

  甚至还张开手迎着他,面对此情此景,段仰卿真的被迷惑了,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步步逼近宇文丹花,便见她伸手拍了拍身旁的石子朝他说道:“来,咱们坐着谈会儿心事。”

  “好,咱们谈心事!”终于确认了这里只有他们两人,没有任何埋伏,段仰卿的心房一松,便依宇文丹花的意思坐到她身旁。

  还不等他坐定,宇文丹花的手便朝着段仰卿一勾,双腿儿一蹬,原本就已松脱的石头更是晃得厉害。

  意识到情况不对,段仰卿便要挣扎,可是宇文丹花却像是索命的修罗一般,不让他有挣扎的机会,捉着他便往身后的山崖倒去……

  飒飒的狂风拂面,她的耳中却窜入了樊衣甫嘶哑的低吼——

  “不……不准跳!”

  是幻觉吧……

  他那种别扭性子,哪能那么快就想通啊?

  唇角,蓦地往上勾起,多爱啊!

  就算濒死之际,想起了心爱的男人,那股子的滋味儿依然甜得腻人……

  ***

  该死的!

  她可真厉害,才不过多久时间,这已经是他这个爱财如命的神医第三回为了她不顾一切的一掷千金了。

  望着她那平静安稳的睡颜,樊衣甫第一百次庆幸自己没有错看她眸底的在乎。

  否则现在的她,怕已经和那个在崖下摔得支离破碎的段仰卿作伴去了!

  双手轻抚着那细致的容颜,极度爱怜的不敢出丝毫力气,就怕自己一用力便会碰坏她似的。

  “喂,我说你啊,也该差不多一点了吧!”

  为了好好安顿那些在林子里四散逃逸,吓得浑身只差没抖散了的女人家和孩子们,闵奇善忙了好一阵子,怎知一进门,便见樊衣甫那嗯心的举动,忍不住开口啐道。

  抬眸,一记狠瞪笔直地射向吵死人的闵奇善,不想让他扰了宇文丹花的安歇。

  可向来性子直的闵奇善可管不了那么多,眼儿一瞪便说道:“你现在倒是嫌我吵了,你也不想想那时是谁只差没跪下来求我和仲泉去救人的?”

  “……”樊衣甫依旧无言,只是瞪人的视线更冷。

  闵奇善似乎就是故意不让早已转醒的人儿好过,幽幽的说道:“你那手也该去让虎子包扎包扎了,你自个儿是大夫,难道你不知道为了救她,你的手几乎要叫崖边的石头掀去一块肉,要是不好好治治,只怕那手就要废了。

  “我没事!”

  “什么没事?”轻声斥责,可说话的却不是向来多话的闵奇善,反倒是那个原本还在“沉睡”的宇文丹花。

  闵奇善很识相的缓缓退了出去,想来现在就算有天大的事,也没有让小俩口单独相处来得重要。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