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小说 > 树樱!来场华丽的爱吧(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2 页

 

  因为一个人太久了,既然汪树樱提议假交往的游戏,那么他也想满足一下这些平日不敢奢望的温馨。

  看她睡得很熟,他小心翼翼以左手撑开她的头,挪动右手,褪去半边西装外套,再让汪树樱靠回去,不过她这回直接倒在他胸膛。他身体紧绷,一阵炙热,糟糕,这太刺激,他的男性欲望蠢蠢欲动啊。

  杜谨明压抑躁热的欲望,将外套掩盖她。让她藏在外套里,在他热的胸膛里呼息。她睡得很安稳,他却焦灼地忍耐着欲望。凝视她柔软嘴唇,贴近她嘴唇,他渴望亲吻,但又实时打住。唉。把目光移回银幕上,脑子想着的却是自己可笑的行为——不愿明目张胆的对她好,故意讲话刻薄,是不想让她得意。他怎会不知道自己的言行有多矛盾,他想对她好,却又会忽然刻意疏离。嘴上眨损她,但越是贬损她,她在他心中地位越是高贵坚固起来。

  很可笑吧,他这样怪异。

  他尝过苦头,曾把自己拥有的昂贵高级的全奉献给喜欢的女人,暴露自己的心意,也暴露优渥的家境,最后才遇到那么可怕的劫难,造成永远也无法弥补的伤痛,还让父亲因此离世。要不是姑姑挺住,差点连父亲的事业都毁掉,姑姑没有骂他一句,从来没有怨过他,他却无法原谅自己。

  是孔雀吗?

  杜谨明微笑,想到汪树樱给他的绰号。

  是啊,孔雀。也许是吧。

  当孔雀求偶,夸张地炫耀华丽的宝蓝羽毛,却也因此招来猎人的觊觎。孔雀被狩猎,被猎杀,拔去一身华丽羽毛。全是自己惹来的吗?因为贪图爱。

  杜谨明叹息,神色黯然。他,不会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自己。他现在就这样暗暗地随心所欲地对她好吧。等到他厌倦这个游戏,时间到了,他也会收回感情。没问题的,他办得到,他不会再输掉自己。

  电影演完了,灯光亮起。

  汪树樱醒来,睁开惺忪的眼睛,呆在他怀里。他低着脸,凝视她,他俯低头,吻她。

  他吻得深又热情,她没有抗拒,热烈回应,被触电般的欲望俘虏。她不想抗拒,这男人的一切深深吸引她,她不去想对错,如果这是一段人生插曲,那她要好好享受,享受跟这男人在一起时的各种欢乐,与品味各种兴奋跟刺激。因为他教她第一次领略到情欲是什么?对一个人疯狂的渴望是什么?身体渴望跟他更亲密而悸动,这么陌生又刺激的感受,这全是他挑起的……她迷迷糊糊、恍恍惚惚,她像顺流的河,虽然不知道最终这际遇会将她带向哪里,但她信任这股追寻快乐的直觉。人都有贪图快乐的本能,她想冒险。

  当杜谨明能带给她别人都没有的各种新鲜感受,她就像初生羔羊毫无防备地接纳他带来的各种刺激。因为好快乐、好渴望,她干么要拒绝?她何必虚伪?她也不表演骄傲,她只是率直的接受他的光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